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CSW| 证明:举证责任是如何分配的

原标题:CSW| 证明:举证责任是如何分配的

作者:Craig Wright (比特币SV是原初比特币)

原文标题《Proof》,首发于2019年3月13日《Medium》

译者:刘晔,上海市海上律师事务所律师

“代码即法律“运动是对自由的有害攻击。通过计算机程序来评价事实并无确定性的方法。法律的力量来自于它的灵活性法官和陪审团取舍证据并在证据基础寻求平衡的能力。那些试图颠覆正义的人会告诉你,仅仅通过数字化数据就可以获得证据,仅仅一项简单的密钥证据便已足够。

这项运动,将法律作为代码之一,是比特币应当全部反对的。

也是所有相信自由的人应当反对的。它是那些幼稚的黑客和与政府结盟而反对自由的人所试图推动的。这不是简单地将选择权交给一种算法,而是在剥夺现行制度的权力,试图削弱法律的基本原则和社会结构。他们给它取了很多名字,有人叫它无政府资本主义,有人不在乎标签,而是追寻混乱与喧嚣。无论如何,目标是明确的:破坏正义的本质。

格里.赫卡托米提(Gli Hecatomimthi,1565年杰拉尔迪.辛蒂奥出版,是莎士比亚创造悲剧《奥塞罗》的灵感来源,以副歌开头:

从前在威尼斯住着一位摩尔人,英俊而善良。他提供了证据。在战争中,他以高超的技巧和谨慎受到国家贵族们的高度尊敬,并表彰他为国家谋取利益而作出的英勇事迹。

这是一篇非常值得一读的文章,也触及了问题的核心:什么是证据?

许多人让你相信,用数字密钥签署一条信息本身就是证明,而不仅仅是案件结构中的一项证据。我要驳斥这种谬论。这是一种混有病毒和毒气的有害思想,犹如癞蛤蟆在池塘里随地排泄,臭气熏天,污染了思想。

摩尔人,奥塞罗通过事迹给出了证明。但有人试图模糊它,试图掩盖证据的真实含义,因为证据触及了法律的灵魂。

公司

当涉及公司的数字化行为时,公司不能签名,因为公司不能行为。它(公司)有人类代理人、董事或办公人员,他们代表公司行为。他们实现签字,约束实体,也被约束。不是电脑程序在行为,而是人在行为。

先有符合证据质量标准的安全存储,然后才有文件的数字签名。之所以认定数字签名具有不可置疑的证明力,是因为排除了法律中的人为因素。但是这些,却成了寻求“代码即法律”运动者攻击法律与社会的核心,他们搅动了本已污浊的水。

这种攻击我们可以谓之为举证责任的转移,其目的是破坏对原告的证据审查,绕过对证据是否充分的判断。证据规则的一个关键方面是举证责任。首先,我们必须确定何方当事人对争议主张或指控负有举证责任。举证责任包括两项,一是说服责任,二是提供证据责任。这就是举证责任或证明责任。

根据以上分析,首先我们必须询问,谁在寻求证明?

举证责任的要点在于,负有举证责任的一方需承担说服不能的风险。在审判中,当法官或陪审团看到证据时,他们是否被说服?不是因为一个数字密钥,而是因为证据的充分证明力。

在普通法系的审判中,不会因为你只有一份文件而导致的证据不足,就直接课以举证责任。举证责任是一项义务,义务方有义务围绕争议要点还原事实真相,并达到优势证据程度,以支持或反驳其主张。举证责任是法院和当事人、法官和陪审团的事情。这里存在着对法律的险恶攻击;然而法律不是01。我们不能将法律变成01,在任何公平社会里,代码都不能成为法律。

因为工作与劳动Pro opere et labore,拉丁语)

因为工作与劳动是证明,所以奥塞罗通过行动和事迹获得了表彰英勇的证明。通过数字化文件签署的一个数字签名,充其量只是一个条件或假设性的证明,也就是,在没有其他事实足以反驳时可视为一项证据。它本身并不比只是一项证据而更多。在民事法律中,有一个术语叫“充分证明力full proof),即由多个证人或公证机构出示的证明。

在没有理由的情况下要求他人进行证明,其依据是不充分的。在投资之前,你可以寻求证据,如果这是你做出判断的原因和依据,我保证做这样的测试。在确定举证责任之前,我们必须开始对各方当事人进行分析。谁在寻找证据?他们想要证明什么?他们主张反对谁?

作为我自己的一个案例研究,我将讲述关于我资质的故事。甚至在我还没有走向媒体或通过媒体公开时,它们开始遭受攻击。当我还在媒体视线之外时,就有人用这种方式攻击我的名字。我不会主张证明。这也是问题所在,为什么我必须证明?后来,我公开了我的一些学位--不是全部,甚至一半都不到,不过足以证明行为的正当性和攻击的虚假性。这里暴露了社交媒体证明(Proof of social media)的一个问题,作为生活日常的互联网遭遇了所有开放社会主义制度的悲剧。没有价值,没有价格,没有免费,成本变成甚至阿特拉斯也会厌恶地耸耸肩的举证责任。

所以,既然所有基于法律的攻击都是误导性的,我为什么要承担举证责任呢?即便不能象哈姆雷特那样举重如轻,但将举证责任压于自己也是错误的,那样一生将生活在角色错位的痛苦中,而周遭却充满了不劳而获的嘟囔声。采取行动,克服下意识默许暴民的懦弱性格,反抗从未有过的社会共同体规则。我们的所谓社交化媒体,如酱缸一般,充斥着不劳而获。

为什么不能数字化证明?

“代码即法律”的内在特点是企图绕过人类数世纪以来建立的制度。它并不可能实现,然而它既是所有攻击比特币的核心,反过来,又是他们意图创造的核心。你看,比特币不是一个空转的和无关联的密钥。它不是匿名的,而是化名的。区别很重要,此种区别是数字身份与只要代码的二进制法律的深渊区别。你也许会问,为什么那些珍视真理和尊重社会的的人会认为比特币将带来如此灾难和厌恶?

问题来自信任的本质。

仅仅拥有一份文件不是证据,除了证明你拥有它,证明不了任何东西。

必须重点强调的是:计算机是不安全的,普通人永远达不到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安全的程度。许多人不知道如何维护与身份与证据相关的数字文件的安全。有一些方法可以提高安全性,可以减轻此类人群的压力。不过即使如此,也没有什么是完美的。在一切都是数字化的世界里,“代码即法律”,是反乌托邦的,带来的只是人们将被无端指控与陷害。

更主要的,举证责任在那些寻找举证证据的一方。我不在乎你的信任,不需要你的崇拜,因此,除非我愿意,我没有什么可以向你证明的。这是另一个需要强调的重点。媒体捧杀一个人或棒杀一个人,都不是意在寻求真相。在点击变成诱饵的媒体世界里,真相不过是卡车经过马路后留下的一具尸体。从来只是寻找相关性,真相永远在世界之外,因为真相是世界的敌人。不会因为付了广告费真相就出来,真相也不会存在于撤回、点赞、评论等社交媒体的风暴眼中。在点击成为诱饵的媒体世界里,充斥着此等真相谬误,但比特币不是。

它迫使人们上窜下跳,为适应社交舞台而行动。但我不会,我会选择玩自己的游戏。

什么是隐私权?

当别人寻求答案时,你有权不回答或者拒绝给出答案。因为,你不会被承诺,那么你的权利在哪里呢?社交媒体文化的本质是,通过颠覆新闻业和印刷业,以骗、诱的形式制造陷阱和圈套,使人们相信他们有权利寻求答案,但不是正义的真相,真相的核心被蠕虫一般的潜行所侵蚀。

从本质上它是马基雅维利的,从形式上它是背信弃义的,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它是什么,会成什么。试图用数字文化颠覆人类通过漫长求索而建立的制度,实际上是在侵蚀有生命社会的机体。

重要的是,需要问一问,你在寻求什么?

寻求暗中改变完整报告和真相的性质,将举证责任从损人利己者转移到无需提供证据的人身上,这居然成了隐藏于巨石之下的常态。顶着合同自由的名义,戴上虚假的面纱,寻求欺负弱势者、无知者。

仅有数字密钥是不能解决问题的。比特币有助于降低商业成本。如果使用得当,可以提供证据线索,从而降低法庭的行动成本。但仅有密钥,不能取代法庭。更重要的是,它没有改变必须提供证据一方的举证责任。

许多人已经忘记的东西恰恰是真相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我为了利益而声称拥有多个学位,而实际上没有,这是欺骗。然而,如果我无意从你身上获利,也无意获得你的认可,那么你也没有权利获得证明。当我选择公布众多学位中的少部分证据时,只是出于被迫。如果我选择不公开讨论我的神学研究,而你又不是我所在教区的教友,你也没有权利去追究。困难在于,对于那些在社交媒体的欺骗聒噪声中成长起来的人们,你没有权利选择什么是他人的隐私,什么不是隐私。

当我还是联合教会的牧师和教会银行的受托人时,教会中的人有权了解我的过去,有权了解我的神学立场和所持信仰。但是,这个世界的人,没有。

有些人没有看到他们应当看到的东西。

如果我以比特币创造者的身份而出售自己筹集资金时,那些我希望直接投资于我的人可以向我索要证据,如果这是他们投资的原因的话。不过反过来讲,如果他们足够聪明,也不会寻找我过去的证据而是寻找我未来可以提供的东西。我的工作、论文和专利,都可以成为这样的证据。当然,这需要审查我们计划发布的代码,以及我们不希望在组织内部讨论的事情。

或者,我可以选择向那些我愿意的人去证明我想要的,怎样去要。你睢,确定性是有代价的,风险也是。有趣的是,人们总是不能理解信息的价值。当然,有些正在攻击我的人看到了价值,但我选择不去合作。如此,他们看不到能够增加的价值。

我无意引起“加密”社区的注意。事实上,那些充当铺路石将比特币带往大多数的人已达到了他们的目的,但将慢慢陷入泥潭。尽管他们反对比特币,但仍然支持着将比特币带到了需要的地方。在这样的过程中,他们承受了我脚下的重量,当他们从比特币中分裂出来并寻求其他东西时,我把他们推向了更大的沼泽地。不过没关系,他们的作用已经过去了,淤泥正在慢慢覆盖他们。对很多人来说似乎不应当这样,但比特币的本质就在这里。是的,正如有些人所说,比特币是真相机器。时间一到,所有真相都将浮出水面。

那么,什么是证明?

不,不是别人告诉你的那样。拥有私钥不是证据,拥有私钥最多证明你“拥有”这个事实,再无其他。想象一下,如果这就是你要的一切。如果,仅仅拥有私钥便完成了举证责任,那么,在有别人使用过私钥的情况下,指控丝绸之路和罗斯.乌布利希的一切证据便要推倒重来了。如果我们认为拥有或使用私钥是单一证据,那么对罗斯.乌布利希等人的指控很可能被证明是错案,因为完全有可能另外一个人使用过相关的私钥进行了花费。如果一个已被定位的账户在别处使用过,那么这个人突然变成无辜的了。

罗斯.乌布利希使用的化名叫迪厄德.普拉特.罗伯兹。就象这个绰号起源于一个故事一样,如果在丝绸之路网站被美国执法部门冻结一个月之后,有个叫迪厄德.普拉特.罗伯兹街的人重新打开了原网站,然后罗斯.乌布利希声称是另外一个人在他之前拥有这个账号。假定如此小小一个手段就足以逃避法律制裁,他早就出狱了。

然而,法律不是这样运作的,真理也不是这样运作的。

但有些人希望这样。普通人永远不可能获得如他所愿的安全,因为获得如此安全程度的代价超出了他们能够承受的能力。好,如果仅仅找到一份包含私钥的文件就足以帮助某人脱罪,或者反过来足以诬陷某人犯罪,那么我们将不再有法律基础了。这只是他们想要的。

有些人没有看到正在发生的变化。它很慢,需要几十年,但终将发生。区块链,比特币的承诺,存在于真相中。不是他们销售的可颠覆的版本,不是侧链、闪电网络或其它可允许创造多个账本和簿记的方法,而是一个真相,一个不可篡改的证据源。

下一个十年,你将看到成千上万个知识产权被创造,软件、代码以及比许多国家拥有的更多的专利。这就是我的遗产。不在乎你的想法,或者允许你完全理解我,但创造本身便是奖励。

这很有趣,甚至有点滑稽。当别人试图攻击我在“社区”里的“声誉”时,我与律师,银行家和商业人士在交谈......当我解释时,他们(比如律师)“捕到了比特币”。

他们理解比特币的真正含义。

刘晔律师,上海市海上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微信号及电话13331990369.

比特币地址:1CXc7dbHAuBiL1rj33f2DzBGvKT3RmaAb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