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315特别策划|又是一年春招季 你被雇主坑了吗?

原标题:315特别策划|又是一年春招季 你被雇主坑了吗?

搜狐科技 袁梦

半个月前的周末,正读大二的小翔百无聊赖地在网上逛淘宝。

此时,他的邮箱收到了一封标题为“兼职高收入”的广告邮件,他迅速点了进去,发现是一个名叫“网络兼职招聘中心”的机构正在招聘兼职“刷单”员,想到囊中羞涩的自己,他马上根据邮件上的信息添加了对方的QQ号。

随后,小翔选择了8万元返现6000元一档的兼职“刷单”,但需先垫付本金。于是,小翔将自己的支付宝账号给了对方,对方下单之后,小翔再登录账号进行支付。

第一笔刷单4万元,小翔收到了对方返现3000元。

收到第一笔“工资”的小翔兴奋得近乎晕眩,他感慨,“钱来得太容易了”。对这套流程深信不疑的他,又继续根据对方的要求进行“刷单”。在他完成了25笔刷单,共计支付了6.8万元后,小翔感到有一丝不对劲,于是他要求对方返还自己的6.8万元时,对方以尚未完成8万元的“刷单”任务为由,拒绝返还。

他顿时感到坠入深渊,眼前发黑。最后,在同学的劝说下,小翔最终选择了报警。

小翔的例子并不是偶然,据统计,“兼职刷单、打字”等兼职诈骗案件发案数占电信网络诈骗案件总发案数的13.7%,而受害者多为家庭主妇和大学生。

又是一年春招季,毕业生和在职者都蠢蠢欲动,而无论作为应聘者,在求职过程中,总有一些有形无形的陷阱,让人不经意间中招。

隐形陷阱防不胜防

比起网络上相对容易识破的兼职诈骗,求职过程中一些隐形骗局让人防不胜防。

Shirley是湖北一家资深猎头公司的合伙人,经常为当地一些大公司承接一些中高端业务。她寻找到的候选人中,不乏很多从北上广深回流到家乡的精英人士,但Shirley在将这些业务骨干推荐给甲方公司时,时常会感到一言难尽。

她察觉到一旦这些人才回流到本地公司后,企业便彻底变脸,一改当初求贤若渴的姿态,而候选人在雇主面前则陷入到一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尴尬境地。

“很多雇主非常擅于把握高端候选人的心理,这些候选人都在35-45之间,一直在北上广深工作,多半是为了和家人团聚或者照顾老人才回到湖北。” “为了暂时钓住这些人才,这些雇主一开始都会开出条件丰厚的offer,但一旦候选人正式入职,就开始卸磨杀驴。” Shirley声诉道。

一年前,一个省级地产集团找到Shirley, 希望她能帮忙找一个设计总监。Shirley便和同事从北京某知名地产公司挖了一个设计人才。

“但后来我们才发现这其实就是一个阴谋。”Shirley说道。

这家地产公司当初一再表示对这位候选人非常满意,不仅赞赏其闪亮的海归硕士背景,又看中其操作过的大型旅游项目,于是给出了60万的年薪,附加了30%的薪资绩效考核和年终奖。尽管比其在北京的工资稍低,但考虑在二三线,候选人还是欣然接受了这个使用期为6个月的offer。

然而,在候选人入职五个月后,甲方公司人力资源总监突然告诉Shirley,这位候选人可能留不住了。Shirley十分震惊,百思不得其解。据她了解,这位她挖来的设计总监,已经把项目的全盘架构,以及设计图纸都全部搞定了,实在找不到他被开除的理由。

后来她通过打听才得知,由于候选人已经将框架搭好,公司不愿再付出如此高的人力成本,正好此时老板新招的项目总监带来了一位设计经理,便直接让这位设计经理套用了候选人的设计方案来操作项目。

面对这种局面,她觉得非常气愤又无能为力,“无法对候选人交待,你要说试用两个月这个人不行,我们可以给你换人,但你都用到六个月了,你把人所有东西都套来了,你跟我们说这个人又不行,这不是在坑人吗?”

最后,这位吃了哑巴亏的候选人非常无奈地又重新回到北京。

气不过的Shirley本想求助媒体将此事曝光,但经历多了之后,她便放弃了这个途径,“一般甲方公司都是当地媒体的大客户,他们大都不会为我发声。”

于是,她开始运营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一方面将公司不靠谱的行径曝光出来,避免大家踩坑,一方面,也为自己积累资源,扩大知名度。现在,她的公号已经积累了一大批粉丝,时常有粉丝来感谢她提供的宝贵经验。

无奈的猎头

不仅对于求职者,这些隐形陷阱让人防不胜防。对于猎头来说,雇主的不守规则也足够令人苦恼。

Sandro也是一名资深猎头,日常为北京的一些互联网公司寻找候选人,同时也为一些初创公司搭建团队,她深知人才对一家科技初创公司的重要性,但有时甲方公司一些过河拆桥的行为让她感到无奈。

有些公司有时即使看中了她推荐的候选人,但为了省去猎头费,便假意拒绝,另一方面则私自联系候选人。

她回想起刚入行时为了猎头费无奈上门讨债的情形, 候选人过了试用期,客户却拒不打款,于是领导派她到对方公司堵门,她形容自己是“刚从外企出来规规矩矩的小白领,体会了一把梁山好汉的刺激。”

Sandro对搜狐科技表示,现在在不管是一线城市还是二线城市,能够给预付金的客户是少之又少的。如果能够给预付金,他们便能够确定这家公司确实是求贤若渴,但现状是80%甚至更高比例的客户都不会给预付金,这样她们则无法确定雇主是否在真心实意招人。

来自猎头公司跃科人才 Spring Professional的人力资源高级经理Iker则表示比起简历造假和对过往经历的隐瞒,“虚假招聘”这种行为其实很难在法律上界定,它是否属于欺骗行为。

Iker说道,“我本身也是学法律的,从这个法律的角度,因为其实像有些公司的招聘,他有可能会涉及到一些战略方面的决策。创始人可能想跟市场上的人才去交换一些信息。如果碰到一拍即合的候选人,创始人便会如获至宝地将面试者收入麾下。但从这个角度来说,没得到机会的候选人可能会非常伤心。”

对于这个问题,Shirley表示候选人还是要谨慎再谨慎,避免踩坑。二三线城市互联网公司相对较少,因人设岗的情况也比较少见,往往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一旦老板要求候选者畅谈方案或者制作ppt详述就必须特别小心。

“我一般都劝求职者尽可能保留的去做presentation,确实有些公司只想窃取候选者的创意和技术而已。”

Shirley说,“我们后来会对甲方公司做详尽的了解和调查,甚至有时候会对招聘者做一对一面谈后才开始走正式的推荐流程。”

Iker也表示了相同的观点,“坦率说,我自己认为这是现在做猎头最关键的,也是最困难的一个技能就是你要判断,这个job是不是一个有质量的job,是不是一个真实的需求。”

鱼龙混杂的招聘平台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行业的飞速发展,中国在线招聘行业步入高速发展期。腾讯研究院的数据表示,超过53%的求职者通过招聘网站获取招聘信息。

而在线招聘正处于跑马圈地的激烈竞争之时,面对流量诱惑,一些招聘网站放松了对内容的审核,催生出了许多求职骗局,有些传销组织则利用招聘平台来拉人头。

2017年5月,李文星通过网络招聘平台向“北京科蓝”公司投简历,然而却在几天后被带入“蝶贝蕾”传销组织。7月14日,李文星的遗体在静海区附近的河沟被发现,而传销组织的嫌疑人后来则承认他们钻了平台审核不严格的漏洞。

此事发生后,媒体随即发现一些同城服务网站和在线招聘平台在审核方面都存在较大漏洞,比如随机编造姓名可通过验证,企业邮箱可通过淘宝购买,网传营业执照可通过审核,而平台未能尽到对其所发布信息的审核义务,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一位在互联网公司做了四年招聘的HR表示,除了审核宽松,产品本身的设计导向也是滋生骗局的因素。

“我们用过很多在线招聘平台,有些平台为了流量,过于注重匹配效率,在产品中加入了很多社交的的权重和考量,这种设计对资源弱势的另一方即求职者是非常不利的,有些招聘者并没有严肃地抱着招人目的在使用在线平台。”这位HR说道。

春招开始,许多求职者尤其是毕业生开始奔赴各种各样的招聘会、人才市场,或者是在网络上寻找就业的机会。对于他们来说,第一份工作相当于人生中的一座里程碑,而一个好雇主则相当于带领他们开启职业生涯的导师。

然而,充满希望和憧憬的同时,也需要擦亮眼睛。

一名资深HR表示找工作一定要通过正规渠道求职,不要轻信微博及一些分类信息网站的信息, 而找工作时一定要心态平和,越是心切辩别能力越会降低,越容易上当受骗。猎头Shirley也建议:“有些毕业生不要害羞脸皮薄,老板承诺的条件和待遇一定要加在offer上,不然到头吃亏的是自己。”

(搜狐科技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