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婴>>正文

林卡尔背后的苍凉故事,生男生女到底重要吗?

原标题:林卡尔背后的苍凉故事,生男生女到底重要吗?

在一次关于生男生女的讨论会上,我遇见了宝妈小娴(化名),在交流中她分享了自己的故事,让我深受感触,并且决定写下来。

这是一个让新时代思想年轻人嗤之以鼻,让传统观念比较重的老一辈人沉默不语的话题;中国人至今无法摆脱的在生命延续上所需要考虑的问题。

小娴家乡在中国云南省某农村,原本山清水秀,蓝天白云伸手就可以触及的地方存在这样一个陋习:重男轻女风气十分严重。

具体严重到什么程度?大到女孩无法自主选择学业事业,小到一日三餐吃饭不能上桌,逢年过节没有新衣服,一年四季穿的都是姐妹们经年淘汰下来褪了色的旧衣裳-------每家每户姐妹多是正常的,都盼着下胎生儿子;无端接受长辈们的打骂发泄更是家常便饭。

小娴曾经因为洗碗的时候不小心打翻了一碗油而遭受奶奶的毒打,在门口罚站到深夜不准吃饭,冰冷的墙壁旁边是反锁的门,里头传来一家人的欢声笑语,没有小娴。

家里三姐妹小娴排行第三,底下还有个小两岁的弟弟。她初三没读完就辍学了,原因是父亲说家里钱省下来要供弟弟以后读大学。以小娴的学业原本是可以考上当地重点高中;她没有为此做抗争:亲戚邻里间的女孩不都是这样吗?

小娴原本在家乡那边做导游,后来觉得总不能这辈子都在一个小地方呆着,跟家里人留了个话,就孤身跑到了广东来。初来广东人生地不熟,刚下火车站就被不法分子乘乱偷了手机去,连和亲朋好友联系的方式都没有了,急得小娴就坐在月台上哭了起来。

可这大城市里的人们来往匆忙,谁会特地停下来关心一个陌生人,施以援手呢?

她先是找了一份发传单的临时工,人缘不错和工友混熟了,有人介绍她去一家电子厂做生产工,管吃管住福利好,小娴说:计件生产工加班多,多劳多得。那是她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付出和收获成正比。在这座繁忙的城市里,年轻的小娴从小被原生家庭熏陶的那些守旧的观念在逐渐洗刷掉,迎来看似终于属于自己的人生,也收获了第一段爱情。

同样是在电子厂做生产工的小东很快就晋升成小组长,并且对小娴展开了追求。在下班后两人总是一起吃饭,久而久之工厂里头流言四起,两人也就顺理成章在一起了。生活很平淡,两年多的相处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广东当地人的小东父母反对小东和小娴的交往,或许是出于对“外地人”的歧视,或许是觉得小娴看起来太过愚钝。

在小娴的鼓动下,小东极不情愿地和父母做过几次可有可无的反抗,最终还是妥协了,并且瞒着小娴和相亲对象小琴在一起,小琴是一家小公司的文员,在小东父母看起来既是本地人,又是办公室工作者,总是要比小娴的出身体面些。

没有多少戏剧性的情节,到底是在工厂员工口口相传的八卦中最后被小娴得知了爱人的背叛,卑微的小娴没有给自己选择的权利,几经原谅和苦苦哀求,最后还是小东狠心选择了放手,并且很快和小琴领证摆酒结婚。

受伤的小娴辞职了,但没有选择回老家,她说自由自在了这么多年,回复接受不了父亲和奶奶鄙视的眼光和责备,她想念母亲了,但不敢回去面对自己的一无所有。

经过了这些年,到底还是自己一个人在广东的街头飘零。

她应聘了一家超市的售货员工作,每天独来独往生活了几年,工资大部分都是寄回家给到母亲手里。逐年年龄渐长,家里人也有心思给小娴张罗相亲,逢年过节都特地给她安排见这个见那个。彼此能看得上的就相处着试试,相处不来也就散,没有太多的感情在里面,一年年下来,小娴也逐渐心淡了,想着凑合也就算了。兜兜转转,到底是斗不过出身和命运。

反倒是年纪大了些,奶奶老得已经不能言语了,父亲也开始对小娴略微尊重,带着点畏惧。也许是害怕老了以后小娴不管他。小娴自嘲自嘲说:“自己还是一事无成,倒因为年龄而得到尊重了。”弟弟早年叛逆期,没读到高中就辍学去打工了,事情总是做不长,钱到不了父亲母亲的手,估计看着是指望不上儿子了。

对原生家庭的最后一次妥协,是她终于把自己嫁给了一个皮肤黑黑的矮胖男人,她的丈夫,用她的话来说粗鄙无比,小心翼翼把钱财收藏起来,笑嘻嘻哄小娴女人赚钱做家务孝顺公婆乃天经地义。小娴的丈夫逢人就自豪的说:“在我们这个地方,像我这样的肤色和身材是抢手货!女人就该干体力活,男人琴棋书画打麻将,会玩乐的就是好男人,不会玩乐的那是呆瓜,没有女人要。”

在一个狐朋狗友的推介下,他逼小娴吃一种据说生儿子的林卡尔钙片,小娴说:每天饭后半个小时吃两片不能断,说是调理体质。她丈夫每天监督小娴吃下去,几个月以后强迫她怀孕,那些天上班也不让去了,怀孕后更是不让出门,每天像犯人一样被婆婆盯着。

现在儿子两岁多了,夫家也就没有把小娴看管得太严,趁着机会小娴找理由回到广东,工资每个月寄回去当是儿子的赡养费,自己在这边生活,有些同样是外地来的工友平时也聊得来,和丈夫很少联系。

“明年就三十岁了。”小娴说道,语气很平和,像是在叙述与自己无关的旁人的事情一样:“从前是我的原生家庭,后来是我名义上的丈夫和婆家,我一直扮演着传统中国女人该有的样子,逆来顺受,矜矜业业,为所有男权社会得利者付出,不计回报。”

“假如我再不做任何抗争,将来我的儿子也会认为母亲是可以随意践踏的人,不怕我老了儿女不孝顺我,我怕的是那些丑陋的传统观念继续腐朽着我的下一代。”

“以后有条件会把儿子接到广东来一起生活,在这边接受教育。所以我别无退路,只能自己不断努力,才有可能改变命运,不让那些早该灭绝的观念生生不息的延续下去。”

从开始惋惜小娴软弱的性格承受了太多她不该承受的东西,到佩服她为改变而做的艰难决定,整个故事很平凡,却撼动了我的情感久久不能平息。这是一个普通中国女人的故事,在男权社会里所存在无数悲剧中稍微带过的一份悲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