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知文明|考古信息集锦

原标题:知文明|考古信息集锦

知文明

考古信息集锦

1.

青铜时代的安纳托利亚文明

青铜时代东西方文明的交流与互动往往因为文献和材料的缺乏而被忽视,但随着近年来国内外学术界对古代安纳托利亚文明研究的深入,东西方早期文明交流的图景得以逐渐显现。安纳托利亚半岛(大致相当于今土耳其共和国的领土)是欧亚大陆交通的必经之地。自古以来,它就是东西方文明交流与碰撞的“前沿阵地”,在古代丝绸之路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哈梯文明、赫梯文明、卢维文明以及胡里文明一起构成了安纳托利亚文明的整体,它们虽在时间上偶有重合,地域上分布不同,但在赫梯文明的主导下形成了多文化并存、多文明融合的形态。一方面,赫梯人在对外征服以及政治统治中,吸收了被征服和被统治地区的文化,例如赫梯王国先后吸收了哈梯人、卢维人、胡里人等民族文化,其都城也因此出现了同时使用八种语言书写文献的“国际化景象”。另一方面,各文明之间也相互交流和学习,例如卢维文明下的阿尔扎瓦王国国王就曾用赫梯语给埃及法老写信,而赫梯人征服胡里人之后,赫梯王国的文化又一度呈现出胡里化的倾向。因此,安纳托利亚诸文明是在自觉或者不自觉的过程中完成了文明间的交往与互动,它们不再单纯地属于某一个民族的文明,而是经过消化、融合、再创新等一系列过程后的文明,也因此更具开放性和创新性。

(蒋家瑜,《光明日报》2019 年 1 月 14 日)

2.

古代蒙古人暴力且健康

最新研究显示,在成吉思汗及其后代征服广袤的欧亚大陆之前的上千年间,蒙古牧民过着暴力、健康的生活。考古学家分析了蒙古高原古墓中挖掘出的 25 具人体遗骸。这些遗骸大多可追溯至距今 3500—2700 年间。他们的骨头几乎未表现出预示着传染性疾病的炎性病变迹象,未在骨头中发现因营养不良导致的佝偻病、坏血症或者其他疾病的迹象。当然,这并不是说古代蒙古人不会患病。这些遗骸还表现出鼻子、肋骨和腿断裂的证据,它们都是在攻击或者从马上摔落时出现的常见创伤。这些人的脊柱还表现出同骑马相关的磨损类型的证据。

(徐徐编译,《中国科学报》 2019 年 1 月 11 日)

3.

商王朝的祖灵崇拜

安阳殷墟发现了大量甲骨卜辞与考古遗迹,可勾勒出商王朝的崇拜与信仰图景。商人最虔诚的信仰可以称为“祖灵崇拜”。他们相信祖灵可以降罚,可以赐福,甚至可以左右后人的行为及结果,因此活着的人们需要隆重祭祀祖先。商人的祭祀用品有猪、牛、羊、马等动物,还有敌对部族的人,最血腥的是以不同方式杀人祭祀。殷墟用于祭祀的人牲很可能以西北地区的羌人为主。商人的祭祀方式很多,燎祭较为常见,还有宾、御、岁、既、又、侑等多种祭法。

(唐际根,《中国文物报》2019 年 1 月 25 日)

4.

非洲古人更早穿越直布罗陀海峡

此前研究表明,非洲人的基因在阿拉伯人占领西班牙期间流向后者和葡萄牙地区,这开始于 8 世纪,并且持续了约 800 年。意大利费拉拉大学的 Gloria Maria GonzalezFortes 和团队分析了在伊比利亚半岛发现的 17 名古代人类遗骸的 DNA,年代测定表明他们生活在 4500 年—3000 年前。该团队将这些人的线粒体 DNA 同来自南非的考古样本进行了比对,西班牙样本中出现了更多的非洲基因标记。这同考古记录相符。考古记录显示出北非人和居住在西班牙南部的安达卢西亚人所做的工具和陶瓷装饰上的相似性。

(宗华, 《中国科学报》 2019年1月25日)

5.

古蜀文明的发展阶段及三星堆神权古国的原始宗教信仰

古蜀文明是一个连续发展的古代文明发展过程,包括三星堆一期文化 ( 距今 4800—4000 年 )、宝墩文化 ( 距今 4500—3700 年 )、三星堆文化 ( 距今 4000—3200 年 )、十二桥文化 ( 距今 3200—2600 年 ) 以及晚期巴蜀文化 ( 距今 2600—2300 年 ) 等五个主要阶段。三星堆古城属于神权古国,以太阳、神树为代表的“自然崇拜”、以鱼鸟组合为代表的“图腾崇拜”、以纵目面具为代表的“祖先崇拜”以及以“巫祭集团”为核心的统治阶层等几个方面,构成了该时期古蜀文明原始宗教的基本特征。这个充满宗教狂热的“神权古国”到达顶峰后,因过度消耗而逐渐走向消亡。

(赵殿增,《中国文物报》2019 年 1 月 25 日)

6.

帕提亚与希腊化文化的东渐

帕提亚帝国兴起于希腊化文明相互交融的时代,是丝绸之路开通之初与汉帝国确立外交关系较早的希腊化国家之一。在汉代中国与帕提亚帝国交往的历史过程中,希腊化世界的文化信息即随之传入汉地。考古发现不仅印证了文献所载汉代中国与帕提亚陆路交往的真实性,而且进一步补充说明了在张骞西使以前,中国与帕提亚既已存在海路交往的关系。正是通过帕提亚的中介作用,帕提亚艺术中所混杂的希腊化文化因素才逐渐地越过葱岭,东渐入华,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或直接或间接地对汉代中国文化艺术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根据汉籍的相关记载,在汉与帕提亚的相互交往中,传入汉地的希腊化信息大致有钱币、物产风俗、神话故事、书写 ;考古所见汉代中国与帕提亚交流的实物有青海大通银壶、南越王墓出土凸瓣纹银盒、合浦寮尾东汉墓出土陶壶等;汉代艺术中的希腊化文化因素有有翼神兽、和田人首牛头莱通、和田山普拉马人彩色壁挂等。

(王三三, 《世界历史》2018年第5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