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勒班陀海战,土耳其舰队的灭顶之灾

原标题:勒班陀海战,土耳其舰队的灭顶之灾

勒班陀海战:1571年,在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强大海军向欧洲发起进攻时,由西班牙殖民帝国、罗马教廷和威尼斯组成的联合舰队与奥斯曼舰队在勒班陀海角发生的一场大战,最终联军大获全胜。

百度百科

原著 :[英] 斯坦利·爱德华·莱恩-普尔

译者 :张炜晨 李珂

勒班陀海战

围攻马耳他失败,使土耳其人的气焰暂时受挫,但是他们在地中海仍旧如日中天。土耳其人在陆地上的扩张被阻止了,但在海上还未逢敌手,甚至他们在回顾马耳他围攻战那糟糕的几个月时,也不乏一种宽慰之情。土耳其人就这样宽慰着自己,并为下一次战争做准备。尽管他们已经损失了很多兵力,但是更多的人已经准备好接替他们。

1571年,土耳其和巴巴里舰队由阿里帕夏指挥。他们蹂躏了克里特岛和其他岛屿,并沿着亚得里亚海航行,在每一个适合他们进攻的城镇或村庄里肆意妄为。他们俘虏了数千名奴隶,洗劫了各种商铺,收获了各式各样的战利品,这些都是对他们勇猛作战的奖赏。最后,9月,土耳其和巴巴里舰队停泊在了勒班陀湾内。作为塞浦路斯的征服者,他们听说基督徒联合舰队正在行进后,就期待着将敌人围歼。他们激动得满脸通红,认为自己必定旗开得胜

教皇庇护五世一直致力于团结各个同盟国并消除他们彼此之间的忌恨情绪,他成功吸引南欧国家的海军参加预定于来年展开的军事行动。后来,他得知各国之间的争吵影响了塞浦路斯的大局,便行使了自己作为上帝牧师的特权,任命了联合舰队唯一的总司令——来自奥地利的唐·胡安(Don John)

唐·胡安肖像画

作为那个时代最杰出君主的儿子,唐·胡安生来就不同凡响。他的母亲是美貌的女歌唱家芭芭拉·布隆伯格(BarbaBlomberg),父亲是查理五世。他的母亲给予他优雅的风度和迷人的外表,他的父亲赐予他统帅的天赋。

一支又一支基督徒舰队开始集结到墨西拿海峡。威尼斯海军上将维尼耶罗(Veniero)已经在那里等候,他麾下有48艘桨帆船,还有另外60艘即将赶来。7月,科尔纳进入海峡,又带来18艘战舰。随后,这些战舰停泊在威尼斯舰队旁边。8月23日,总司令唐·胡安率部与驻墨西拿的舰队会合。其他船只赶来还需要时间,唐·胡安也需要时间来完善他的计划。在舰队出发之前,每一艘桨帆船的船长都会收到一份单独的书面命令,告知他在航行中的位置以及在任何突发事件中的职责。这样,混乱和仓促编队的风险就差不多被消除了。9月16日,总司令唐·胡安发出了起锚的信号。

唐·胡安的旗舰第一个离开墨西拿,这是一艘华丽无比的拥有60桨的桨帆船,名为“皇家”号。在他身后是285艘船,其中有6艘加莱塞三桅战舰、209艘桨帆船,一共载着29000人。舰队的船都是由西班牙、热那亚、威尼斯、那不勒斯、罗马、维琴察、帕多瓦、萨伏伊和西西里的名门贵族指挥。经过十天的划船和航行,他们抵达了科孚岛,城堡里的守军向他们鸣枪致敬。基督徒对土耳其人的恐惧烟消云散了。

此时,阿里帕夏在勒班陀湾内左右为难,于是派人去打探敌人的虚实。一名大胆的巴巴里海盗趁着夜色,划着小船来到基督徒战舰附近侦察,但是他的报告并不完善,直到决战当天,双方都不知道对手的确切实力。土耳其舰队有208艘桨帆船、66艘大帆船和25000人。其中有95艘桨帆船来自伊斯坦布尔、21艘来自亚历山大城、25艘来自安纳托利亚、10艘来自罗德岛、10艘来自米蒂利尼(Mitylene)、9艘来自叙利亚、12艘来自纳夫普利翁(Napoli di Romania)、13艘来自内格罗蓬特,还有11艘来自阿尔及尔和的黎波里。大帆船主要是巴巴里海盗的,它们在海上劫掠中发挥的作用大,在常规海战中作用有限。

10月7日早上7点,这两支舰队在埃基那德斯群岛(Echinades)以南的伊萨卡和帕特拉斯湾(或被称作“勒班陀湾”)之间,意外遭遇了。唐·胡安站在战舰主楼上向远处眺望时,发现地平线上有一两张白色的帆;然后,他们继续向前航行,越过了原先的海平线,直到看清了敌军舰队的整个面貌。唐·胡安迅速举起一面白旗,发出了战斗的信号,整支基督徒舰队立刻忙着把船帆收起来,使全体人员都可以在这次战斗中安心作战。为了给士兵腾出地方,船内部的补给仓库都被清空了,甚至连奴隶们也得到了好酒好肉的招待。年迈的水手们从年轻时起就一次又一次地遭遇土耳其人,他们为这次复仇苦心筹备、严阵以待;而那些乐观的年轻人,那天还是第一次持枪搏斗,他们热切地期待着战斗打响的那一刻。然而,甚至在这最后时刻,基督徒联军舰队的将领仍然犹豫不决:他们建议成立一个战争委员会。唐·胡安的回答很符合他的个人作风:“议会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不要考虑其他任何事,只想着战斗就行了!”然后,他走上了他的工作岗位,他手里拿着十字架,从一艘桨帆船走到另一艘桨帆船,从船头走到船尾,鼓励士兵们去战斗。他那平静而自信的神态,以及他演讲的魅力,成功激起了全体官兵的战斗热忱,他们的回答是:“准备好了,长官,越快越好!”然后,唐·胡安以救世主的姿态行圣礼,他跪在甲板上祈祷上帝保佑他旗开得胜。

大约11点,在一片死寂的安静气氛中,战斗开始了。土耳其人收起船帆,开始划桨。在井然有序的秩序和无与伦比的速度和精确度下,他们排成了战斗队形。嘹亮的鼓声和笛声表明了土军桨帆船舰队具有高涨的战斗热情。相比之下,基督徒舰队则在排成一行时速度缓慢;一些桨帆船和大多数大型的加莱塞三桅战舰被落在了后面。唐·胡安虔诚地念了几句祷告词,然后派出快船去催促他们。最后,基督徒舰队的秩序也变得井井有条。

在两军战线之间,矗立着宏伟的加莱塞三桅战舰,就像巨大的防波堤一样,冲向对面,把奥斯曼舰队的“激流”生生分开。从这些巨大的漂浮城堡上射出的猛烈火力引发了土耳其人的恐慌,但他们很快就避开了这些庞然大物,并开始对付基督徒舰队的其他船只。

在基督徒舰队的左翼,经过一场血腥而致命的对战之后,巴尔巴里戈和“热风”双双英勇战死,剩下的土耳其人将船靠岸并逃跑了。在右翼攻势失败后不久,土耳其舰队的中军就开始行动了。阿里帕夏径直朝唐·胡安冲了过去,他的船首撞到了唐·胡安旗舰的第四排船桨上。两船旁边是佩特夫帕夏以及科尔纳和维尼耶罗的座舰。战舰们纠缠在一起,在水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厮杀平台。来自“皇家”号的西班牙人两次攻上了阿里帕夏的旗舰“法纳尔”号,直杀到主桅杆处,但是两次都被土军驱赶回去,自身损失惨重。就在阿里帕夏准备跳到唐·胡安的桨帆船上的时候,科尔纳率领座舰从背后撞向了他的船,从第三排桨处把“法纳尔”号刺穿了,与此同时,科尔纳还发起了一阵火绳枪齐射。据说阿里帕夏就是在这次火绳枪攒射中被打成了筛子,当场阵亡。

基督徒在盔甲和枪械上占有全面优势,可以躲在甲板防御工事后面开火;土耳其人则没有铁甲、头盔或防御工事的保护,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只有弓箭而没有火器。科尔纳的截击和阿里帕夏的阵亡决定了战役的最终结果。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就足以驱散土军舰队的右翼势力,并摧毁其旗舰了。又过了半个小时,唐·胡安的中军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在勒班陀海战中,土耳其舰队几乎被悉数歼灭:有190艘桨帆船被俘获,除全部大帆船外,另有15艘桨帆船被烧毁或被击沉。土军大约有2万人丧生。其中有许多人来自奥斯曼帝国各地的名门望族,可以开出一个令人震惊的、长长的名单。基督徒军队损失了7500人,其中有些人来自意大利和西班牙最显赫的家族。名著《堂·吉诃德》的作者塞万提斯(Miguelde Cervantes)当时正在“女侯爵”号上指挥一队士兵,幸运的是,他因为左臂受伤而没有参与战斗,对许多人来说,勒班陀战役只能从堂·吉诃德的神奇篇章中了解到。有17名威尼斯指挥官战死,其中包括维琴佐·基里尼(Vicenzo Quirini)和英勇的、有骑士气概的、令人肃然起敬的巴尔巴里戈总督。60位马耳他骑士团的骑士英勇牺牲。

唐·胡安——这位才华横溢的年轻征服者,在战后,他的雕像在墨西拿矗立,他的胜利景象是大画家丁托列托(Tintoret)和提香(Titian)的绘画主题;无论他走到哪里,都受到热烈的欢迎。

本文摘自《西班牙摩尔人和地中海巴巴里海盗的故事》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