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教师夫妇有偿给学生补课被举报,为女儿高价请名师补课现奇葩事

原标题:教师夫妇有偿给学生补课被举报,为女儿高价请名师补课现奇葩事

原题:《“老王锤掏老王眼”的补课》

作者: 曹永亮

民间有句俗语叫“老王锤掏老王眼”,意思是“自己的物或钱换一种方式给自己”。

就像被很多一线老师诟病的“绩效工资”:本来是该平时分散发放给老师工资的一部分,却非要到年终“水过地皮湿”比一下“差别劳动”,让基层领导和老师都生生气吵吵架后再发,化“零”为“整”绕弯发而已。这就是现实中教师工资的“老王锤掏老王眼”,其它的种种“掏老王眼”,可以此类推。

最近看一报道,某地某中学的一对教师夫妇,有一个独生的女儿。夫妇俩平时对孩子娇生惯养,对孩子的要求百依百顺。到上高中了,成绩仍很一般,夫妇俩感到有些头痛。

出现这种情况,这对教师夫妇深感焦虑:就这么一个女儿,我们两口子还都是教师,孩子成绩上不去,对孩子和外界都没法交待呀!

于是,被“逼上梁山”,这对夫妇孤注一掷地豁出去了:花高价请名师给孩子补课!

本来在事情的“萌芽”阶段,如果他们两口子老早高度重视孩子的学习,“近水楼台先得月”地处理问题,是不该出现今天这种被动局面的:他们两口子一个是物理老师,一个是数学老师,都是增分快能“挣钱”科目的老师。

关于孩子的学习,他们两口子认为父母的遗传素质都不差,孩子又生长在教师家庭的教育环境中,孩子就是无意中耳濡目染轻描淡写地学习,成绩也差不哪去。所以,对于社会上铺天盖地的“补课”,他们夫妇一直置若罔闻,从来不想给孩子补课的事。不仅如此,他们还很看不起那些课堂上心猿意马下课后急忙朝“培训机构”跑的老师,认为他们是“罗锅子上山-前心重”,是“图财害命”的老师。

可现在,女儿的成绩成了这个样子,班主任多次打来电话,要他们夫妇想想办法给孩子补补课,不然孩子三年后考上重点的希望不大。

无奈之下,就一个宝贝女儿,不可能不爱。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两口子决定从重点高中花高价找名师给女儿“一对一”地补课;同时,为了解决女儿高昂的补课费问题,夫妇俩豁出去,也不顾什么脸面和“教育贞操”了:打算利用自己的一技之长驾轻就熟地找对口的初中生补课。

政策制定好了,马上就开始实施。

从女儿高一下学期开始,女儿被补课和他们夫妇给别人家孩子补课“双管齐下”的“补课”活动同时进行了。

孩子被别人补课需要支出费用,而自己给别人补课又会获取费用。两年半的时间,他们给别人补课的收入和女儿被补课的支出费用基本是持平的:为女儿共花了十五万七千多元,而他们两口子给初中学生补课挣回来共十四万八千多元。

功夫都没落空地,“一份汗水一分收获”:女儿应届高考理想地考上了一所京城的“211”大学;他们夫妇因后来给别人“补课”有点太肆无忌惮了,被家长举报。结果,他们被有关部门处理:两口子每人分别被降一级工资。

吃过现在“大棚菜”的人都知道:个把月出棚的“新鲜”蔬菜,虽然速成,但激素用的多,所以吃起来,根本就没什么“菜味”。

大学上了一学期,女儿放假回家,在家里愁眉苦脸的。父母见状,忙上前关心:

“怎么了?孩子,谁欺负你了?还是哪儿不舒服?”

谁知女儿含羞地哭了起来:“下学期我不去上学了!”

女儿的话,如晴天霹雳,夫妇俩惊呆了:“怎么?你在学校犯什么错误了?”

“没有,没有,我跟不上班!”说完女儿进了自己的房间。

两口子迎接女儿放假回家过年的喜悦,被女儿的一句哭话给彻底粉碎了。夫妇俩于是陷入了痛苦的沉思:是继续给女儿“补课”?还是同意女儿退学?

冬天的斜阳被一片灰色的云朵遮住了,寒冷的北风呼啸着从门缝挤进这个三口之家:夫妇俩正在瑟冷痛苦地考虑着下学期女儿的求学出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