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中美竞合︱美国的军费又涨了,欲加大与中俄竞争

原标题:中美竞合︱美国的军费又涨了,欲加大与中俄竞争

近日,白宫公布了2020财年预算,总额约为4.6万亿美元,其中国防预算约为7500亿美元。由于美国能源部等机构需要承担维护美国核武器库的职责,五角大楼并不能获得所有国防预算,它能得到的份额约为7180亿美元。

2019财年美国国会批准后的军费数额为7163亿美元,2018财年则是7000亿美元。虽然在民主党掌控众议院的情况下,美国国会不会让白宫在预算问题上轻轻松松过关,但美国军费实现“三连涨”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从“美国优先”到“军事优先”

在很大程度上,特朗普政府所倡导的“美国优先”成了“军事优先”。青年时代毕业于纽约军校的特朗普笃信“以实力保和平”,这一理念实际上来自冷战时期用军备竞赛“拖垮”苏联的里根总统。

奥巴马执政时期,为了纠正美国国家安全战略过度军事化的弊端、应对联邦债务问题,曾提出五角大楼自动减支计划。然而,这一计划遭到质疑,被认为削弱了美国的军事优势,进而侵蚀了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

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军费一直处于增长之中。尽管美国的联邦债务已经超过22万亿美元,五角大楼仍然能够得到较为充分的财力支持。2020财年的军事预算预计将占美国GDP的3.2%,平均到每天大约是20亿美元。

美国军费的不断上涨,其主要原因在于特朗普政府大幅调整了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宣称美国进入了全球竞争的“新时代”,尤其是将应对与中国、俄罗斯的战略竞争置于优先地位

2018年1月,特朗普政府公布首份《防务战略报告》,时任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在报告发布会上强调,中国和俄罗斯是“修正主义强权”,虽然美国还将继续打击恐怖主义,但“大国竞争,而不是恐怖主义,现在是美国国家安全的首要关注点”。这一文件的主要执笔人、国防部负责战略和部队部署的助理部长帮办科尔比(Elbridge Colby)称,“这份战略报告代表着根本性转变,其重点将是优先准备打仗,尤其是为大国战争作准备。”

值得注意的是, 美国对“中国威胁”的认知愈加深化。2018年3月,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举行名为“全球威胁”的听证会,美国国家情报总监科茨(Dan Coats)、国防情报局局长阿什利(Robert Ashley)等称,中国花费巨资加紧提升太空作战等能力,并在全球范围内利用经贸等手段构建自身地缘战略地位,对美国的影响力构成严重威胁。10月,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福德(Joseph Dunford)毫不掩饰地说,中国是美国面对的“全球性挑战”,美国需要保持强大的军事竞争力。

在国内政争日益激烈的背景下,强化美国军力、应对大国竞争却已然成为一种跨党派共识。2018年11月,由美国国会授权成立的“国防战略委员会”发布报告称,美国有可能输掉与中国或俄罗斯的战争,呼吁美国政府每年增加3%-5%的军费,强化美国在导弹防御、网络和太空行动等方面的优势。该委员会的成员包括国防部前副部长埃里克•埃德尔曼、前海军作战部长加里•拉夫黑德等人,这些民主党或共和党背景的退休高级官员被要求对美国国防战略进行不带党派立场的评估。

加快提升美军战力

虽然《防务战略报告》的主导者马蒂斯如今已经离任国防部长,但现在的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却不遗余力地落实这份报告。沙纳汉曾在波音公司工作过30多年,他在特朗普上台后进入国防部担任二把手,并协助马蒂斯制定《防务战略报告》。今年1月,沙纳汉在他上任的第一天,就对五角大楼的高层官员和所有军种的部长强调,“请记住:中国、中国、中国”。

此番白宫提出的2020财年军费预算再次证明了美国加紧落实《防务战略报告》的决心。新增的大部分经费将被用于提升美军在太空、网络安全等领域的战力,这些领域被美国方面视为与中俄展开大国竞争的关键之处。正如美国国防部副部长格鲁沃•诺奎斯特(Grover Norquist) 所言,“未来的战争将不仅仅是在空中、陆上或海上打响,也会在太空和网络空间爆发,这将极大地增强战争的复杂性”。

在2020财年军费预算中,用于发展太空军事能力的经费约为140亿美元,比去年大幅上涨了15%。美国在应对“太空战”方面正持续发力。2018年6月,特朗普政府宣布成立“太空军”的计划。这是1947年美国空军脱离陆军航空部队独立成军以来,美国武装部队首度成立的新军种。这一举措遭遇一些批评,马蒂斯本人就曾表示反对单独设立太空军。组建新军种的费用相当高昂。据估计,如果按照1.3万人的编制,预计组建太空军的最初五年就需要花费130亿美元。

此外,美国还在2018年12月组建了新的太空司令部,负责组织作战行动并指挥作战力量。国防部还成立了太空开发署,其主要职责是负责研发太空技术并加以军事应用。今年1月,国防部战略能力办公室主任克里斯•尚克在美国航空航天学会主办的会议上表示,虽然美国并没有在太空领域丧失领先地位,但其优势在减少。他还专门列举了2018年全球太空发射情况:中国进行39次发射,美国31次,俄罗斯20次,欧洲8次。他强调称,“中国正在整合特定的新技术,并以比美国更快的速度将这些能力投入使用。这意味着我们需要做出更快的反应。”

未来一个时期,预计美国将会把更多的太空技术用于强化其导弹防御系统,针对中国的一面或会日趋突出。今年1月,美国发布2010年以来的首份《导弹防御评估报告》。特朗普本人专门参加了在美国国防部举行的报告发布活动。他表示,太空是新的作战领域,美国将开发基于太空的最先进的导弹防御系统。虽然特朗普在讲话中并没有提及中国和俄罗斯。但在他之后发言的沙纳汉则明确表示,像俄罗斯和中国这样的竞争对手正积极开发更难被发现、跟踪和摧毁的导弹。

同月,美国国防部下属的国防情报局发布中国军力评估报告,声称中国即将部署世界最先进的武器系统,中国在高超音速武器等军事技术领域已经处于前沿位置。实际上,美国方面已经在推进诸多应对举措,包括美国和日本正在协商在日部署用于新型导弹防御系统的“国土防卫雷达”。这种雷达以及太空传感器还将在夏威夷部署,未来将为位于阿拉斯加州和加利福尼亚州的美国本土导弹防御系统提供情报等方面的有力支持。

在太空之外,网络安全和人工智能也是美国与中国、俄罗斯展开战略竞争的重要领域。在白宫提出的这份防务预算中,用于网络攻击和防卫行动的资金约为96亿美元,比去年增长了10%。过去两年多来,特朗普政府多次明确表示,要大力提升美国的“网络战”能力。从这份预算可以发现,五角大楼将成立新的机构:“联合人工智能中心”(Joint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Center)。2月12日,五角大楼还公布了首份《人工智能发展战略》,称中国和俄罗斯在人工智能研发领域加大投入,正在削弱美国的技术和作战优势。

“军事优先”令人忧心

近年美国不断增加军事开支,这一态势已经引发国际社会的巨大担忧。虽然美国宣扬其他大国对其构成威胁,但从国防支出的实际数额看,美国依然占据绝对优势。2018年美国军事达到创纪录的7160亿美元,是中国军费的3倍,是俄罗斯的10倍。

显然,更多的军费开支以及“军事优先”的政策取向,不仅不会“让美国再次伟大”,还会将世界带入更加危险和令人不安的境地。美国布朗大学沃森国际与公共事务研究所去年12月发布的研究报告称,美国2001年以来在各类战争上花费的费用已经达到约6万亿美元。除了让美国纳税人付出巨大的资金成本,这份报告还估计,约有37万人直接在这些战争中死亡,此外有大约20万无辜平民死亡。美国在中东地区开打的反恐战争带来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最大规模人道主义灾难,伊拉克、阿富汗、叙利亚等国超过1000万难民流离失所,并在欧洲地区引发难民危机。

在2020财年预算中,白宫一方面继续调涨军费,尤其是增加“海外应急行动”(主要是直接用于战争行动)的支出;一方面却将美国教育部的预算削减10%,还在防务预算中列支90亿美元用于修建“边境墙”等“紧急需要”。面对白宫制定的这样一份“账本”,负责审议和批准预算的美国国会议员尤其是民主党议员应该不会感到满意。

-----

作者赵明昊,系澎湃特约撰稿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