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地久天长》:沉重的爱,绝望的孤独

原标题:电影《地久天长》:沉重的爱,绝望的孤独

近三个小时的电影,片名最后才出现。而点题的一笔,是20世纪八十年代初,在筒子楼里偷偷摸摸的一次小型舞会。

留着阿飞头、戴着蛤蟆镜、穿着喇叭裤的张新建,与女友高美玉跳完快节奏的交际舞后,播放了舒缓的、源自苏格兰民歌的《友谊地久天长》。

知青返城时曾播放过的舞曲,让刘耀军、沈英明回忆起那些生离死别、泣不成声的场面。

友爱能地久天长吗?

刘家和沈家的孩子(刘星、沈浩)恰巧同年同月同日生,形影不离,两家一起庆生,其乐融融。

一次水库边的玩耍,沈浩无意中把刘星推入水中,致后者溺水而亡。

悲剧压在两家人身上,跨越了二十多年。

这期间,刘家不堪精神重负,举家迁往南方一个偏僻的渔村,领养了一个与刘星相像的男孩子。然而叛逆期的假刘星留给刘耀军、王丽云夫妇的,只有更大的痛苦和烦恼。

除了生活的意外和不幸,导演王小帅有意识地将社会对人的影响融汇到工厂高音喇叭,制造背景音的嗡嗡声,传递着计生政策、职工下岗通知、甚至严打通报。

在人承受生死离别的伤痛之外,还有时代留下的绳索。

在双重压力下,主人公的自我属性渐渐模糊了。除了儿子和养子,他们的爱竟失去了方向。

时间停止了。

画面中经常出现的,是刘耀军的酒瓶子,以及王丽云无神的目光。

刘耀军在孤独中买醉,王丽云在绝望中自杀(被及时抢救)。

导演王小帅与他的第六代同行张元、娄烨、管虎、贾樟柯等,把镜头聚焦在被伤害的心灵上。

西方人锤炼自我,彼此疏远到连父母、儿女都是保持距离;中国人相互依赖,紧密到不分你我。

而到头来,中西一体,只有孤独为伴。

作者简介:赵刚(Andrew)

国际教育知名观察员,北京城市广播特聘教育专家,英国格拉斯哥大学MBA,获评网易号“2018态度风云榜年度耕耘作者”、腾讯教育“2017年度最具价值自媒体”、搜狐“2016年度留学类自媒体人”,撰写出版《留学的逻辑》《到英国去》等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