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前员工讲述易到的混乱:前CEO多次逼员工下跪,在办公室煮面条

原标题:前员工讲述易到的混乱:前CEO多次逼员工下跪,在办公室煮面条

文字|今晚财讯 卫一

编辑|周维

在经历了“磕头门”、司机堵门提现、股东与乐视撕扯、易到被赶出办公场地等一系列危机之后,易到CEO巩振兵最终离开了易到。

3月12日,有消息人士公开爆料称,巩振兵已于3月11日离职,原因是“未通过董事会考核”,在巩振兵离开后,“还可能会对易到的管理团队进行更换”。

韬蕴资本CEO温晓东则在朋友圈回应称,“经过友好协商,达成共识,巩振兵即将卸任易到CEO职位。然而,此时离职手续尚未办理,更不存在未达到董事会考核一说”。

《今晚财讯》联系到巩振兵本人,他承认已从易到离职,但并未对原因做进一步说明。

巩振兵于2003年加入百度公司,2014年5月20日升任百度外卖事业部总经理。2018年5月,出任易到CEO。

在巩振兵加盟后,易到江河日下的局面并未改变,反而危机愈发加重。如今的易到,已经命悬一线。

乱作一团

自2014年就加入易到的黄海对《今晚财讯》称,巩振兵团队进入易到后,带来的是“乱作一团”。

黄海表示,巩振兵团队不懂出行行业,却一直固执己见,“将精力都花在了排除异己上”。“巩振兵将大权都交给自己的亲信,亲信再招自己的亲信。各种空降兵随便进,新老员工对立严重”。

另一名易到员工李兵对《今晚财讯》称,在新老员工关系最恶劣的时候,恰逢一名新同事入职,旁边的同事指着那名新同事说:“瞧,又来一个抢坑的。”

相比于公司内部的人事斗争及管理混乱,更令老员工难以忍受的,是空降高管对业务的不了解。

黄海以自己的部门为例,易到现任CTO招来自己的亲信担任部门总监,可该总监“是外包公司出身,就带过一两个人的团队”,来部门半年,“连谁做什么都搞不清楚”。之前,易到一直走独有的司乘双选模式(即乘客和车主两端均可按需选择用车、接单),可是部门总监来后,“直接说抄滴滴,强制派单”。

黄海已于去年离职,原因就是“受不了总监了,与他沟通困难”。他还表示,自己所在部门的原团队目前都走得差不多了,“总监招自己的亲信来,结果几个月做不出来一两个需求”。

前易到高管刘远对《今晚财讯》表示,巩振兵曾说,自己来易到“只管经营,不管融资”。但是巩振兵并不懂出行业务,“认为什么都是冲量”。尽管易到内部反对声音很大,但他还是一意孤行,抄滴滴的低端网约车模式,大额充返,甚至宣布“要在全国开600座城”。结果,破坏了易到原有的良性业务模式(指专车业务)。

2018年6月,一张顺丰快递创始人王卫密会巩振兵的照片在网络上流出,顺丰投资易到的传言也开始流传。不过,此事至今没有任何进展。

有消息人士对《今晚财讯》透露,这张照片是易到的人偷拍。当时,顺丰有意投资易到,却因这张照片的流出,导致融资流产。不过,《今晚财讯》求证易到相关人士时,对方予以否认。

在去年滴滴平台连续发生两起恶性案件后,网约车出行的安全问题引发了社会的强烈关注。交通部等政府部门亦成立检查组,入驻各网约车公司监督工作。

据易到前政府关系总监吕艺向《今晚财讯》回忆称,当巩振兵在向检查组汇报工作时,有领导提问:“易到六环之外的订单是不是很少,司机愿不愿意拉?”巩振兵这样回答:“司机都不愿意去。不过没事,我们司机可以到六环外杀一个(人)再回来。”

“我当时特别震惊!因为那是正式会议,我知道他想表现自己的应对自如、谈笑风生,但是显然这种随意的语言,特别不合适正式会议和向领导汇报。这种随意也遍布他来易到之后管理上的方方面面。”吕艺表示,巩振兵经常在CEO办公室煮面条,榨石榴汁。“他说这是他的文化。在百度的时候,他还在屋里蒸螃蟹。”

高层内斗

正是去年的“高管磕头门”,将易到内部的混乱推向了台前。

2018年11月16日,一则视频在网络上流传开来。视频中,易到前政府关系总监吕艺在干下一杯红酒后,对跷着二郎腿的巩振兵说:“我吕艺做了一件特别对不起良心的事,也做了一件错事。我今儿给大哥赔罪,磕一个。”言毕,果真下跪,向巩振兵磕头。

刘远向《今晚财讯》透露,巩振兵在担任CEO期间,曾许多次逼迫员工下跪。并且,巩振兵进入易到后,还带来了浓烈的酒文化,“他自己特别能喝,而且特别喜欢把别人喝多”。

易到内部的明争暗斗,大都发生在酒桌上。刘远向《今晚财讯》提及了这样一件事:“公司一部门经理因在会上提出请巩总多开开会和各部门多沟通,当晚聚餐,(巩振兵)就对其发难、劝酒。”

在“磕头门”视频曝光的同一天,一封吕艺给易到员工的内部邮件也流出。吕艺称自己之所以给巩振兵磕头,是因为对方“曾经用威胁开除GR其他人员的理由”逼迫。

在易到后来发布的官方声明中,“磕头门”被描述为“一场险恶有预谋的饭局”。声明称,“吕艺引咎辞职,在近期对公司反抗情绪升级,可能是引发该事件的主要原因”,而磕头视频“从饭前邀约、酒后磕头、拍摄角度、拍摄配合等事实来看,有蓄谋安排的嫌疑”。

吕艺则对《今晚财讯》称,当时韬蕴资本CEO温晓东不让发那份公告,但是巩振兵坚持用易到的名义发出。

除此之外,易到的官方声明还讲述了一场发生在一个月之前的冲突。在易到的声明措辞中,这正是吕艺“引咎辞职”的原因以及其“挟私报复”的动机:10月25日下午,吕艺聚众打砸公司HR副总裁孟先生办公室。根据监控音像,吕艺喊了一句“揍丫的”,即冲进去打砸,造成HR副总裁孟先生胳膊、头部等多处受伤,吕艺本人则在掀翻办公桌时划伤额头。

不过,关于这件事,吕艺却有另一种说法。他对《今晚财讯》称,冲突发生前,自己已经同公司沟通好了要离职,原因则是看不上巩振兵这个人。

而他与HR副总裁孟某的矛盾,是逐步积累起来的。由于易到一批子公司的注册法人是GR部门的人,在得到巩振兵的认可后,吕艺出面同孟某沟通,将法人逐步换掉,但是到10月份都没有下文,并且孟某的人力部门曾两次错发员工工资。因此,吕艺曾多次称孟某“能力不行”。

矛盾的爆发在2018年10月25日。当天,吕艺的继任者在孟某的带领下,“没有经过入职流程”空降GR部门办公室。孟某命令GR部门的一名员工为新任领导搬出工位,但态度强硬。因此,该员工向吕艺投诉。吕艺称,自己是为了给下属出头,才冲进孟某的办公室。

刘远对《今晚财讯》表示,巩振兵将精力都放在了人斗上,而他进行人斗的目的,则“是为了控制公司,是为了多要期权”。而具体到人斗的手段,除了上述的威胁,还有利诱。巩振兵曾对下属许诺为他们争取期权,其中的一部分则要回流给他本人。但据刘远了解,这些根本就是“画饼”,最后都没有落实,而且“董事会压根就不同意”,“巩振兵自己也没拿到”。

“易到的光明就要来了!”提到巩振兵的离职,吕艺对《今晚财讯》如此评价。他认为,易到沦落到今天这步田地,主要是因为巩振兵及其管理团队的管理问题。

关于吕艺陈述的内容,《今晚财讯》向巩振兵求证,但对方未予回复。

难见未来

对于易到而言,巩振兵终究只是一个匆匆过客。在他入主至今不到一年时间所带来的混乱,随着他的离开,或将告一段落。但易到真会如吕艺所说迎来光明吗?

今年2月19日,韬蕴资本称因挽救易到而导致“无法支撑现有团队继续运营”,故通知员工在家办公,期间暂停绩效工资发放,只做基本生活保障。

同一天,易到总部办公场地“梦想加大成国际”方面也向易到下发“合同解除通知函”,称易到的行为及近期事件造成根本违约,并令易到“1日内搬离”。

易到方面对此回应称,是梦想加单方面要求搬离,双方房屋租赁合同并未到期。

易到员工李兵向《今晚财讯》透露,“易到从万豪中心搬去那里办公也就才两个月左右”,而梦想加之所以赶走易到,是因为经常有司机上门闹事,影响了其他公司的办公。目前,司机仅可通过在线客服和邮件联系易到。

在此之前,易到已经数次推迟了司机的提现日期。司机刘师傅对《今晚财讯》称,他看着账户中被套的近两万元,常常会产生一种错觉,“仿佛被人明目张胆地抢了去”。据他介绍,被套10万元以上的司机,大有人在。

事实上,蒙受损失的不仅是司机。李兵对《今晚财讯》表示,公司目前共拖欠他两个月的公积金和一个月的薪水。他现在正四处投简历,准备离开易到。“试问谁肯留在一家看不到未来的公司?为它牺牲的意义在哪里?”

刘师傅也对《今晚财讯》表示,即使空车,也“不敢再跑易到了”,哪怕有一天易到“能缓过来”,他“也只会将钱提出来,吃亏吃怕了”。

据工商信息显示,2月20日,易到公司主体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丰台分局列为“经营异常”。

与此同时,易到迄今已有五家投资的分公司因同样原因被工商部门列入经营异常。

棋子成弃子

遥想2010年,易到创始人周航拿着徐小平的100万美元天使投资,创立了中国第一家网约车公司,这比Uber还领先了几个月。

彼时,国内网约车尚属空白,这令易到一时处于无对手的状态。当滴滴以出租车线上约车的模式诞生时,易到早已坐上了国内网约车市场的头把交椅。

然而,在经历了滴滴与快的合并、滴滴与Uber中国合并等事件后,尤其在2015年全国掀起疯狂补贴大战时,易到选择作壁上观,结果就是,曾经的先行者,被后来者远远甩在了后面。

一位出行行业分析人士对《今晚财讯》表示,易到的结局,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因为它背后的资本不够强大。各家网约车打仗时,阿里投资了快的,腾讯投资了滴滴,反观易到,它当时最大的股东是携程。以携程的资本能力,如何与阿里和腾讯抗衡?“即使当时易到打算参加补贴大战,恐怕也心有余而力不足。”

在易到最艰难的时候,周航选择了向贾跃亭求助。尽管不懂对方口中的“生态化反”,但彼时周航如同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稻草,他“愿意选择相信”。

2015年10月,乐视网向易到注资7亿美元,获得了易到66.67%的股权,成为控股股东。在乐视高管团队入驻后,易到从2015年11月开始了大规模的充值全额返现活动,结果是捅出了一个高达60亿元人民币的大窟窿。

据《证券日报》此前报道,乐视在主导易到期间,曾通过易到大量采购乐视系电视、手机等硬件产品,且此类交易数额巨大,并非易到市场硬性需要,属不正常关联交易。

2017年4月,全国多地爆发的司机提现难事件,将易到的资金困境推向台前。4月17日,周航发布个人声明,称易到的资金问题“最直接的原因是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

伴随着2017年乐视资金危机的全面爆发,乐视已经无力再执掌易到,于是开始为其寻找下一个买家。

2017年6月,韬蕴资本全面接手易到,并且拿到了70%的股份,成为新控股方。韬蕴和乐视关系匪浅,据新浪科技报道,在收购易到之前,韬蕴资本曾为乐视输血近40亿人民币。

温晓东回忆为何接手易到时称,“乐视欠我们的钱,仍希望我们继续伸出援手……韬蕴向其提供了两笔借款,总额约8亿元左右。据当时和贾跃亭达成的方案是,其将易到过户给我们,然后通过出售乐视网股票筹集资金。2017年7月4日,贾跃亭先生所持股票等资产被冻结,出售一事胎死腹中。”

温晓东称,根据韬蕴和乐视的收购协议,约定易到总体债务不超过2亿元,但接手后,发现债务倍数增长。

2018年7月,易到又爆发司机提现难的问题。易到称危机是由于乐视隐瞒债务、并通过单方面诉讼冻结公司账户所致。此后,韬蕴资本又多次发布公告控诉贾跃亭及乐视,并追索债务。

与此同时,韬蕴资本也在为易到寻找下一个买家。2018年8月,上市公司赫美集团在公告中称拟收购易到股权。

《今晚财讯》通过查询工商信息发现,在赫美集团的持股名单中,有一家名叫北京广袤投资有限公司的企业,该公司的第一任法人便是贾跃亭的同乡贾云龙。

贾云龙此前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自己之所以会担任上述公司的法人,是因为贾跃亭在一次饭局中提出想借用身份证注册公司。出于对好友的信任,他曾把身份证给贾跃亭借用了一段时间。

如此一来,极力想摆脱乐视阴影的易到,却在资本的操作中,又一次和乐视产生了联系。2018年11月,赫美集团再次发布公告,宣布终止了与韬蕴资本的合作,收购易到的计划自然夭折。

2019年1月21日,韬蕴资本再次在声明中盘点乐视为易到留下的资金缺口:截止2018年12月,对比初始值,我司帮助易到降低负债近30亿、降低用户余额近12亿、提升净资产26亿。更重要的是,易到现有34亿负债中,28亿为韬蕴资本向易到的垫款。实际上,韬蕴资本在接手易到不到两年时间解决了近60亿债务问题。

在这份声明中,韬蕴资本面向全社会表示,“愿意以一半的价格出让易到股份。”弃子的命运,再一次降临在易到的身上。

复盘易到成立至今的8年多,会发现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故事:项目生而逢时,创始人的初心也是好的。但是,易到并未摸索出一条独立发展的道路,在市场竞争之中,在资本摆弄之下,它从来身不由己,只能一次次由棋子最终沦为弃子。几番易主期间,伴随而来的管理混乱,又为易到的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更可悲的是,如今的易到已失去了司机、用户、员工和资本的信心。这个承载了美好愿景的品牌,如今与死亡只有一步之遥。最终,它将归向何处?

(文中黄海、李兵、刘远为化名)

【声明:此内容为《今晚财讯》原创,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