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上海、香港、芬兰三地学生对比,教育差异让人大吃一惊!

原标题:上海、香港、芬兰三地学生对比,教育差异让人大吃一惊!

在近年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划PISA首次公布的排名中,芬兰和中国上海超越众多国家(地区),位居前列。

为了揭开这两地学生遥遥领先的秘密,也带着对中西教育差异的好奇,三一菌最近专门看了一部纪录片,是由香港now新闻台拍摄的《走进东西教室之上学为什么?》,这部纪录片旨在探究芬兰、上海两地的教育经验对香港的启示,我们一起来看看。

纪录片的一开始,就分别展现了来自香港、芬兰、上海三个地方的小学四年级学生,分别过着怎样不一样的学习生活。

1

上海小学生的一天

10岁的上海小四学生思毅,她的一天从吃完早餐,妈妈送她到学校开始。

这一天的第一节课,是8:40的英文课。

09:30是体育课。上午几节课之后,12:30是午饭时间。

午饭过后休息一会儿,思毅又要开始上课,这一课有三十五分钟做功课,还要即时交给老师批改。

04:30是思毅的放学时间,外祖母来接她回家。

思毅到家是04:51,第一件事便是写作业。

她今天的作业:语文复习第三课、背三个小节、预习古诗;数学有第四册八九页。

一个小时结束功课后,思毅顾不上休息,又开始练钢琴。

晚上八点,下班回家的妈妈,开始检查思毅的功课,向女儿指出功课的不足之处。

到了晚上九点,思毅完成预习,准备洗澡睡觉。

2

香港小学生的一天

9岁香港小学四年级学生俊浩的一天,是从六点半起床开始。

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快速地洗漱,之后由妈妈陪同去坐校车到学校。

在学校上完一天的课程,04:30放学后的行程是到补习社做功课。

完成数学功课,做英文功课,再做中文功课。

被问到平时什么时候离开?俊浩的答复是,七点到八点,有时更晚。

而被问到平时的功课是否比今天多?俊浩的答复是,平时有七至十多份,今天四份。

从补习社回到家中,妈妈与他有协议,在补习社完成做功课和温习后,他可以在家里想做什么都可以。

到家的俊浩是一天中难得的放松时间,看电视时,妈妈会给他端来一碗好吃的。

记录片中妈妈略有无奈和不满地说:

“他早上七点出门,晚上七点才回到家,足足十二个小时,太长了。功课少一点都可以,同一条方程式做十条,其实都一样,你一看就知道他晓不晓得,不用重复。”

而儿子俊浩在被问到,“如果让你自由选择,你明天想做什么?”时,俊浩开心地说,“坐在这里,然后打游戏”。

纪录片显示,香港学生的PISA成绩一向名列前茅,但代价是功课多。

国际调查发现香港小四学生每天做功课的时间,在全球四十多个受访地区中排第二高。

3

芬兰小学生的一天

地球的另一半,11岁的芬兰小四学生Kaius的一天又是怎样度过的呢?

早上,他和父母一起吃早餐。

他对采访者说,一年级就开始自己上学,上学有时很开心,有些课堂很有趣,因为学习的方法很有趣。

到学校后,09:30是小息时间,即使芬兰这天气温只有零下三度, kaius也可以尽情玩他喜欢的运动。

芬兰人认为,只有足够休息,自由活动,才能好好吸收知识。

到了10:00数学课,孩子们才纷纷回到教室。

课堂形式也是相当轻松活泼,孩子四面相对而坐,有的孩子甚至坐在瑜伽球上上课。

11:30,午饭时间到了。

和国内学校食堂不一样的是,芬兰小学生是自主打餐。片中当被问到,“你们喜欢学校食堂的餐吗?”

孩子几乎异口同声的答复说“喜欢”。

12:30, kaius上芬兰文课,他要设计一个报纸专栏。

到了02:30就放学了。

回到家后的kaius,第一时间跟同学打游戏机,足足两个钟头。

然后再去学吉他。

到了06:45,kaius在晚饭前的半小时做功课。

做完功课吃晚饭,07:45又到游戏时间。

片中,kaius的父母表示,在kaius出生之前,家里并没有这么多游戏,因为kaius很喜欢玩游戏,所以家里准备了很多。

Kaius的父母一致认为:功课不应该太多,玩游戏也不光是玩,他同时可以学到数算和数学,也可以学习胜利和失败。

“我觉得很好,我们人生中都会遇到挫折,我觉得Kaius现在,不论赢输也能好好应对,玩游戏是有帮助。”

差不多到了晚上八点半,Kaius就要准备睡觉了。

这就是Kaius一天的学习生活,让人惊叹,相对于国内的小学生,芬兰的小学生简直太轻松了。

芬兰学校功课少、无考试。芬兰老师甚至认为,测试和考试只会给小朋友压力,妨碍学习。

4

三地学生交换作业,结果如何?

纪录片中,有一个让三一菌记忆犹新的环节:

香港教育学院的老师把芬兰小四的数学功课翻译成中文,然后把翻译好的芬兰数学、英文功课,分别让香港学生俊浩和上海学生思毅来计时做题。

香港学生俊浩在妈妈的陪同下,不到半小时便做完。

而上海学生思毅,英文大约十分钟就做完。

芬兰数学,在做到图形题时遇到一点困难,最后用了二十三分钟也做完。

之后换过来,分别让香港学生俊浩和芬兰学生Kaius来做上海的数学功课。

俊浩一开始在做上海数学功课时做得很顺利,但越到后面越难。做到最后,开始变得烦躁,坦言说,“上海数学根本就未学,十分难。”

而芬兰学生Kaius却要比俊浩更抓狂,在做上海数学功课时,Kaius一直写写擦擦,开始变得烦躁,不停地表示,“我完全不明白”。最后用了五十分钟终于做完。

之后再换过来,让芬兰学生Kaius和上海学生思毅分别做香港数学和英文功课。

Kaius在做了一个半小时后开始有点不耐烦,“我不明白,这个练习很长,我要在这里写些什么?”

面对儿子的沮丧和烦躁,爸爸也开始抓耳挠腮的烦躁不安起来。

而回到上海,思毅做香港的数学功课,大约15分钟就做好了。

她表示,香港的这份数学作业,在这里只相当于是三年级的题目。

但相对于数学,香港英文功课就要难得多了。思毅最后用了接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都做不完。

5

赢在“起跑线”却输掉了学习兴趣

看完这部纪录片,三一菌感受颇深。整部纪录片不偏不倚,没有批判,却在客观的三地对比中有着深深的反思。

作为闻名全世界的芬兰教育,97%的学生均入读公立学校,学校之间差异很少,没有名校的观念,不会分精英班,也不会排名次,没有升中压力。他们不鼓励竞争,认为学校的责任是帮学生发掘自己的专长和兴趣。

老师最大的希望就是让学生的学习充满趣味,让孩子一起参与课题设计,想要知道他们喜欢做什么。这正是西方学校特别强调的,这不是家长、老师、社会让孩子学的,而学他自己想学,学校的责任便是提供条件。这大概也是我国家长近年热衷送孩子出国看看,通过这种独特的西方教育给予孩子学习的激情的原因吧。

纪录片中的公立学校的校长也表示,“我们的想法是,学生主导自己的学习,我们给予支持。”

“弹性,让精力用在最需要的学生,不对学生施加过多压力去评估他们,重要的是去帮助他们,找到自己的路,从事自己喜爱的职业。”

2000年第一次评估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划PISA,芬兰打败众多西方经济大国,名列前茅。

三年后更脱颖而出,夺取了科学、阅读的第一。

但是芬兰的教育者却不在乎排名,他们认为,教育不是在于PISA成绩,而是有没有热爱。芬兰教育法规定,授课时数每星期,不能超过三十五小时。

对比香港中小学生平均每周学习超过六十二小时,几乎是芬兰的一倍。

也就是说,芬兰学生素质(数学、科学、阅读)位于全世界第一梯队,做到这一点,他们却花费了最少的时间 ,学生的幸福感更强。

纪录片中一位来芬兰当交换生的香港中文大学的学生,在参观了一家公立小学后,总结说:

“香港人崇尚越多越好,我们要小朋友学十八班武艺,读很多很多书,背诵很多很难的生字,因为我们觉得越多越好。但这里的老师跟我说,数量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活学活用。”

还一针见血地指出芬兰和香港小学生的区别:“你觉得他们(香港学生)是赢在起跑线,但其实输掉了学习兴趣。”

整部纪录片看到最后,三一菌从整部纪录片的反思中,也得到了某种答案。

芬兰全国总人口五百万,只相当于是北京一个朝阳区的人数,可它的教育却闻名于全世界,与它优秀师资条件与小班教学模式是分不开的,不能忽视的还有,学校善于且乐于通过各种兴趣课程来激发孩子学习的热情。

我们知道,孩子对某一学科有兴趣,就会持续地专心致志地钻研它,从而提高学习效果,发掘孩子兴趣这一点我们中国教育做得还不够,所以家长可以通过西方夏校作为补充,让孩子跳出我们传统的语数英等基础学科,以游学的丰富性刺激孩子的好奇心与创造力。孩子领略到与国内截然不同的顶尖教育,对求学之路也会更有自己的规划——留下来或是出国留学。这毫无疑问是有利于孩子未来的发展的。

透过这个纪录片,大家看清中西教育差异了吗?

三一菌想说,其实看清差异并不是为了两国教育体系的不同而忿忿不平、充满怨言;反而,正是因为看清了两国教育体系的差异,认清现状,才更要努力在这个大环境下,为孩子选择和指引符合他们发展的学习之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