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正文

Gucci不但为音乐人们做衣服,还设计了一款带着不羁曲风的包包!

原标题:Gucci不但为音乐人们做衣服,还设计了一款带着不羁曲风的包包!

时装周结束后,虽然少了每天层出不穷的大秀和被刷屏的明星潮人,但开季依然是热闹非凡的。

除了各家春装上新外,品牌们的最新广告也都早已遍布大街小巷和各大刊物之上。

说到这一季的广告,最令人耳目一新的自然要属 Alessandro Michele 联手老搭档 Glen Luchford 拍摄的 Gucci 2019 春夏广告。

这些色彩鲜明且充满复古姿态的广告,仿佛梦回好莱坞黄金时代。

一派歌舞升平,流光溢彩之景。

从《雨中曲》、《一个美国人在巴黎》、《蓬车队》再到《封面女郎》,这些诞生于上世纪40、50年代的经典电影,在 Alessandro Michele 和 Glen Luchford 精心打造下再次重演。

伴随着《娱乐至上》里 Irving Berlin 所演唱的《There’s No Business Like Show Business》的背景音乐,经典在属于 Gucci 的时尚光景中被复刻,再造成属于当下的新经典。

紧扣主题的秀场BGM

Alessandro Michele个人的音乐喜好十分广泛,从摇滚乐队 The Cure 到天主教音乐里的格里高利圣咏,都对他影响深远。

其实,Gucci 秀场每次的走秀音乐,也都是精挑细选去与主题贴合的,你甚至还能够在音乐中找到彩蛋。

在 Alyscamps 陵墓的2019早春大秀,很明显就是在“生与死”的主题里做文章。

背景音乐则是波兰作曲家 Zbigniew Preisner 的作品《亡友安魂曲》(Requiem for my Friend)。

伴随着捷克戏剧女高音 Elzbieta Towarnicka 高亢的演唱,创作者 Zbigniew Preisner 对逝友的追思隐藏其中,沉重而又激烈澎湃。

巴黎第九区的 Théâtre Le Palace 剧院举行的2019春夏系列,看似是夜场的放浪与风流,实际上却映射着激进的反叛。

秀场音乐里使用了威尔第《游吟诗人》里的唱段的《D’amor sull’ali rosee》(爱情乘着玫瑰色翅膀)。

这部歌剧讲述的就是15世纪西班牙封建领主残害吉普赛人的故事,打破阶级与抗争强权就是它的主题。

秀场里的另一首弦乐纯音乐,则是来自2017年的纪录片《1992 洛杉矶大暴动》的电影原声。

同样,这也是一部倡导种族平等的作品。

这时,你就可以在秀场里找到 Alessandro Michele 的留下的彩蛋。

比如那像是手铐枷锁的配饰,以及代表70年代朋克革命浪潮的皮革紧身衣。

在结束致敬巴黎三部曲后,在 Gucci 2019 秋冬秀场用12万只 LED 灯创造的混沌世纪中,背景音乐选择了巴斯克人的圣诞颂歌——《Gabriel’s Message》。

意在用其中大天使 Gabriel 向圣母玛利亚报喜的故事,来预示新的时代与希望即将到来。

风格迥异的音乐缪斯

不仅在作为大秀“配套设施”的背景音乐选择上高要求,之前在接受采访时 ,Alessandro Michele就曾说过自己在创作设计时,离不开在音乐中寻求灵感。

他为 Gucci 创作第一个成衣系列时,全程都在听 Florence and the Machine 的专辑——《Ceremonials》。

她的歌曲里经常会出现对神话、宗教、驱魔、神秘学的取材。

比如圣经里大力士参孙的妖妇《Delilah》;

或是源自 Chester Himes 书籍里的“七个恶魔”。

同时,她的音乐也极具文学性,这同样与以文化艺术作为创作源泉的 Alessandro Michele 不谋而合。

歌曲《What the Water Gave Me》的灵感就来自女作家 Virginia Woolf 的故事,而歌名则是取材自 Frida Kahlo 的画作《Lo que el agua me dio》。

Florence and the Machine音乐风格里的那种文艺古典的风情,源自对竖琴、大提琴、管风琴等巴洛克音乐元素的使用。

在 Gucci 2018 早春系列的秀场上,Palatine画廊之中,一场小型巴洛克音乐会曾上演着。

模特们戴着金色头饰以及浮华饰品,在琴声瑟瑟中缓缓走来,犹如一幅幅中世纪的油画。

除了 Florence Welch 外, Alessandro Michele另外一位 Muse 女神,自然是Lana Del Rey。

Lana Del Rey的创作中,同样也有对文学的迷恋。

最新的单曲《hope is a dangerous thing for a woman like me to have - but i have it》里,就对美国天才女诗人 Sylvia Plath 进行了引用。

专辑《Honeymoon》里,她还曾节选 T. S. Eliot 的诗篇《Burnt Norton》,以其中虚实相交的状态,将专辑的下半场驶进充满复古意式风情的音乐中。

纵观像是Jared Leto、BØRNS、Harry Styles这些 Alessandro Michele 的男性缪斯们,他们也都是乐坛中最特别的存在。

他们身上有着打破性别的美丽,以及不被时间所局限的光芒,满是洒脱的反叛精神和摇滚魅力。

虽然 Alessandro Michele 对古典、摇滚这类音乐情有独钟,但无心插柳柳成荫,如今的 Gucci 在黑人音乐圈中可谓是影响深远。

Solange最新歌曲《My Skin My Logo》里,重复了22遍Gucci。这看似是喊话合作对象Gucci Mane,实际上则是用 Gucci 映射一种标志性的文化现象。

如今美国流行的俚语中,Gucci就是“极好的”、“酷的”的意思。

Rapper们对 Gucci 的“打Call”早已屡见不鲜了。Gucci Gang的名号也是源自于同名饶舌歌曲。

Jermaine Dupri 和Da Brat 更是发表了一首名为《Alessandro Michele》的歌曲,可以说是很“Gucci”了。

不仅仅是与这些名声大噪的歌手们强强联手, Gucci还将自己的音乐版图扩展到一些更为小众,或是独立的歌手中去,不断挖掘新鲜血液。

2017年春夏眼镜广告曲,就邀请来自意大利锡耶纳的独立摇滚乐队Baustelle,翻唱 Billy Idol 的代表歌曲—— 《Eyes Without a Face》。

而 Billy Idol 戴着十字架项链的代表性造型,同样也被 Alessandro Michele 在 2019 早春系列里致敬了一番。

Gucci与艺术家们合作的 The Performers 系列中,前不久就找来了法国电子音乐人 Jacques Auberger 进行合作。

本身 Jacques 的音乐就很是别具一格,有种打破常规,不被约束的特质。

如同变种的 Techno 杂糅着你意想不到的声音效果,听上去十分前卫且具有实验性。这与 Gucci 如今大玩风格再造的想法十分匹配。

音乐衍生的时尚单品

Alessandro Michele毫无疑问是一位名副其实的音乐发烧友。

2017春夏大秀的邀请函,就是一张真实的黑胶唱片。

不仅如此,他还是一位喜欢“夹带私货”的追星迷弟。

David Bowie、Mick Jagger这些老牌巨星“出现”在秀场上,早已不算新鲜事。

请到传奇女歌手 Jane Birkin 在走秀时演唱代表作《Baby Alone in Babylone》,则令人惊异 Alessandro Michele 对音乐的狂热程度。

当然, Michele的挚爱一定还是Elton John。

毕竟 Bob Mackie 在上世纪70年代为 Elton John 做的经典造型,可都是被还原到了 Gucci 2018 的秀场上。

就连单曲封面都被印在了皮革托特包上……

从此也让 Alessandro Michele 坐实 Elton John 头号粉丝之位。

如果说 Elton John 已经是 Gucci 的宠儿了,那么下面说到的这位音乐人的名字,可是被 Alessandro Michele 直接拿来用做最新包款。

没错,就是这只被称作是祖母包的Gucci Zumi。

它名字的由来就是身兼实验音乐人、演奏家、珠宝设计师、演员多职的Zumi Rosow。

她不仅是乐队 Black Lips 最新的萨克斯手,同时还在 CRUSH 乐队中演奏锯琴。

她和 Gucci Zumi 祖母包第一次正式亮相,是在巴黎 Théâtre Le Palace 剧院里举办的2019春夏时装秀上。

当时,一身黑色褶皱皮衣,一头凌乱秀发,单肩背着 Gucci Zumi 祖母包走进剧院的她,立马就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眼球。

她是那么颓废随性、同时又是那般神秘迷人。

危险的摇滚气质,萎靡的艺术感,以及显瘦的身型……

令人想起了老电影里的吸血鬼女王,以及书中描写的那可以蛊惑人心的吉普赛女郎。

无论舞台上还是私下,Zumi Rosow的个人造型都十分具有辨识度。

她可以做到穿着暴露,却没有丝毫肉欲情色感——

在混乱的朋克叛逆之美中,她也依旧可以绽放地精致高级。

从古典的华美,到文艺的优雅,她统统兼具。

这只以她名字命名的包袋,上面有着品牌经典马衔扣,以及互扣式双G两大标志性元素,轮廓摩登且十分实用,颇有成为下一个经典包袋的潜力。

没有过于复杂的设计,而是从品牌典藏中汲取灵感。Gucci Zumi虽然谐音“祖母”,但没有丝毫老气横秋,而是一种不过时的复古感。

Zumi Rosow的独特个人风格与款式经典复古的 Gucci Zumi 祖母包,二者之间的特质碰撞也最大程度呈现了 Gucci Zumi 系列的美学思索。

优雅却依然不拘一格,兼容并蓄的同时又充满个性。

这些原本意识里不合拍的组合,在 Alessandro Michele 与 Gucci 所构建的审美体系中变得无比合理,浑然天成。

“复古风格”一直都是时尚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同样也是 Alessandro Michele 精心刻画的 Gucci 美学中,最具代表性的部分。

这次的 Gucci Zumi 祖母包,更是将这种当下发生的时光倒回之美,发挥地淋漓尽致。

倪妮诠释 Gucci Zumi 祖母包

祖母包复古方正的外形,搭配充满时光韵味的色系,就像是Vintage店里寻觅到的宝藏那般。

抑或是时髦精们从祖母的衣柜里翻出的心爱手袋,历经传承,散发着隽永的姿态。

倪妮诠释 Gucci Zumi 祖母包

这一款充满故事的手袋,被Michele赋予了全新的意义,即将再次引领风潮。

倪妮诠释 Gucci Zumi 祖母包

谁说美就要是和谐、统一、规整的?

就像包袋上金色与银色的组合,对既定审美的打破,在细节处也不言而喻。

作为时尚“异类”的 Alessandro Michele 与 Zumi Rosow 自然是惺惺相惜的。

Rosow在采访中表示:“这一切感觉实在太疯狂了,至今仍像是一场梦。 Alessandro Michele 拥有一种难以形容的魔力,他的一言一行中都反映出他的智慧与神秘感,我感觉他的作品表达了我的梦想。”

对于 Zumi Rosow 来说,这只以她命名的包袋,就是她那介乎于经典与反叛间,既优雅又前卫的个人风格地最好呈现。

而对于 Alessandro Michele 而言,原本百搭老派的 Gucci Zumi 祖母包,也因为 Zumi Rosow 的演绎与定义,变得更加充满可能性,美得更加多元。

Zumi Rosow曾形容自己是一个有着自己独有频率振动的生物。

舞台可以让她自由释放内心的某些幻想,并拥有宣泄情感的力量。而时尚对她来说,也是如此。

“我一遍一遍地回想自己曾在 Gucci 时装秀现场,有时我希望它还没有发生,这样我就可以再来一次。我当时因焦虑和兴奋而颤动着,那感觉就像是心脏泵入我血管里的不是血液,而是闪烁的光芒。”

——Zumi Rosow

对于 Alessandro Michele 来说,他一手打造的 Gucci 就是之于他的舞台,一个可以任由他天马行空,真正做自己的地方,一个可以容纳任何风格、特征、审美的地方。

勇于自我表达,相信直觉,同样也是 Michele 赋予 Gucci Zumi 祖母包的特质。

作为非传统的自由精神典型,Zumi Rosow所代表的是一种充满创造性的力量,象征打破常规与新潮作风,而她独特的个人美学,更是充分表达出其性格的多元面向。

但你永远不要试图去定义她。

如同这只 Gucci Zumi 祖母包那样,你看到的表象或许只是冰山一角,更多未知面,需要随心而行的去体验才行。

Zumi Rosow说,她要带着这只包去亨廷顿蔷薇花园(Huntington Rose Garden)茶室,然后辗转到洛杉矶最古老的餐厅 Musso and Frank 用餐,并漫步在那些不被时光所打扰的地方。

Old Fashion或许即将成为New Fashion,时尚界本身就是不断轮回反转的。在我看来,Gucci Zumi祖母包那种不被时间局限的美丽,定然是日久弥新的。

经典还是未来?

或许都只是时间的注解罢了,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或许,就是不假思索的活在当下。

能够代表 Gucci 的风格和音乐可能有千种万首。

可是,能够代表你的,也只有你能够决定。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所有者,文字为博主原创。

本期文字助理:Milo

作者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作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