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20世纪最伟大的服装设计师,终身未婚,却是最懂女人的男人

原标题:他是20世纪最伟大的服装设计师,终身未婚,却是最懂女人的男人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公众号「LicorneUnique」(ID:LU-Paris)。

1919年,神秘的占卜师在法国街头物色了一名颇有眼缘的少年,留下几句预言便转身离去。

“成年后你将历经无数艰难岁月,

但女人会是你的福星。

你将通过她们排除万难,

获得自己想要的一切。”

万物之初

短短几句预言里,涵盖着这个懵懂少年的一生。而他,就是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1905年1月,迪奥诞生在位于法国北方的港口城市,格朗维勒。爸爸是名优秀的商人,母亲是来自巴黎的时髦女郎。

家族照中身穿着海军服的小迪奥,1912。

迪奥故居“Les Rhumbs”

年幼时,迪奥常与母亲在两人共同布置的花园中漫步。 眼见母亲对花艺的喜爱,好学的小迪奥便不停钻研着花园里的各类植物,并记下他们的名称。生活中细枝末节,都无形中滋养着他。

在花园中认真阅读的小迪奥

宅邸花园中盛放的玫瑰,后期在迪奥的设计中成为重要性标志。

成年后,他在父亲的安排下进入巴黎政治学院学习,或许是受母亲性格中的浪漫元素影响,他对冰冷的外交条例毫无兴趣。却对艺术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热情,求学间灯红酒绿的时光里,他与艺术圈许多关键人物成为了至交。

位于巴黎博艾西街尽头,迪奥与友人合资的画廊Galerie Jacques Bonjean。

眼见多年过去依然在政治领域毫无建树的爱子,父亲选择了妥协。毕业后,迪奥在家族资助下开设了一家小小的画廊。画廊虽小,却代理着毕加索、雅克布·梅迪、达利、保罗·斯特里特等现如今举世闻名的艺术家作品。

画家Paul Strecker笔下的迪奥人像,1929。

1931年,西班牙超现实主义画家萨尔瓦多·达利的经典之作《记忆的永恒》,便在迪奥的小画廊中,首次展出。

达利《记忆的永恒》,1931。

炙热的艺术再次燃起了他对生活的热忱,不想这位年轻气盛,意气风发的画廊主,竟在而立之年被裹挟进美国大萧条的漩涡中。父亲宣告破产,画廊倒闭,不久后双亲相继离世。

年少的迪奥先生

他失去了眼前的一切。

厚积薄发

生活却从不因灾难来袭,而停止运转。为了维持生计,迪奥凭借优秀的绘画功底,进入服装公司成为学徒,依靠设计手稿为生。辉煌生涯中的起点,就在这个看似低谷的时期悄然拉开了序幕。

迪奥手稿中流畅的笔触

待到在时尚圈小有名气时,迪奥已是不惑之年。1946年,他终于迎来自己的首位投资人,“迪奥高定时装屋”在尊贵优雅的蒙田大道面世。装潢以灰白砖墙与路易十六风格为主,一切水到渠成。

迪奥曾表示,第一次路过蒙田大道30号这套别致的宅邸时,就觉得该建筑犹如天赐注将属于自己。在品牌创立后的七年间,他陆续将整栋宅邸进行合并,包含28座工坊,员工近千人,成为品牌心脏地带。

THE NEW LOOK

1947年,历经战争蹂躏的欧洲百废待兴,时尚行业基本处于停摆状态,女性服装主要依赖布票供给,以棉麻和利于活动的军装式宽松版型为主。

1940年代的巴黎女性

眼看女性柔美的身姿被束缚于宽松而简单的服装,迪奥想起了优雅美丽的母亲。这个世界应该给予女性充分尊重,作为一个服装设计师我为什么不让她们像花儿一样绽放呢?

画图中的迪奥

于是,一场震惊全球时尚界的首秀在1947年2月12日,来临了。当第一位模特缓缓走出,在场观众都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模特们穿着修身的夹克,纤细的腰身下是一袭外放的华美长裙,柔和的肩线,紧收的腰部,让女性如花朵般绽放。90件华服展示完毕后,观众不约而同地起立,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1947年2月12日迪奥首秀上的身穿“新风貌”套装走秀中的模特。

费加罗关于迪奥首秀的大幅报道,1947。

美版芭莎主编评价这些作品:是时装史中不曾出现的“新风貌”,很快“新风貌”传遍世界。

“新风貌”具有两大造型特点,一是优雅的肩线,二是纤细的腰身。利落合体的西装上衣,与浪漫的裙摆相结合,完美实现了休闲与礼服的灵动切换,将女性的优雅发挥得淋漓尽致。

迪奥手稿中描绘了如花一般的女性,肩部柔美,上身丰腴,腰肢纤细如藤蔓,裙摆宽大如花瓣。

迪奥新风貌系列经典套装,该系列作品在早期都采取了对称设计,“束腰礼服(Bar Suit)”搭配大摆长裙,给买家以轻松视觉反应,1947,现藏于大都会博物馆。

迪奥模特身穿新风貌套装漫步在巴黎街头,1947。

新风貌系列使色彩喷涌迸发,也激起了女性们重新打扮的欲望,身穿迪奥套装的时髦女郎们走在街头,夺人眼球。

新风貌系列女装如一束强有力的亮光照进了二战后的时尚界,给战后的女性们带来了希望,花冠系列一经出现便好评如潮,不久便被抢购一空,“迪奥时代”自此正式到来。

迪奥时代的来临

在设计风格正式确立后,迪奥不断思考着,如何让女性们变得更加优雅从容?于是这位“布料的雕刻家”,随后又发明了A型、H型等大量独创服装廓形,不变的是精致的剪裁和奢华的面料,每季新款都让女人们无力抗拒。

迪奥“H”型也有人称其为“Flat”line扁平型(高胸线低腰线直板侧面)连衣裙,强调女装的活动性,但更为简练朴素,1954秋冬高定系列。

摄影师Horst P. Horst为《VOUGE》拍摄镜头下的迪奥裙装,不堪一握的细腰是最先抓住人们视线的地方,1952。

迪奥设计的塔夫绸刺绣亮片羽毛裙”维纳斯“,裙摆如花瓣层层叠加,1949-1950。

极尽奢华的细节图

除版型创新外,童年记忆中的花卉也成为了迪奥设计中的重要元素。那个在树下翻阅花卉科普的少年仿佛从未离去,娇艳的玫瑰,清新的铃兰,都被浑然天成的融入在了每个系列中。

迪奥对与花卉的热爱来自于母亲

迪奥Couturier des Reves展览中以玫瑰为主题的晚装设计,象征着他和母亲在宅邸培育的玫瑰园。色彩、形状多样的花瓣,是他对家人的重要回忆。

身穿迪奥玫瑰印花礼服参加舞会的著名法国女星碧姬·芭铎,1957。

迪奥“Muguet(铃兰)”连衣裙1957高定春夏。

不论是为时装界带来全新审美规则的新风貌套装,还是让人心动的迪奥高定礼服,每款设计都涵盖了迪奥对女性的尊重与热爱。也正因如此,从王公贵族,到社会各界名流,都以身穿迪奥高定为荣。

玛格丽特公主在21岁生日当天,身穿梦幻的迪奥高定白裙出现在摄影师塞西尔.比顿镜头下,她表示这条裙子是自己的最爱,1951。

黛德丽身着迪奥高定礼服,1951。

黛西·法罗身着迪奥豹纹长裙参加欧洲富豪唐·卡洛斯的威尼斯假面舞会

迪奥工作人员为伊朗公主苏拉娅缝制婚纱,1951。

不同于热闹的秀场,迪奥的私生活却十分低调。“让世人聚焦自己的设计,而非创始人本身”是他的工作原则,想了解更多迪奥的灵感来源,或许只能走进他家中看看。

生活中的迪奥美学

“在与自己格格不入的房屋里生活,简直像在穿别人的衣服。”迪奥先生曾在回忆录中,提及居家装潢与自身个性切合的重要性。毫无疑问,他将自己不凡的审美带进了生活。

迪奥在位于巴黎十六区Boulevard Jules-Sandeau的寓所中喝咖啡读报,墙上那幅由Bernard Buffet为迪奥创作的肖像画如今回到了位于巴黎的专柜。

走进位于巴黎十六区Boulevard Jules-Sandeau的寓所,随处可见迪奥对艺术的热爱,及不俗的收藏品味。路易十六新古典主义的隽永大气,拿破仑帝政风格的气势恢宏,都是受迪奥青睐的装饰元素。

在室内设计大师Georges Geffroy的帮助下,迪奥完成了私人公寓的装潢。

在这座以路易十六时期新古典主义风格为基调的公寓中,布满了迪奥的古董收藏:精致的塞弗尔瓷,錾刻着细腻铜鎏金装饰的古董桌,路易十六安乐椅,华美的枝状吊灯...处处皆是旧时光的痕迹。

我们可以在迪奥富丽堂皇的会客沙龙里,看到新古典主义和帝政风格元素。

和挚友一起用餐时精致小巧的桌子摆放于家中。

迪奥的餐桌上呈现了三种不同深浅的白色,帅气的管家在一旁提供贴心服务。

除了有深厚历史背景的古董,当代艺术也同样深受迪奥喜爱。在他的家中,可以看到亨利·马蒂斯的画作、哥特风挂毯与文艺复兴时期的青铜器和谐共处,奇妙的“混搭”展现了他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由Georges Geffroy设计,位于巴黎十六区的寓所。

位于巴黎十六区寓所中的客厅和餐厅

“我的品味容纳了各式不同元素,且融合得不着痕迹,这比所谓的高级更重要。与其让室内的设计看上去一丝不苟,我更喜欢由屋主的奇思妙想所构成的个性装潢,更能彰显主人的特性。”

—迪奥

极具东方风情的壁纸,也是家中不可或缺的点缀。而迪奥对东方元素的热爱最早可以追溯至其母对于浮世绘的收藏。他曾表示自己童年最常做的一件事情就呆在家,聚精会神地观看浮世绘大师喜多川歌麿和葛饰北斋的画作。

迪奥家中为客人准备的吸烟室,背后是极具东方风情的花鸟。

迪奥先生在位于巴黎的公寓中,1954。

艺术中,见优雅和高贵

年少时在巴黎求学的岁月,毕业后成为画廊主的旧时光,让迪奥和艺术结下不解之缘。即便转行后成为受万人追捧的设计大师,他依然和艺术家友人们保持密切往来,布菲和夏加尔为他绘制肖像画,法国音乐家Henri Sauguet以他的设计为灵感写下“迪奥小姐”华尔兹舞曲......

Bernard Buffet笔下的迪奥个人肖像,画作目前挂在位于蒙田大道的迪奥总店。

与著名艺术家萨尔瓦多·达利、藏家Victor Grandpierre等友人一起聚餐的迪奥。达利曾表示,迪奥是他艺术生涯中的守望者,他们因年纪相仿交往甚密,时常一起交流艺术心得。成为设计师前迪奥曾尽全力推动过印象派和超现实艺术的前进。

艺术和收藏如春雨般润物无声,滋养着他的灵魂,不断出现在品牌令人惊艳的作品中。

迪奥先生与模特们

童年家中的浮世绘藏品,都被化作设计,成为经典。1953年,他带品牌前往日本办秀,设计了这条名为“日式庭院”的连衣裙,以裙装上樱花枝头的飞鸟图案作为日本的象征。

葛饰北斋与喜多川歌麿是迪奥母亲最喜爱的浮世绘大师。图为多川歌麿的画作《两名女子》,约1790。

迪奥“Jardin Japonais(日式庭院)”连衣裙,1953春夏高定系列。时隔一年后,他又用产自京都的日本国宝级提花面料西阵织,设计出带有樱花和日本元素的“Rashomon”(罗生门)、“Tokyo”(东京)和“Outamaro” (喜多川歌麿)三件作品。

新古典主义中的严谨隽永,也深深影响着迪奥。合体的剪裁,利落的线条,及用料的考究,透出了他对新古典主义精髓的完美掌握。

迪奥铅笔裙套装,1952。

而当代艺术,则更多赋予了迪奥色彩灵感,及不拘一格的大胆想象。1947年,那场改变世界的首秀中,他甚至将一条裙子命名为马蒂斯,向自己热爱的当代艺术致敬。

迪奥先生与模特礼服中这抹浪漫而奔放的红,与当代艺术的自由不谋而合,1955。

生如夏花

1957年,年仅52岁的迪奥先生因心脏病突发离世。从正式进入时尚圈到离去,他只走过了短短十年,却利用这十年改变了整个时代。成为奢华的法国时装届代表人物:精致优雅,个性十足,从不因世界的变化迷失自我。

迪奥先生和年轻的圣罗兰,迪奥离世以后,圣罗兰临危受命,在1958至1960三年间,圣罗兰共为迪奥设计了6个系列。

迪奥表示:“作为裁缝,我遵循建筑学的原理,不论做什么都必须服从重力,所以裙子也必须按照布料的原有的方向制成。”尽管品牌因大量使用布料而引发争议,他依然坚信这是“青春和希望的象征”。

我们至今难见像迪奥这样拥有良好艺术背景的设计师,他对艺术的终生热爱,滋养他从生活到事业一路迈向巅峰。出自他手中的每件服装,都是精美的艺术品,在他离去后艺术依然是品牌的灵魂支柱。

为了纪念葛饰北斋对迪奥的深远影响,继任设计师John Galliano在迪奥2007春夏高级订制系列中做出了这条著名的神奈川冲浪里礼服裙。

穿上一件有着奢华裙摆的玫瑰长裙,将如公主般高贵优雅,图为著名摄影师Louise Dahl-Wolfe镜头下身穿迪奥玫瑰元素礼服的模特,1950。

他在设计中传递的理念,至今依然影响着无数女性对审美的认知:“你将时刻从容优雅,不慌不忙地,迎接生活中的一切美好。“

而换上一件剪裁精良的套装,你也可以是自由独立的新女性,图为名模朵薇玛身着迪奥服饰在巴黎大皇宫前,1955年。

迪奥位于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70周年纪念展览

为模特整理服装的迪奥

作为20世纪最伟大的时装设计师之一,他虽大器晚成但终生低调敬业。迪奥留给时尚圈这充满艺术气息和鸟语花香的十年,必将被时光定格为永恒。

使生如夏花之绚烂,

死如秋叶之静美。

还在乎拥有什么。

—泰戈尔《飞鸟集》

- END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