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新西兰枪击事件警示:右翼极端分子威胁不可忽视

原标题:新西兰枪击事件警示:右翼极端分子威胁不可忽视

新西兰枪击案致49人死 总领馆:暂无中国公民伤亡

文丨宗威

新西兰遭遇“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当地时间3月15日下午,新西兰第二大城市基督城突发大规模枪击事件。枪手闯进市中心的两所清真寺,对正在参加礼拜的民众进行无差别射击,已造成至少49人死亡

(当地时间3月15日,新西兰基督城,受伤者被紧急送医。)

综合各路媒体的报道,袭击者大致信息包括:

四人被捕(三男一女),其中一人是来自澳大利亚的白人男性Brenton Tarrant;

Brenton Tarrant疑似在社交网络上直播作案经过;

网络流传一份Brenton Tarrant 的“声明”,称移民的到来会导致白人“种族灭绝”,因此要镇压移民、驱逐“侵略者”;

枪手作案工具上写满基督教名人名字,疑似新纳粹有关。

有关枪手的详细背景、行凶动机,还有待进一步的调查,但从目前已知信息来看,枪击案以极其惨痛的教训警告西方国家:右翼极端分子的恐怖威胁不容忽视。

新威胁

最近几十年中,全世界都在把穆斯林极端分子当做头号恐袭威胁来对待。他们用极其残暴、反人类的手段,制造了无以计数的恐怖袭击案,造成大量无辜民众伤亡。

各国政府为此投入巨大的人力和金钱开展反恐斗争,防范穆斯林极端分子的恐怖威胁。从举国之力猎杀本·拉登,到将IS逐出叙利亚和伊拉克,国际反恐斗争取得了不错的效果。总部位于伦敦的独立智囊机构——经济与和平学会发布的全球恐怖主义指数(Global Terrorism Index)显示,自2015年起,恐怖活动致死人数连年下降。

然而,这份报告提到的另一个趋势,却被有意无意的忽视了——右翼极端分子恐怖威胁在上升。2013-2017年间,美国和西欧共发生了127起与极右翼分子相关的袭击事件,造成66人死亡。

(当地时间3月15日,新西兰惠灵顿,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在议会就清真寺枪击事件出席新闻发布会。)

与穆斯林极端分子制造的巨大伤亡相比(2017年全球恐怖活动致死人数为25673人),右翼极端分子造成的人员伤亡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其逐年上升趋势令人担忧。数据显示,与2016年相比,2017年美国此类袭击案上升了17%,加拿大和欧洲则分别上升了50%和43%。

右翼极端分子制造的血案中,最血腥的发生在挪威首都奥斯陆。2011年7月22日,32岁的安德斯·布雷维克(Anders Breivik)制造了连环爆炸和枪杀案,造成77人死亡。布雷维克经常发表极右言论,批评挪威的移民政策太过宽松,袭击当天还发布了极端民族主义宣言。而据多家外媒报道,Brenton Tarrant自称枪击行动是“受布雷维克启发”,想要报复“外国入侵者带来的成千上万死亡”。

(当地时间2017年1月10日,挪威希恩,制造2011年挪威爆炸枪击案的极右翼恐怖分子安德斯·布雷维克出庭,在听证会上行纳粹礼。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一张网传截图则显示,枪手子弹匣上写有用以“致敬”的各国恐袭枪手姓名,其中一人叫Alexandre Bissonnette,是一名在加拿大魁北克制造了恐怖血案的右翼极端分子。2017年1月,27岁的白人大学生Alexandre Bissonnette冲进当地一座清真寺,对正在做祷告的寺内民众开枪,导致6人死亡、18人受伤。

(枪手Brenton Tarrant12日曾在推特上发布了弹药的照片,上面写有多名制造过血案的右翼极端分子名字。)

种种迹象表明,基督城枪击案凶手深受“前辈”右翼极端分子的影响。然而,尽管过去发生过数起惨烈的血案,对于极右翼分子的潜在威胁,各国政府估计仍普遍不足。基督城枪击案后的记者会上,有媒体提问“政府为何对袭击没有作任何警示”时,新西兰总理阿德恩回答说,被逮捕的四名嫌疑人都没在“安全观察名单”上。

《新西兰先驱报》也援引资深安全分析师Paul Buchanan的说法称,自9·11事件后,新西兰情报安全部门一直密切关注穆斯林极端分子的威胁,对右翼极端分子没有足够的重视

“在基督城,右翼极端分子非常明显,他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而且过去十年经常攻击少数族裔人群。”

旧势力

其实在西方国家,右翼极端分子对社会的威胁一直存在。从二战前的希特勒,到美国的“3K党”,再到现在欧洲的新纳粹分子,极端右翼分子制造了一起起骇人听闻的罪行。这些右翼极端分子有很多共同点:

种族主义,白人至上,反移民,崇尚用暴力手段对异民族进行“种族清洗”。

(枪手Brenton Tarrant疑似直播枪击事件。)

如果说20世纪的右翼极端分子,主要针对的是犹太人、黑人,现在的右翼极端分子,则将仇恨目标对准了穆斯林。上述提到的全球恐怖主义指数报告,就对右翼极端分子袭击者画了像:

袭击者主要采取独狼式作案手段,多数人持极右翼立场,是白人种族主义分子,具有强烈的反穆斯林倾向。

今年2月,魁北克清真寺枪击案枪手Alexandre Bissonnette被判终身监禁,40年不得假释。法官在裁决中特别指出,Bissonnette的行为是“有预谋、卑鄙的,是有种族动机的,是对穆斯林移民的仇恨”。

右翼极端分子对穆斯林的仇视,除了根深蒂固的种族偏见,还与穆斯林移民的扩张有关。许多极端右翼分子认为,穆斯林的大量涌入,会导致他们工作被抢,“种族纯洁性”下降。Brenton Tarrant就在所谓的声明中写道,生育率更高的穆斯林移民,会导致欧洲人出现完全的“种族和文化替换”,是对白人的“种族灭绝”。

此外,穆斯林极端分子制造的恐袭,又会导致右翼极端分子以同样的手段进行报复。魁北克清真寺枪击案发生前,当地多个极右翼组织活动频繁,有组织在旅游景点打出“恐怖分子去死,伊斯兰滚出去”的横幅。

基督城枪击案发生后,纽约、洛杉矶等地的清真寺都加强了安保,这也给西方国家提了个惊醒:在全力防范伊斯兰极端分子的恐怖威胁时,同样应予以极端右翼分子足够的重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