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正文

红楼“众哭相”:有人泣,有人哭,有泪如滚瓜,有泪如坠珠

原标题:红楼“众哭相”:有人泣,有人哭,有泪如滚瓜,有泪如坠珠

《红楼梦》里的“哭”很多。

最爱哭的自然是林黛玉,所谓“见花落泪,对月伤怀”。

今天要说的,不是谁爱哭、谁不爱哭,也不说他们为什么哭或为什么不哭,而是要说《红楼梦》里几个主要人物都怎么哭,其“哭相”有何不同。

因为,“哭”如其人。

1.林黛玉

还是先说林妹妹。

举两个例子。

一是宝玉被贾政一顿打后,她一顿好哭!

此次,应该是黛玉少有的不为自己,而为别人哭——当然,在她看来,宝玉不是“别人”,是比自己还重要的人。

第三十四回,原文这样说——

“宝玉半梦半醒,都不在意,忽又觉有人推他,恍恍忽忽听得有人悲戚之声。

宝玉从梦中惊醒,睁眼一看,不是别人,却是林黛玉。

宝玉犹恐是梦,忙又将身子欠起来,向脸上细细一认,只见两个眼睛肿的桃儿一般,满面泪光,不是黛玉,却是那个?”

从恍忽听见“悲戚之声”看,她是在低声抽泣;

从“满面泪光”看,她哭得一塌糊涂;

从“两个眼睛肿的桃儿一般”看,她已哭了很久。

作者对此也做了明白说明——

“此时林黛玉虽不是嚎啕大哭,然越是这等无声之泣,气噎喉堵,更觉得利害。”

宝玉被打,黛玉心疼,这无声之泣胜过嘘寒问暖和灵丹妙药。

黛玉哭的第二个例子,是宝玉听紫鹃说黛玉要南归而大发疯魔之后。

第五十七回,紫鹃待宝玉好转,回到潇湘馆,对黛玉说了一大通话——

“宝玉的心倒实,听见咱们去就那样起来”,“万两黄金容易得,知心一个也难求”,“

趁早儿老太太还明白硬朗的时节,作定了大事要紧”……

结果,紫鹃惹来黛玉一顿数落——

“你这几天还不乏,趁这会子不歇一歇,还嚼什么蛆。”

“这丫头今儿不疯了?怎么去了几日, 忽然变了一个人。”

之后,紫鹃睡了,黛玉却难以入眠——

“黛玉听了这话,口内虽如此说,心内未尝不伤感,待他睡了,便直泣了一夜,至天明方打了一个盹儿。”

看,“直泣了一夜”,这就是黛玉,她的哭永远是“泣”,而且是长时间的。

2.薛宝钗

整整哭一夜的事,薛宝钗也有过。

第三十四回,薛蟠被冤枉是他告密导致宝玉挨打,他急切间口不择言“报复”宝钗——

“从先妈和我说,你这金要拣有玉的才可正配,你留了心.见宝玉有那劳什骨子,你自然如今行动护着他。”

当面被揭心事,宝钗接受不了,开始罕见地哭起来——

“话未说了,把个宝钗气怔了,拉着薛姨妈哭道:“妈妈你听,哥哥说的是什么话!”

回大观园住处,宝钗依然气难平——

“宝钗满心委屈气忿,待要怎样,又怕他母亲不安,少不得含泪别了母亲,各自回来,到房里整哭了一夜。”

看,同样是一整夜的悲伤,宝钗是“哭”,而非黛玉那样的“泣”。

哭和泣是不一样的。

所谓:有泪有声谓之哭,有泪无声谓之泣,无泪无声谓之号。

3.探春

说完黛玉、宝钗,再说另外两人,探春和湘云。

与黛玉的天生感性和宝钗的城府深藏不同,探春和湘云都爽朗大气,有事也不憋在心里,所以她俩很少哭。

探春哭是因赵姨娘引起。

第五十五回,她在代管荣国府期间,秉公处理舅舅丧事,不肯多给银子发丧。

结果,其母赵姨娘大为不满,跑来指责探春,认为她如今掌权,该多给银子。

这让探春接受不了,给她说了一通照章办事的道理后,不禁为自己悲叹——

“我但凡是个男人,可以出得去,我必早走了,立一番事业,那时自有我一番道理。偏我是女孩儿家,一句多话也没有我乱说的……”一面说,一面不禁滚下泪来。

之后,赵姨娘变本加厉,开始指责探春“忘了根本,只拣高枝儿飞去了”。

这话让探春更为难堪,“气的脸白气噎,抽抽咽咽的一面哭,一面问道……”

看,探春的哭,重在“气”,她气恼亲娘的不堪,气恼命运的不公。

4.湘云

《红楼梦》前八十回,湘云好像没大哭过。

能算哭的,只记得有一次。

第三十六回,有这样一段情节—

“忽见史湘云穿的齐齐整整的走来辞说家里打发人来接他。

宝玉黛玉听说,忙站起来让坐。史湘云也不坐,宝林两个只得送他至前面。

那史湘云只是眼泪汪汪的,见有他家人在跟前,又不敢十分委曲。”

湘云父母双亡,等于寄身叔婶篱下,在家日子并不好过。

但在贾府的日子,作诗,饮酒,她是快乐的。

正因如此,一旦要离开贾府回家,饶是她那样开朗、爽利的性格,都伤心想哭。

不过,不像黛玉的说哭就哭,湘云再难受也只是“眼泪汪汪”。

5.凤姐

王熙凤也极少哭。

林黛玉初入贾府,凤姐拉了她手哭,那是礼节性表悲伤;

贾琏偷取尤二姐事发,凤姐对尤氏大哭大闹,那是折腾人的假哭。

王熙凤的真哭,前八十回中,是下面这两次。

一是哭秦可卿。

第十三、十四回,王熙凤协理宁国府,帮着处理秦可卿丧事。

五七正五日是个大日子,凤姐来祭拜秦可卿——

“凤姐缓缓走入会芳园中登仙阁灵前,一见了棺材,那眼泪恰似断线之珠,滚将下来。”

眼泪如断线之珠,说明凤姐是真哭,不是其他人那样的干嚎,因为秦可卿是其知己,生前二人最好。

另外,这句描写,充满美感,且很符合王熙凤个性。

她是爽利之人,哭也如此,眼泪说来就来,且如珍珠般颗颗滚落,绝对不像黛玉那样抽泣到“满面泪光”。

凤姐再一次哭是因委屈。

第七十一回,邢夫人受其配房费婆子的挑唆,当众给王熙凤难堪,让她放还两个违规的守夜婆子。

这回,王熙凤确实没差错。

但对婆婆的当众羞辱,她没机会反驳,受冤屈也只能憋在心里,因为那天是贾母生日。

书中说——

“凤姐由不得越想越气越愧,不觉的灰心转悲,滚下泪来。因赌气回房哭泣,又不使人知觉。”

王熙凤一直要强,但这回灰心落泪,实在罕见。

6.贾政

贾政也哭?那是!

之所以突然说起他,是因作者有一句特别有意思的描写。

第三十三回,贾政痛打宝玉,王夫人闻讯赶来,却又无法阻止,于是转哭死去的长子贾珠。

书中说——

“王夫人哭着贾珠的名字,别人还可,惟有宫裁禁不住也放声哭了。

贾政听了,那泪珠更似滚瓜一般滚了下来。”

王夫人哭贾珠,不光触动李纨,也触动贾政的悲肠——长子“十四岁进学”,本可继承其父衣钵,奈何早亡……

看贾政之哭,有意思的是作者说“泪珠更似滚瓜一般滚了下来”。

泪珠如滚瓜,非常生动形象,而且符合贾政身份——他是个有泪不轻弹的封建大家长,情到难抑,落泪也是大颗大颗的。

假若他的哭如凤姐的那样“泪如断线之珠”,就不伦不类了。

7.赵姨娘

《红楼梦》作者对赵姨娘极尽贬低之能事,连描写她的哭也用不堪之文字。

第五十五回,弟弟死了,赵姨娘找女儿探春多要银子。

书中有这样的描写——

赵姨娘开口便说道:“这屋里的人都踩下我的头去还罢了。姑娘你也想一想,该替我出气才是。”一面说,一面眼泪鼻涕哭起来。

“眼泪鼻涕哭起来”,这是多么丑陋的画面。

可实际上,赵姨娘是个美人——古代讲究“贤妻美妾”,相貌不好,贾政不会收其为妾且常常在其房中过夜。

而且,赵姨娘年龄也不大,至多30岁出头,比李纨稍长。

如此一个相貌不错、年龄不大的女子,哭起来却被写成“眼泪鼻涕”齐流,可见作者有多不待见她。

8.贾环

还有贾环,也不受待见。

第二十回,他和莺儿玩钱,输了不承认,反而耍赖。

莺儿因此说他小气,不像个作爷的,哪像宝玉那样大方。

这一下触动贾环的伤心事——

贾环道:“我拿什么比宝玉呢。你们怕他,都和他好,都欺负我不是太太养的。”说着,便哭了。

正哭着,宝玉恰巧来了,“问是怎么了”,吓得贾环“不敢则声”,因为“他家规矩,凡作兄弟的,都怕哥哥”。

赵姨娘、贾环母子,虽然可恶,却也可怜:一个被写成哭出“鼻涕”;一个被写成让丫头给说哭,见了哥哥却又不敢哭。

好了,颠三倒四罗列了上面这许多“哭”的细节,有些不知所云。

但不得不佩服《红楼梦》作者的水平,同样是“哭”,不同的人被写出不同的“哭相”——

黛玉是“泣了一夜”,宝钗是“哭了一夜”;

探春是“脸白气噎”,湘云是“眼泪汪汪”;

凤姐是“泪如坠珠”,贾政是“泪如滚瓜”;

赵姨娘是“眼泪鼻涕”,贾环是哭都不敢……

真真大笔如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转载自原创文章: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