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这部电影突破了港产片尺度

原标题:这部电影突破了港产片尺度

2019年第3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入围名单于2月份已经公布。

在接近40亿票房的《红海行动》和突破10亿票房的《无双》面前,豆瓣只有不到2000人看过的《翠丝》显得很冷门。

可就是这部《翠丝》已经在台湾金马奖,抢下了一个最佳男配

这部新人导演李俊硕的处女作群星璀璨,已然不像通常意义上一个新人导演,会选择驾驭的格局。

更令人吃惊的是,本片获得了最佳编剧、最佳男主、最佳男女配等重量级提名,这还不包括最佳服装设计、最佳电影音乐、最佳美术指导等奖项的入围。

九项提名,这让这个扎实的剧本提前获得了肯定。

面面俱到是一种态度,也是一种实力。

这部挂着彩虹旗的跨性别题材故事片,是香港电影在同性电影之路上的一大进步。

电影里展现了四种性别:男性,女性,男同性恋者,跨性别者。

人与人的关系看似简单平静,却蕴含无穷波澜。

翠 丝

Tracey

(2018)

导演: 李骏硕

编剧: 舒琪 / 李敏 / 李骏硕

主演: 姜皓文/惠英红/余香凝/周祉君/吴肇轩

豆 瓣6.6/ 10

IMDb6.5 / 10

单看阵容,除了捧得金马最佳男配的袁富华以外,姜皓文、惠英红、葛民辉、梁舜燕等大家耳熟能详的实力派演员的加入,让这部电影听起来并不像是一个处女作。

去年拿下金像奖最佳男配的姜皓文今次饰演「里面是一个女人」的跨性别者。

从前期的内敛隐忍到后来的爆发最终的学会「爱」自己,年过半百的他,在戏里戏外都需要与自身磨合。

▲姜皓文饰演佟大熊/Tracey

2017年凭借《血观音》刚刚拿下影后的惠英红,退出打了一辈子的江湖,在电影中饰演男主名义上的妻子——一个只想安安分分做个「师奶」的家庭主妇。

▲惠英红饰演太太安宜

香港电影人一贯扶植新人,但无论是老炮导演提携新人演员,还是实力演员力挺新锐导演,重要的,仍然是电影剧情与角色的成熟度。

能拉动如此实力的阵容,已经证明他具有打动人心的力量。

纵然作为一部处女作来讲,他有很多生涩的地方。但从宽容的角度来讲,未必不值得细细品读。

用彩虹色填补一个空白

「母亲啊,我听见,稻谷堆,风在吹。我长大,会不会,去远方,成为谁……」

前几日在《歌手》节目里听杨坤带着一群孩子唱出这样的句子。

这首歌名叫《长子》,但合唱团的孩子们却并没有唱这份责任。还没经历变声期的男孩儿女孩儿声音都是一样的稚嫩、高亢、清澈。他们只是在寻找自己的孩子。

每个人都生在谷底,而认知是一座高山。

「去远方,成为谁」,这几乎是人一辈子的意义。

性特征,内心认知,社会认知,当生命绽放成一个误会,你选择去成为谁呢?

在电影《翠丝》中,导演给了这个「谁」一个答案:Her name is tracey.

跨性别者是香港电影题材上的一个突破,用彩虹色填补了一个空白。

几十年前就拍出《春光乍泄》《美少年之恋》的香港,并不缺少性别题材电影的冲击。因此才成为沃土,滋养新的生命。

▲《春光乍泄》,1997

与之前关于性别题材片子的浪漫爱情故事相比,除了跨性别者这一个突破之外,这部片子的社会意义更加的重。

导演李俊硕是新人,但他本人早已公开出柜,曾经常采访边缘人群,在剑桥大学读书时,更是深入了自己对性别的研究。全香港他算是最适合做这个题材的人了。

从社会现象的角度去分析性别、爱与家庭,这部电影与受到热议的台湾电影《谁先爱上他的》似乎有异曲同工之妙。

▲《谁先爱上他的》,2018

有人觉得这是香港版的《丹麦女孩》,但除了「跨性别」者之外,这两部电影的相似之处并不多。

《丹麦女孩》更像是一部写人的散文,而《翠丝》则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记叙文。

▲《丹麦女孩》,2015

相比于「艾纳」那份灵动与不凡,「大雄」实在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甚至有些笨拙的「群像」的缩影。

他每日悄悄在黑暗里与自己的身体对话,脱下社会责任做几分钟自己。

即使「莉莉」在「艾纳」时期也曾结了婚,但她更像是一个没有入围城的少女。而「翠丝」在「大雄」时期,则是一个真正的「长子」,他面对更多的压力。

比利时电影《女孩》也同样是讲挣扎在性别认知边缘的人。

▲《女孩》,2018

从生命时间轴上排序,《女孩》在青春期,《丹麦女孩》在青年期,而《翠丝》则是彻头彻尾的中年故事。

《女孩》有一直支持陪伴她的父亲,《丹麦女孩》中的「莉莉」直到死亡都爱他的格达尔,《翠丝》却只有一个去世的阿正,和多年未曾见面的「打铃哥」。

直到「打铃哥」将多年前求到的「菩萨」送给男主,他才知道,自己其实也被爱了很多年。

说性别不如说性格

对性别的过分在意,其实像是一种过敏。

我们都需要更多的故事或者艺术作品,来使自己脱敏。

这部电影并不仅仅是讲述跨性别的爱情。而是放在社会关系中,把它当作一种「现象」。

电影的前半段,导演在不断的制造人物之间的矛盾,而后半段则致力于化解矛盾。

电影中有四种性别,矛盾却不仅仅是性别。

如果分两层来讲,其中包含成年人与年轻人的矛盾,以及性别之间的矛盾。

主人公自我认知与天生性别的挣扎是主要矛盾,而这个矛盾体现在家庭中,是对妻子的冷漠。

主人公与阿邦的矛盾,则是无所畏惧的年轻人的被磨去棱角的中年人的矛盾。

这组矛盾还有一个支线,是主人公儿女和妻子之间的母子矛盾。

除此之外还有姐弟,主人公儿子与女友,主人公与女婿等纷乱复杂的种种矛盾。

所以在这部片子中,如果单看男主角的个人爱情史,就比较片面了。我们不防把所有的这一切都当成是一种性格,这样看来,电影中的每个人都更加鲜活了。

内敛隐忍,学不会与自己相处的主人公。

叛逆未过,想要对抗社会的主人公儿子。

外刚内柔,刀子嘴豆腐心的主人公妻子。

有点自以为是,从甜蜜生活跌入无尽痛苦的阿邦。

温柔,通透,平静,开朗,善良的长者,打铃哥。

人物性格的不同使得打铃哥和主人公又有不同的人生际遇,由此可见导演的细腻。

其实生活中每个人不也是如此吗?

倘若我们将生物学的性别都划归到心理学上的性格,那么就更容易理解:每个人都不同,也是也没什么稀奇古怪。

无论何种性别或性格,大千世界谁不孤独呢?

满园春色的演技

角色的塑造其实与剧本逻辑和演员演技都密不可分。好片如此,烂片也是如此。

观众们经常批评流量小生和小花没有演技,其实有些时候,人物逻辑不通导致人物根本不成立,那么演员该如何去「塑造」呢?

《翠丝》这部片子,几大主演甚至是客串的演技都很出彩。

姜皓文无疑是最难的那一个,几乎所有矛盾的中心都是他,最痛苦最挣扎的也是他。

由于电影时常的限制,导演在片子中没有把他的痛苦刻画的足够细致,以至于他收的略紧,没办法充分打开。

但前后两部分人物心情的扭转,他却刻画的十分清晰。

终于成为彻头彻尾的女性的「她」,将自己收着的少女心撑开,「她」的娇俏、明媚实实在在,并不牵强。

惠英红始终有一份侵略性极强的美,端庄、英气,叫人怎么都无法忽视她。

强势的她可以厉声讲出「这个屋子里的人不可以有性欲」这样蛮不讲理的话。

脆弱的她又可以缩在飘窗里独自饮酒,被儿子逗得又哭又笑。

而当她拒绝在所谓维护社会和谐的名单上签字之后,你又发现,她其实也很开明。

在放下了对于「丈夫」的执着之后,夜色中的她,亭亭玉立。

少年「大雄」的小男生顾定轩,不亚于任何同性题材的主角。

他甚至不用化妆,只要对着镜子满怀幻想的触摸自己的身体,轻轻勾起嘴角,你就可以认同他内心的性别。清纯,害羞,温柔。

梁舜燕客串的主人公母亲,在最后一刻轻轻摸着「女儿」头发说,「妈妈知道你辛苦了」的时候,我竟然也像个被妈妈安慰的孩子一样哭了。

整部片子人物可信度最高,演技也最出彩的还是袁富华老师的「打铃哥」。

他捻起手指轻轻唱「我本是女娇娥」的时候,多少人梦回《霸王别姬》。

而当他画好了妆,对着镜子颤动双眼的时候,这个角色真的活起来了。那一抬眼,止不住的惊喜,让人动容。

袁富华老师通过「打铃哥」这个角色拿下最佳男配,不可谓不实至名归。可细细想来,难道他不能拿最佳女配吗?

前段时间,「大喜哥」的故事传遍整个互联网。这个终于找到自己的老人,不正是真人版的「打铃哥」吗。

到头来还是电影里那句话「做人,过得自己,过得人」。

紫色、绿色和蓝色

这部电影的美术几乎是教科书级别的。

从「打铃哥」化妆之后的风情万种就可见功力与审美。一闪而过的戏曲妆容也十分到位。但这部电影最出色的,是对于色彩的运用。

尤其是紫色、绿色、和蓝色。

电影片头的「翠丝」二字运用轴对称的红色和绿色,结尾处却换成了红色和紫色。

在彩虹旗当中,绿色寓意「自然」。因为LGBT人群没有什么不一样,是天然而合理的客观存在。

紫色,寓意「精神」。在这部片子里,紫色更意味着自我认知与一点反抗。

主人公和打铃哥一直与紫色相伴。紫色毛衣,紫色女士内衣,紫色外套,还有打铃哥一直带着的紫色围巾。这些不同质感,不同饱和度的紫色传递着角色内心深处的渴望。

阿邦的出场就是一身灰绿色的风衣。那绿色就像他本人一样,自然生长,倔强,生机勃勃。

阿正也是绿色的。他把青山绿水最终变成浪漫的艺术幻想。

蓝色无论在哪里都是一种情绪化的颜色。

1993年的《红白蓝三部曲之蓝》更是将这种颜色延展到极致。

那是一种摄人心魄的蓝,一种歇斯底里的呐喊。

所以当主人公彻底激化矛盾,把自己沉浸在蓝色的浴室当中,不需要过多的词语与声音,只需要无边的深蓝。

8分的电视剧与7分电影

这部片子的剧情推动,需要依赖于激化矛盾和解决矛盾。

而这种手法更常见也更适合于电视剧。

故事剧本塞的太满,人物较多,而受制于电影的时长,没办法更加充分的挖掘「转变」这个期间的人物内心。

电影中的人物都有丰富的故事,但作为一部电影来说,实在是太过丰富了。

作为新人导演,去拿捏这样一个复杂的叙事电影,难免有些生硬,也有点主题先行的意思。

但人物又实在有趣,哪怕是阿俊医生、主人公女婿和女文身师这样小小的角色,也让人有想要更加进一步了解的冲动。

而家庭感永远是香港电视剧最有吸引力和凝聚力的部分。

倘若这部片子拍成一个更加细腻、幽默、有趣的电视剧来,也许传播度会更加广也更加容易深入人心。

但电影导演的用心以及温柔浪漫的情怀,已经在电影的每个小细节当中凸显无疑了。

这部现实题材的电影最终有一个浪漫的结局。这是导演的温存,也是一种善良。

他没有去试探人性的底线,没有过分的去激化人与人之间的矛盾,电影结局比较理想化,让人觉得舒服。

与为了深刻而悲剧的人性电影相比,我更愿意去欣赏这种新人的理想主义。

因为人性是什么,其实每个成年人都知道。

作者 ✎ Ola

编辑 ✎ 斯特辣不耐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