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法国浪漫主义大师,最早关注东方艺术的东方主义先驱

原标题:法国浪漫主义大师,最早关注东方艺术的东方主义先驱

亚历山大-加布里·德康(Alexandre-Gabriel Decamps,1803-1860年)法国浪漫主义时期画家,色彩及光线的明暗对比强烈,取材广泛,最早关注东方人日常生活的东方主义先驱。

Self-Portrait自画像

33*25厘米,1830年,油画,冬宫

赏析:全身自画像,身穿豪华的东方式长袍,拿着调色盘与画笔站在画架前,带着疑惑的眼神望向观赏者,是对自己内心的审视,虽然他已名声在外订单不断,物质方面奔了小康,但未能如愿成为历史画家而表现对自己的失望,对人生目标彷徨的精神危机。

The Experts砖家

46*64厘米,1837年,油画,大都会

赏析:自中世纪期,欧洲文化就视猴子为堕落人性的象征,而猴子模仿人类行为的绘画多是对人类愚蠢行为的讽刺挖苦。作品中的猴子们打扮成当时法国绅士的模样,一本正经的围着欣赏一幅普桑的古典风景画,以讽刺的方式反对在艺术上以古鉴今的理论。

The Witches女巫

29*40厘米,1842年,油画,伦敦华莱士收藏馆

赏析:莎翁悲剧《麦克白》中的三个女巫,在昏暗的室内燃起火堆,火光投下诡异的长影,女巫们一边念咒语一边熬煮汤罐,一个张开双臂念咒,一个拎着蟾蜍的一条腿往锅里扔,一个弯腰蹲着以背示人,左侧窗外是惨白的月亮,阴森的月光照下是一只栖息在室内的猫头鹰,右侧的桌子上趴着一只黑猫。“不惮辛劳不惮烦,釜中沸沫已成澜。”

Turkish Boys Let out of School放学的土耳其男孩

66*189厘米,1841年,油画,卢浮宫

赏析:教室门成为约束与自由之间的栅栏,一群小男孩从阴暗的室内鱼贯而出,冲向阳光明媚的室外,手舞足蹈,翻墙推搡,头顶上都戴着厚厚的穆斯林头巾,呈现生动的东方风俗异国情调。

Carcasses屠宰肉

25*18厘米,1860年,水彩,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

赏析:屠宰的肉类常见于17世纪荷兰风俗画,作为对死亡的象征引导观赏者进行宗教冥想。德康延续了这种传统主题,斧子搁置在木墩上,新鲜分解的肉块排列挂在墙上,将重点放在日常生活的再现上。

The Suicide自杀

40*56厘米,1836年,油画,沃尔特斯艺术博物馆

赏析:几乎是单色调的画面,室内简陋而昏暗,阳光透过窗户在地上投下十字光影,地上一把手枪、一只鞋,匿名的死者旁边挂着一个调色盘(可能指格罗,第121期),壁龛上放着画笔桶、骷髅头、熄灭的蜡烛、经书,更多是对死者的同情,而非宗教教义对自杀者的诅咒。

Les danseurs albanais阿尔巴尼亚舞者

77*124厘米,1835年,油画,布列斯特美术博物馆

赏析:天为顶,海为幕,老少妇孺为观众与右侧吹弹伴奏乐队将舞台围成一圈,两个舞者占据舞台中间,在面对面的移动中舒展身体,既是合作又是对抗的姿态跳动。

Still Life 静物

63*38厘米,1858年,油画,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

赏析:画面C位是墙上悬挂的一支19世纪奥地利精致烟斗,由珍贵的海泡石、银、琥珀、漆木等材料制成,配上马尾流苏为装饰,土耳其桌布上放着烟客的常用品,雪茄盒、鼻烟盒、陶瓷火柴罐。画家是个烟客,医生针对其健康问题让他控烟,故顶部写着拉丁铭文“用而不滥”。

The Good Samaritan好撒玛利亚人

93*74厘米,1853年,油画,大都会

赏析:根据圣经故事,一个犹太人遭遇打劫,受伤了躺在路边,路过的犹太祭司和其他人都视而不见,只有一个撒玛利亚人(被犹太人蔑视的种族)帮助伤者并付钱送他到旅店治疗。欧美一些国家据此制定了《好撒玛利亚人法》,免除好心的见义勇为者的后顾之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