>文化>>正文

豆瓣8.4的爆款国剧,我来泼盆冷水

原标题:豆瓣8.4的爆款国剧,我来泼盆冷水

电影院的春节档过去不久,电视荧幕的“春季档混战”也来了。

但和前者的“四大天王齐齐争霸”不同,后者成了一枝独秀的局面。

在这场混战里的赢家,来自一家五口人

爸爸、妈妈、长子、次子和末女,五人在剧中有了什么新动作,当晚微博热搜必定全包揽。

因为这个家庭,用自家一地鸡毛的闹剧,再次把社会主义中“重男轻女”这档子事起了个底。

趁着最近吃饭的时间,E君赶紧把新晋爆款补了补。但看完了以后,虽然感觉“都挺好”,但,还是差了口气——

《都挺好》

先说说“都挺好”的部分。

在正午出品的剧集中,对人物和剧情节奏的把控,一直都是国剧里的佼佼者。

我们来看看前两集“母亲之逝”的主题事件里,身为主角的苏家五口人是怎么通过出场来展露性格的。

大哥苏明哲,人在美国生活,却最先从父亲那儿得知母亲去世了。

心怀孝道的明哲听完,顾不得公司的裁员风波,二话不说推辞了陪主管的度假,火速飞回了国。

到了机场,来接大哥的是苏家小妹明玉。

巧的是,明玉接机的同时,刚好在电话里以公司的名义裁了一位同事。

前脚,她对同事说:“你说咱们俩都是打工的,我处理你对我有什么好处?”

此时,大哥刚刚酝酿好情绪想抱抱妹妹,哎,先等等。

转头,一个电话接到人事部,明玉一五一十指出了刚刚那位同事的罪状,还顺带算清了人事自己办事效率低的问题。

明玉的雷厉风行和不近人情,让跟在后头的明哲心里犯起了疙瘩:这还是记忆中在弄堂里一起生活过的小妹吗?

等上了车,苏明哲还没缓冲过来,明玉就用三点解释回复了大哥的含在口中的责问和疑惑。

第一,事发前,以母亲现在的年龄和拥有的医学常识,都远不到需要子女贴身陪护的情况,而工作繁忙的她和远在美国的大哥都有不在场的合理性。

第二,事发时,是方寸大乱的父亲没有对母亲及时施救。

第三,事发后,父亲首先通知的是大哥,而不是近在身侧的明成和明玉两兄妹。

明哲哑口无言,连台词都省了。

毕竟,已经离家十年的他,和屏幕前的的E君一样,都是以“闯入者”的身份走进了陌生的苏家。

更古怪的地方来了。

见了父亲和明成后,明哲逐渐感觉,好像只有自己是个符合家庭身份的“正常人”

小妹不像小妹,二弟不像二弟,父亲不像父亲。

如果说小妹只是像座冰礁,那二弟苏明成就是个满载火药随时准备撞击的军舰。

在简单的抱怨式交谈里,明哲得知原来明玉和明成平日素不往来,连他的婚礼也没去,而对家庭关系心知肚明的父亲则一直选择视若无睹

一盘暗流涌动的家族关系棋局正慢慢浮于表面。

我们都不知道哪片雪花飘落时,这座还算宁静的苏家大山会猛然崩塌。

明哲的视角就此结束,接下来,我们看看他认知之外,在十年前家中发生的故事

故事的主题,是正午早在《欢乐颂》系列就引起大幅争议的“重男轻女”

十余年前的一天里,还在读高三的明玉刚刚从学校里回来。

可这个周末,回来的还有刚刚上大学的明成。

一见妹妹进门,苏明成就揪住她没打招呼这一点来挑事儿。

要知道,网上“人人喊打”的苏明成可不是一件事练就的。

明玉无视他后,苏明成把累积了一周的脏衣服丢给她来洗。

这下明玉也火了,凭什么我一个高三的学生要帮你一个大学生花时间洗衣服?

明玉再度拒绝后,苏明成还不作罢,他特意打开了电脑用游戏声干扰妹妹学习。

烦不烦?

不仅烦,还烦的恶心。但这个的性格的养成,还得归到家里的管事人苏妈妈头上去。

上述事件的最后,苏妈妈是出来阻止明成的行为了,但她的理由却是不能妨碍正备考美国高校的明哲的学习。

E君再说一个小细节

平时,家中做饭的是苏爸爸,而每次出现苏妈妈做饭的情节,都是在明成回家时。

剧情中最值得称道的一点,便是此类融于细节中的人情线索人物个性

再举个例子,苏家当下面临最大的难题,就是明哲考上斯坦福后一年15万的生活费。

饭桌上,考上了好学校却因考到的是半额而非全额奖学金的明哲,面色十分阴沉。等问明白了原因,一家子的反应各不相同

苏爸爸看了看儿子,慢慢离开饭桌,坐到旁边的椅子上佯装打量录取通知书。

因环境而性格敏感的明玉,瞄了一眼父亲的反应就猜到了结果,迅速看了看哥哥的脸色,然后低下了头。

明成则咳咳嗽挠挠腮,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似地点继续吃饭。

而问题的中心明哲,则摔筷愤愤而去。

只有苏妈妈,率先问出价格之后,仍然保持姿态坐在饭桌前一动不动。

谁是管事的,谁是被动的,谁是逃避的,谁又是看戏的,一目了然。

在这样的家庭地位分布之下,重男轻女的观念在悄然发酵。

苏妈妈对两个儿子,不仅疼在里子,还疼在面子

她怕读了两年书还没出成国的明哲被邻居笑话,决定把明玉的房间卖了来凑钱。

这还不够。

明成张口要两千出去旅游,苏妈妈赞助的心甘情愿。

明玉要一千参加高三强化培训班,真贵。

苏妈妈觉得,一个女孩就没必要上这么好的学校了,所以她干脆给明玉两条路:第一,读免费的师范学校,毕业就当老师;第二,直接去她们医院报名当护士。

E君给你理一理苏妈妈的逻辑。

既然做牺牲是为了整个家,那我替全家决定牺牲你是没问题的。

作为女孩儿,就要走一条能看得到结果的路,除此之外任何尝试都是多余的。

现在再看回开头明玉的冷静,一切的因果也有了交代

不过形成十年后的局面的,苏妈妈虽然是根源之罪,但在她的管理下所衔生的苏家三男,也各有所责。

不说网上痛批的一事无成的苏明成,也不提日后显出愚孝本性的明哲保身的苏明哲,E君重点说说苏妈妈这根顶梁柱背后的瓦砾——“苏爸爸”苏大强。

上面说过,饭桌上的苏大强,属于的一直是逃避者一方。

经济问题,他逃;选择关头,他逃;千不该万不该,在女儿向他求助的时候,他还是逃。

剧情中,每一次苏妈妈因偏爱儿子而亏待女儿时,镜头一定会专门给到父亲苏大强把一切看在眼里,却当做无事发生的局外人模样。

到了实在看不下去的时候,他顶多在不引起正面冲突的前提下,用父亲的身份来不痛不痒的吆喝几句。

最显露的一次,还是在苏妈妈连夹了两个鸡腿给两个儿子后,他才默默跟了一筷子,给女儿也夹了一个。

把父亲的怯懦看在眼里的明玉,委屈的躲过了这筷子菜。

苏大强立刻便把鸡腿放回了盘子中。

到了苏妈妈私自做主卖了明玉房子的时候,苏大强还试图拉着女儿和自己一起回避。

明玉却忍不住爆发了。

父亲这种着摸着,算好了数的关怀,有时比母亲的冷漠更让明玉失望。

连“爱女儿”都在成了在家中上不了台面的事,那在这里的生活还有希望可言吗?

联想到十年后苏大强的一个情节,E剧觉得因果轮回在剧中有了体现。

苏妈妈死后,苏大强死活不愿意留在老宅和明成家,说是怕看见妻子的鬼魂。

最终,苏大强决定跟随明哲一起回美国生活。

表面上看,是无法独立且爱慕虚荣的苏父最优的选择,但细细想想,为什么他不去在国内条件更加优渥的明玉家中呢?

E君来替你理理其中的因果。

第一,没有了家庭的资助,靠自己打拼到现在的明玉所拥有的强势个性,是被老婆压了一辈子的苏大强所恐惧的,而苏大强知道明玉自幼就看透了自己的软弱,对自己的每个脾性都知根知底,这对其来说是一种隐性压迫

第二,苏大强对明玉的亏欠,并没有转化成一种弥补心理,反而成了一种丧失父系权威后的逃避。

这笔账,苏大强从来没忘,自然也没打算还。

第三个原因,就要牵扯到苏明成头上了。

苏妈妈生前一直接济不成器的二儿子,所以两夫妻至今也只从丰厚的退休金里攒下五万元。

苏明成要的时候,苏大强一直没敢拦,只敢偷偷存点儿剩的。

等苏妈妈走了,惯下一身病的苏明成万一要钱要到自己头上怎么办?

看似毫无主见的苏大强,在自己身上却又精又清醒。

寥寥几笔,剧中就干净利落地把中国畸形家庭环境下诞生的丑恶缩影刻画的一清二楚,随着情节有条不絮的进行,苏家各人的形象也在丰满中崩塌。

现在,说完了“都挺好”,咱们来看看差口气的部分。

这个部分的问题,直接决定了它的高度最多成为一部好看的“闹剧”,而非一部秉承着社会命题的现象级影视作品

问题就在营销做的最好,内容也做的最丰富的主题上——“重男轻女”。

在优秀的影视剧中,导演们一直都不提倡把情节做极端化处理

但凡把一个人物或情节刻画到了极致,就难以有探讨和回旋的余地,也就让故事失去了更深层的发展空间。

而这个做法放到社会题材上,就有了因刻意“煽动”和“渲染”在短时间内调动起观众对某一社会问题的极端情绪,而随着后续发展的团圆结局和剧情的结束,问题的探讨变得不尴不尬,缺乏深思的后果。

本质上,我们现在看到的多数“爽”剧,都是如此。

剧中,为了展现家庭对男孩的极度偏爱和对女儿的冷漠,导演给足了母亲从环境、教育、金钱上的对双方差异的表现。

事实上,E君说的极端并非指剧情的“夸张”,相反,现实中比剧里还要残酷的案例比比皆是。

可是放到影视作品里,更具表现力的手段,绝不是用极端的情节让人性变得单一的“恶”或“善”,仿佛只为凸显主题而服务。

我们用剧情举个例子。

在苏妈妈要求明玉放弃清华,选择师范的片段里,我们都看得心痛又气愤。

可事后一想,这不是无理取闹吗?

重男轻女的核心在于,优先考虑儿子的利益,或是为了儿子的利益牺牲女儿,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事情对儿子有益处或能影响到儿子”的前提上。

可是阻止明玉上清华,是和两个儿子没有任何直接关联的。

家庭并没有缺钱至此,母亲也显得动机不足

明玉的人生,因为这关键的一步而发生了改变,但导演制造的矛盾,却本身没有冲突性

为了重男轻女而“重男轻女”的剧情,力度和空喊“不要重男轻女”的口号没有任何差别。

这一击,不够痛,也不够重。

《唐山大地震》中,因为一念之差选择救了儿子,放弃了女儿的母亲,尽管说不上后悔,却被这个决定折磨了后半辈子,长久以来夜不能寐。

2010《唐山大地震》

而在《欢乐颂》中默许儿子如吸血虫一般粘附着姐姐樊胜美的樊母,更是一个比苏妈妈高明的例子。

儿子无论做了什么都是个宝贝,哪怕他借钱赌博不学无术,影响了女儿的生活,也没关系。

但是作为母亲的自己,心里是对女儿心怀几分愧疚的。

一方面替着儿子向女儿道歉圆场,另一方面却纵容儿子持续不断的向女儿掠夺索取。

《欢乐颂2》

就是这种对女儿天然存在,却又微乎其微且毫无用处的“母性”,让观众有了恨铁不成钢的情绪。

重男轻女最触目惊心的一点,就在于“更爱儿子”的“更”里。

对女儿不是不“爱”,而是借着“爱”为借口,把其变成一种亲情和道德的绑架,让女儿沦为为其子服务的工具,引发更多的恶果。

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女孩从重男轻女的原生家庭走出后,却仍受到父母带来的束缚和牵制的原因之一。

但在《都挺好》中,E君看不到这种关于“爱”背后人性的痕迹,苏妈妈也成了一个少了血肉,一根筋爱儿子的纸面角色。

在流量霸屏开始消退的影视时代,本剧确实带了个好头,苏家五个主演,个个都交了份演技优秀的的满意答卷。

但可惜,还是输在了“透过现象看热闹,而非看本质”的格局上。

E君期待越来越多类似的中国式“问题”被搬上荧幕探讨,得到更多的人的正视。

但在此之前,影视创作者应该知道这些问题的背后是一场场硬仗,绝非一句句“空头口号”

想看的,网上就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