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富人吃肉,穷人吃垃圾,这个国家怎么现在都这样了?地球知识局

原标题:富人吃肉,穷人吃垃圾,这个国家怎么现在都这样了?地球知识局

(⊙_⊙)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号:地球知识局

NO.925-菲律宾贫民窟

作者:酸奶没泡沫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生菜

当你对着肯德基、麦当劳的鸡腿鸡翅大快朵颐,可曾想过你啃剩下的食物残余会“流落”到哪里去?

当然是变成垃圾,你理所当然地想。但是在有些国家,跟其他垃圾不同,这些肉类残余可能不会被人工处理掉最后归于尘土,而是经过二次乃至多次加工后摇身一变成美食,跑到穷人的饭桌上。

餐厅产生的垃圾,流入另一个世界可能就变样了

而且他们还不是被骗食用的,而是主动选择了这样真正的“垃圾食品”……

吃你们剩的肉,只是迫不得已

从垃圾堆或餐馆厨余回收而来的肉类剩食,在菲律宾有一个专门的称呼:Pagpag。词语的原意是指“抖落灰尘或污垢”,在这里可以引申为“清除肉类残食上的脏东西”,以回收供再次食用。

既然Pagpag是流行于菲律宾的称呼,那么其食用者自然多是菲律宾人,而且是穷得不能再穷的菲律宾人——比如菲律宾马尼拉贫民窟里的穷人。

相当恶劣的条件

说马尼拉的穷人穷到吃垃圾的地步也许会有人不信,毕竟马尼拉是菲律宾的首都。但这里的贫富差距不是一般的大,甚至有“死人的别墅,活人的贫民窟”之“美誉”。

铳梦中的废铁镇还记忆犹新

《铳梦OVA》

“死人的别墅”指的是那里的华人公墓——世界上最大最华丽的墓地。那里街道干净庭院优美,街边建筑里甚至连冰箱彩电都一应俱全。要不是这个地方没有活人,它就跟活的别墅一模一样。

就问谁能看出这是墓地

而“活人的贫民窟”也比较好理解。菲律宾约有2千万人住在贫民窟,十分之一就住在马尼拉。比较有代表性是汤都区(Tondo)贫民窟。

从贫民窟到高楼

汤都区是目前世界人口密度最高、但发展水平最低的地方之一,在这个区充满垃圾的河中,有时甚至漂着死人。对居住于此贫民窟里的穷人来说,接受教育、享受医保就不要想了,能连着几天不饿肚子,喝上干净的水,别住外边大雨屋里小雨的房子就不错了。

河边一处居民屋

所以,能吃上带肉的Pagpag对居民来说已经是巨大的满足。

这种贫民窟里一户典型家庭的状态是:一位单身母亲,带着四个孩子住在贫民窟一座桥边的小破屋里,屋里没水,没电,没卫生间。妈妈每天靠帮人家洗衣服来维持生计,四个孩子都上不起学,14岁的大女儿已经开始打工补贴家用。

河边玩耍的小孩子们

马尼拉有无数个这样的家庭,他们每天从事看管墓地、帮人洗衣服、垃圾收集等工作,拿着每天20比索左右(2.53元)的工资,最大愿望就是买到的Pagpag上面的肉会厚一些。

这里的贫民窟一片接着一片

如果历史的进程不发生改变

多数人的个人命运可想而知

当买卖Pagpag成为日常操作

那么Pagpag具体是怎样成为他们口中的食物的?这就要说到Pagpag带起来的“产业链”。

最初,快餐店餐余的垃圾进入垃圾桶后会成为部分拾荒者的目标,他们把人们吃剩的垃圾食品从垃圾里挑拣出来,能吃的直接吃掉,太脏的扔了也可惜,就带回去洗洗再吃。

这事一传十十传百,越来越多的拾荒者发现垃圾堆里能吃的肉还不少,不吃真是太浪费了。最早开始吃的人也算是做了活体实验,并没有出现身体问题,于是更多的人亲自去垃圾堆里捡肉,有的甚至带给孩子吃。

甚至吃得很开心

吃肉的需求促进了剩肉市场的壮大,穷人们发现了其中的“商机”——可以把它们做成肉制品拿来卖钱。和所有商业蓝海一样,第一波有商业头脑的人赚到了钱,就不断有人加入进来,直到把市场空间全部塞满,成为竞争激烈的红海。

对于Pagpag“从业者”来说,寻常的一天是这样的:

每天凌晨三四点钟开始,他们就守在贫民窟垃圾堆前等待垃圾车的到来,待车内倾倒出无数垃圾之后,大人小孩一块上前去,从恶臭的垃圾堆中徒手分拣出残羹剩肉。如果只剩下骨头就丢掉,还有肉的话就先留着,紧接着分辨肉还“是否能吃”。

天不亮就开始忙活

是否能吃的标准也很简单,就闻闻味儿,馊了的不行。实在不行,也可以尝一口。

剩肉收集完毕,就要进行精处理了,一般做法是将其洗净之后放入容器用开水煮一遍,把细菌脏东西都“杀死”,捞出来滤干后用糖、胡椒或者番茄酱等调味料再次加工,基本就完成了一批新鲜诱人的Pagpag。

煮煮再加工

处理完毕的Pagpag看上去比刚从垃圾堆里捡出来时要好很多,虽然如果告诉你它的来源你还是不会吃,但已然有资格去填饱穷人们的肚子了。

新鲜炸鸡没毛病

加工Pagpag的过程耗费了人力物力,拿来卖钱并不过分,但Pagpag的售卖价格比市面上的一手肉要便宜太多。菲律宾市面一只全鸡的价格约是145-160比索(约合18.43-20.34元),而一大袋子的Pegpeg的价格大约是50比索左右(约合6.33元)。

18年11月份

菲律宾肉价

此外,街边也有小吃摊论碗来卖,价格不一。

比如60岁的魯西恩就在街边开了家“有11年历史”的Pagpag的小吃摊,在当地小有名气。他们一碗Pagpag的价格约是20比索(2.53元),每天都会有很多人来买。

一名常客表示,“我经常吃Pagpag,因为真的很好吃,这家店卖的Pagpag很干净,所以大家都来买。”

一个pagpag摊子

推荐为了猎奇的游客也去试试。

这些购买Pagpag的人知道食物的来源吗?显然是知道的,甚至连小孩子都知道,但知道了又有什么用呢?因为穷,这是他们唯一能负担得起的温饱。

“在我们的这种生活状况下,这(吃Pagpag)帮了大忙。只花少量的钱,就能买到能养活一家子的一袋子肉,很值。”

当活着成为人生的最大目标,尊严什么的,远不如Pagpag有用。

对于Pagpag,外界怎么看?

在外人看来,Pagpag的最大问题显然是不卫生。当有记者就健康问题向购买Pagpag的人询问时,他们中很多人表示自己有个“强壮的胃”,并且吃习惯了也没觉得有何不妥。

有时候童年要看运气

当然事实并非如此。

菲律宾全国反贫穷委员会(National Anti-Poverty Commission, NAPC)声明,食用回收性食物的带来的健康风险包括摄入食物变质后产生的毒药、毒素,最终导致食源性疾病或营养不良,甚至罹患甲型肝炎,伤寒,腹泻和霍乱等病症,警告人们不要吃Pagpag。

即便如此,一位售卖Pagpag的供应商声称,没有人因为吃了他卖的肉而死。同样,这些健康威胁对于把吃Pagpag当做幸福的穷人们来说,也是天边的浮云。

“只要好好煮过

吃了就没事”

一位名叫Ryan Telegrepo的穷人表示,自己以前只是偶尔才吃Pagpag,而现在几乎把它当成主食。他尝试过多种谋生手段但依旧贫穷如洗,如今他认为,想活着的话,就不能对食物太过挑三拣四。

穷人们选择Pagpag是为生活所困逼不得已,要想改变现状,政府显然应该负起责任。

菲律宾社会福利和发展部部长Dinky Soliman称,政府一直在尝试解决这个问题,探讨解决方案的同时也在对穷人进行现金援助。2015年,社会气象站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菲律宾的饥饿发生率有所降低,但也有人把这种现象归功于Pagpag的迅速蔓延。

呕……

社会媒体方面也给予了Pagpag现象更多的关注。

2003年,菲律宾电视节目I-Witness播放了名为“Basurero”(垃圾收集者)的纪录片,讲述了穷人从快餐店的垃圾中收集剩菜的故事;菲律宾媒体集团ABS-CBN在2006年报道了相关事件并指出了Pagpag的健康风险;而在2012年CNN就此事报道之后,菲律宾的极端饥饿现象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2018年2月,BBC也出了一个迷你纪录片科普Pagpag的形成过程。

可以去找这个节目看一下

这些报道有用吗?有用,至少让世界上更多的人关注到了这个视“吃垃圾”为寻常事的群体,并纷纷表达了来自人性之善的深切同情和感慨。

但似乎也仅限于此了。从历史经验看,就算有国际食品援助,最终能有多少流入真正需要的人手里,其实非常可疑。真正治本的方法是帮助这些穷人脱贫,外人在其中能起的作用确实非常小。

而即使没有生活在这样悲惨的境地里,我们也不能高兴得太早。粮食安全、食品卫生,都是关乎民生的大事,时时刻刻都应是最需要守护的底线。

参考资料:

[1]https://en.wikipedia.org/wiki/Pagpag

[2]BBC News:Quick Guide:Manila Slum Life http://news.bbc.co.uk/nol/shared/spl/hi/picture_gallery/06/world_manila_slum_life/print.stm

[3]https://dq.yam.com/post.php?id=8892

[4]https://www.bbc.com/news/av/world-asia-42990661/how-meat-is-recycled-and-sold-to-the-poor

[5]https://www.cnn.com/2012/04/30/world/asia/philippines-pagpag-slums/index.html

[6] http://www.magkano.com/market/meat_poultry_price.htm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号:地球知识局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