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巨亏不止!美团已掉入“战略陷阱”,商户们还能忍多久?

原标题:巨亏不止!美团已掉入“战略陷阱”,商户们还能忍多久?

杨国英

佣金一提再提,美团的商户,无疑是去年以来最受伤的平台商户。本质上,平台和商户是一损俱损的,如果商户至今还对美团抱有期待的话,那美团最新财报所揭示的一切,可能会让他们产生空前的幻灭感……

期望越大,失望也越大,美团上市后的第一份年报,观感也大致如此。

对美团最大的期望和失望,首先是来自资本市场的。3月12日,美团点评公布2018年Q4及全年财报,全年1155亿元的亏损,显然给资本市场来了个措手不及——3月12日和13日,美团股价分别大跌11.12%和4.87%。

一个长期亏损的公司,靠着把自己“没有边界”的战略绑在资本的战车上过活,这个曾经很有效的路径,好像已经不太灵了。即便已经从“无边界”转向“FOOD+超级平台”,貌似有所聚焦、也更有新鲜感,但实则还是以打消市场对美团能否做好生态的疑虑。

1

市场的担心是有道理的。亏损的统计口径有多种,即便按照最保守的亏损口径——经调整后的净亏损,美团在2018年也收获了85.17亿的净亏损,而在过去四年里,这个亏损数字的合计也已经高达227亿元。

没错,美团最新财报中的交易额是大增的——2018年,美团总交易金额达到5156.4亿元,同比增长44.3%,但谈到亏损,投资者显然没有耐心等待了,要知道,刨除1046亿元的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之公允价值变动外,美团全年经营亏损仍有110.86亿元,这个亏损的同比上升幅度,高达189.7%。从最实际的一点来看,目前美团的股价,F轮战略投资者扣除财务成本几乎是不赚钱的,如果股价再跌到45港元下方,则是要亏损的。

放在当下这个时间节点,美团的巨额亏损对于已经在各轮融资中入局的资本来说,更是不可触摸的痛。据美团点评之前的招股书,美团将于3月解禁的B类股接近27亿股,以目前的情况和资本的敏感性,至少在美团A轮到D轮融资中入局的资本,有些可能会套现离场。

毕竟,强如资本,也要看市场的脸色,尊重行业的规则;之于美团而言,强如资本,实际上也很可能已经认识到问题的关键——过去被正面渲染过度的“战略性亏损”,一度成为确立亏损合理性的护身符,但随着亏损面的不可遏制、大环境的掣肘,市场对其的认知,极有可能正在加速回归“战略陷阱”的本质。

2

当下的美团,可能是解释“战略陷阱”一词最好的教材级典型。

如果有人说美团是一家以战略性见长的互联网企业,是一定要被耻笑的。美团的优点,是战术一流,执行力凶狠,美团在行业中被熟知的模仿功力,其实说的就是这一点;不过,美团最致命的缺点,恰恰就体现在三流的战略,虽志向远大,却明显是力所不逮的。

美团的战略,为什么要从“无边界”转向“FOOD+超级平台”?核心还是因为没有与战略匹配的生态能力。这也使得当年可以“撑估值”的业务类型,如今已经在财务上拖累到核心业务。而且,由于扶不起的业务盘子太大,相互之间又没有协同效应,这使得急速的战略转型或是组织架构转变,很难快速收效。美团在财报中表示,2019年,在新业务投入上将会更加审慎,以美团的作风,这个,也完全是不得已而为之。

美团进军出行领域、尤其是收购摩拜,就是个败笔,而且可能两年内就要剥离——百亿现金收购摩拜之后,美团的logo换掉了摩拜,但是,一则,摩拜已经成为拖累美团业绩表现的亏损大户,美团去年调整后的亏损中,摩拜占比超过了一半;二则,移动互联时代,所涉业务可以没有边界,但人力资源有没有边界?内控管理有没有边界?何况,外卖和出行的协同性在哪里,除了用烧钱换来的流量上的输血效应,以及被美团logo换掉的摩拜logo,外界可能真的看不到。

美团在当下收缩局面,已经很难稳住核心业务,在空前激烈的外部竞争环境下,美团却急于靠核心业务回血,这就更加被动。作为过度“聚焦”扩张的负面效应,除了亏损,美团外卖业务的表现更不容忽视。Q4季度,美团外卖的订单同比增长只有35%,交易额增长只有32.5%,美团把这个放缓归咎于“恶劣天气”是站不住脚的,毕竟,从外卖需求来看,自然意义上的恶劣天气,对外卖业来说实际上是求之不得的“好天气”。事实上,扩张的压力,已经让美团在外卖业务上陷入战略被动,2018年,美团外卖将佣金从15%涨到19%,2019年,美团从部分商家的抽成高达26%,然而,不仅美团的财报并没有因此整体变得更好看,甚至,美团一边加大商家的抽成力度,一边却不得不加大用户补贴力度,即便是这样,也没有遏制住交易的放缓。

新业务失血未止,核心业务却已经疲态尽显,无论怎么看,美团当下的处境都是前无路、后有崖。

3

美团2018年财报,还有一个“魔鬼细节”——爆表的研发支出。

财报显示,美团2018年一年的研发支出70.7亿元,这个数字较2017年增长了93.9%,较2015年增长了近5倍,是过去三年的总和!这个“大跃进”级别的研发数字,如果不能归因为战略焦虑,那也是极其令人费解的。

美团到底是研发驱动型公司,还是流量驱动型公司,这个要有自知。研发投入应以满足现阶段运营为主,适当超前即可,巨头如阿里,也仅是最近三、四年才真正巨资砸科研。美团的烧钱思维,如果可以称为一种战略思维的话,即便放在研发这种看起来高大上的战略投入上,也改变不了其三流的本质——考虑到研发投入的特殊性,我们更有理由认为,这只是美团在愈发难以驾驭其战略矛盾之后,迫不得已的又一次冒进而已。

美团广为为外界所知的强项,除了战术、模仿能力,还有融资能力,不过,这两种能力都不是长效的,能够让两者持续发挥价值的,实际上还是战略能力。当美团掉入“战略陷阱”的信号凸显,曾经透支的,未来必然会以某种形式还回去……在这种“战略陷阱”中可能还将继续忍受煎熬的,抑或选择逃离的,显然还有美团的商户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