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正文

昔日劳务输出大省返乡热!外卖数据折射四川新经济成效

原标题:昔日劳务输出大省返乡热!外卖数据折射四川新经济成效

远离家乡、异地打拼,早已成为了人们对四川这个劳务、人才输出大省的固有印象。但到今年3月,这样的现象似乎正发生逆转。

近日,记者走访成都美团、饿了么等多家外卖配送招聘现场时发现,大批曾经选择在沿海发展的四川籍务工人员开始回流成都。

实地探访

为了啥?这帮人都决定回成都当骑手

“之前在广州工厂工作,淡季收益才两千多,旺季能到四五千,但常常要通宵加班,很辛苦。”做骑手不到一年的唐顺德是个95后年轻小伙。他告诉记者,从16岁开始便到广东的服装厂打工,一干就是7年。直到2017年年底回到泸州老家。“我刚从广东回来,就听说一个老乡在成都赚到钱了。”

唐德顺找到这位老乡唐军,唐军便介绍他到成都来当外卖骑手。“我不怕吃苦,就怕挣不到钱。”唐德顺说,2018年6月之前,他在广州、厦门都待过,不仅工作环境不好、劳动强度高,而且工资也不理想。据唐德顺介绍,在广州一家服装厂上班时,工作时间是“早8晚10”,加班到凌晨也是家常便饭。并且工作枯燥、乏味,“每天都是看着表熬时间,一个月下来工资最多才4000多元,少的时候2000多元也领过。”

“刚开始路线不熟悉,第一单就送错了地方。”2018年6月开始做外卖骑手的唐顺德并不是一帆风顺,他回忆到8月份的暴雨季时,虽然单量猛增,但是因为暴雨送货并不容易,常常摔跤滑倒。但也有收获的喜悦,唐顺德告诉记者,最高的收入是春节前一个月,跑了1280单,挣了11000多元。

为什么选择放弃广州回到成都?

唐顺德认为很重要的原因是归属感。“在成都上班更有家的感觉,更有归属感。”他告诉记者,身边朋友都说四川话,真的很亲切。以前只有过年才会回家,甚至有时过年都不回家,现在随时都可以回家,而且路费还比较便宜。

同样的感触也发生在张华斌身上。80后骑手张华斌2016年底回到成都,此前他曾在浙江打工13年。“过去我是厂里一个普通操作工,每月挣3000块钱,现在努力跑单可以挣到1万元以上,少的时候也有6000-7000元。”张华斌告诉记者,来成都工作不久,他就把妻子和孩子也接到了成都,现在妻子在家附近的奶茶店打工,两个小孩在成都上学。

“之前在比亚迪工厂打工,经常一干就是10多个小时,一个月能放一天假就不错了。”从2018年7月开始成为美团骑手的普顺才年仅23岁,回忆起之前比亚迪工厂打工的经历,给他最深的印象是工作强度大,他告诉记者,在工厂都是两点一线的工作环境,有时连续工作12小时,不缺勤的情况下最多能拿到4000元左右工资。

数据说话

劳务输出大省正呈现返乡就业热潮

骑手唐顺德、张华斌以及普顺才从沿海务工选择返乡就业并不是个例。

记者注意到,2018年最后一周饿了么蜂鸟发布的《2018外卖骑手群体洞察报告》,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一现象。

数据显示,47%的骑手来自中部地区,35%骑手来自东部地区,18%来自西部地区,骑手正从全国各地向一线、新一线城市流动,而其中成都数据颇为亮眼,骑手数量紧追上海北京,位列全国第三。

另外从饿了么成都骑手的籍贯省份来看,89%的成都骑手来自四川,同比去年提高了6个百分点,本省就业比例在全国排名第三,远高于全国44%的平均值。

而值得关注的是,饿了么外卖77%的骑手来自农村,安徽骑手人数排名第一,其次是河南和四川,占比均在10%上下,同时籍贯来源前十的县城中,四川德阳中江县也包含在列。

报告中一项数据也颇有亮点,全国有9%的骑手活跃在外卖配送第一线,他们的年龄集中在24到33岁,女性骑手占比前十的城市中,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排名第四。

同样的趋势也出现在美团骑手报告中,根据近日美团研究院发布的《城市新青年:2018外卖骑手就业报告》显示,GDP高的省份,骑手数量也相对较高。

而从全国范围看,有53%的骑手选择在本省省内工作。2018年,四川省的同省工作骑手比例高达89%,远远超过全国平均水平。 从数量上看,截止到2018年12月31日,四川省本省骑手数量较上年同期增长20.4%。

同时报告显示,全国832个贫困县中,美团外卖平台骑手覆盖781个,2018年带动贫困县67万骑手就业(有单骑手数基准)。省份方面,来自安徽省和河南省贫困县骑手数量最多,数量均超过8万人,四川省排在第三位。

四川作为以往的西部劳力输出大省,近年来正呈现返乡就业热潮。

对于返乡就业潮的现象,记者在成都市总工会也得到了印证。成都市总工会保障部部长王严告诉记者:

“2015年后,成都的返乡就业、创业现象开始显现。

一方面是因为中西部欠发达城市的经济发展水平与沿海发达城市差距在缩小,另一方面,成都就业机会增加,收入水平提升,家乡的就业环境更加有吸引力了。”

行业观察

招才引智、天府绿道催热成都新经济热度

这些年轻人究竟看中了成都哪些优势?

对此,成都美团骑手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今年节后招聘季,一个明显现象便是返乡就业骑手增多,从平台目前了解的情况看,离家近和薪酬待遇有竞争力成为返乡就业青年选择做成都骑手的重要原因。”

而负责饿了么成都骑手招聘的王磊则说,“今年春季招聘期间,很多来咨询的人都有在外地打工的经验,想回到成都做骑手,一是因为做骑手收入有保障、时间自由,二是也可以照顾家庭。”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分析,从行业角度看,新零售品牌接连落地以及配送产业纵向深入到各行各业,产生如24小时送药、星巴克“专星送”专属配送等新业态是催热成都物流配送市场的重要抓手,而行业背后的成都人才“磁铁”效应以及宜居环境等政策则成为核心支撑。

记者留意到,从普顺才、唐顺德入职成都骑手的2018年6月开始,正是美团、阿里、京东、苏宁等一众互联网巨头密集拓展成都新零售市场的重要节点。

根据红星新闻2018年7月的报道,一个月不到,盒马鲜生就在成都连开了四家新店,而近半年来包括京东7FRESH、苏鲜生、超级物种等新零售品牌也开始在成都加速拓展,从而延展出更大的物流配送市场。

再将视野放大,自2017年7月推出了被称为成都史上最强人才新政的“成都人才新政12条”后,新政不断吸引大量“蓉漂”落户。

根据成都市科技局此前消息,2018年,成都建成市级以上科技创新创业载体200家,校院企地落地项目223个、协议金额2800亿元,万人有效发明专利22件,全年有效国家高新技术企业突破3000家,实施人才新政吸引超过25万人落户成都。

而红星新闻记者查阅成都市统计局官网2017年和2018年数据发现,2018年成都市常住人口较上年增长28.53万人,城镇常住人口较上年增长41.24万人,户籍人口较上年增加40.72万人。

人才不断涌现的背后是成都新经济日益增长的现实需求,近年来,阿里巴巴、支付宝、腾讯等知名互联网人工智能公司纷纷把未来新兴业务布局成都。

中央党校教授汪玉凯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过去是“孔雀东南飞”——人才和劳动力涌向东部沿海和发达地区,近年来开始出现“孔雀开屏”,很多人愿意在省内以及中西部中心城市聚集、扎根。

在宜居生活领域,成都也走在了全国前列。

2017年9月,《成都市天府绿道规划建设方案》正式对外公布,1.69万公里的天府绿道体系逐渐向全市铺开绿网,截至2018年底,成都全市已建成各级绿道1914公里,天府绿道总体达到2607公里。

这正如近日举行的成都加快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城市推进大会上阐述的那样,要把成都建设成为一个有“高颜值”“生活味”“国际范”和“归属感”的城市。

红星新闻记者 杨程 摄影报道

编辑 张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