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尉明宽鸡画中的精神底色

原标题:尉明宽鸡画中的精神底色

记得两年前读明宽的鸡画,眼睛为之一亮。他的雄鸡唤醒了我的灵感,唱沸了我的心潮,催我欣然挥笔,写下了《神凤之歌》——

你站就站在高处

引颈长啼

如神凤之鸣

只嘹亮的一声

震落夜幕

邀黎明从天堂走进人间

那双振奋的翅膀

鼓动太阳升起

光芒四射的时刻

似闻羽毛的味道

很熟悉,很温馨

仿佛从千山万水之外

带来故乡的芬芳

令我感动得

流泪

有时你会抖动羽毛

如醒狮威风凛凛

血性鼓满竖起的雄冠

像站立的旗帜

只待一声令下

就有排山倒海的气势

用意志摧垮敌胆

没有一根羽毛生长媚眼

浑身傲骨支撑自己的品质

只在觅食的青草地上

给鸡仔们唱着童谣

咯咯、咯咯的乡曲里

装满父恩母爱

亲切,温柔

写一幅祥和的风景

我就喜欢这样看你

看你站在高岗上呼唤光明

看你引颈一唱的雄壮与辉煌

看你走在尉明宽先生的笔下

生动的神韵布满视野

好美的中国风……

那时我还不知道明宽对鸡画的挚爱源于浓浓的乡愁,只觉得他的鸡画里,铺展着画家自己的精神底色,闪耀着人性中最鲜亮的光芒。待我读到他的近作《我为啥自诩鸡贩子》一文,方知其“幼处农桑,朝闻鸡鸣而起,夜听犬吠而卧。吾本爱山鹰独搏苍穹之英姿,亦喜凤鸟翎羽之斑斓。偶独爱清华袭人之墨色。铅华洗尽,岁月如流。唯乡野山鸡常绕偶脑海,久挥不去。”字里行间,可闻故乡的鸡鸣声已深入明宽的灵魂,涌动着博大纯朴的家国情怀……

诗如其人,画亦如其人。一个人的初心和情怀,乃至信仰,常常与故土有缘。山东莱阳的山水养育了明宽,也养育了他画笔下的鸡群。明宽的鸡画,正是他的精神风貌和品格情不自禁的流露,真的很接地气,养眼又养心。有时我会想,明宽画鸡之时,眼前是否晃动着母亲饲喂鸡群的身影,耳畔是否萦绕着妈妈“咯咯”唤鸡的声音,不然,他对鸡怎么会那么倾心,一冠一羽,都画得那么用情,不着半点闲笔赘墨。即便鸡爪下的山石、泥土和花草,也似乎嵌着他熟悉的乡音。

明宽画笔下的鸡有傲骨,桀骜不驯,司晨守信,责无旁贷。他欣赏诗人“雄鸡一声天下白”的意境和气韵,更喜欢“欲近晓天啼一声”的勇气和真实。他明言:“ 余独爱鸡之五德,亦通鸡之灵性。吾爱鸡之勤奋而不为一时之名,啼鸣不抢日月之功;吾爱鸡之雄起,进取不因取媚,执着不为世俗迷茫;吾爱鸡之诚朴笃实,厚道大方以安身立命;吾爱鸡之简单平易,青草小虫足以果腹,一瓦一席亦可安居;吾亦爱鸡勤于生蛋,蛋能孵鸡。幻化之妙,毕现其中。”

明宽的文字,言简意赅。他祟尚的鸡之五德,正是画家自己的精神追求,也是他的品质写照。其中,“啼鸣不抢日月之功”的吟诵,更是别有意味,不屑于拾人牙慧,无意于渲染“雄鸡唤来霞满天”的奇功,而是自自然然地表达出一种高尚的生存境趣和不同凡响的人生价值取向。鸡为六畜中唯一的家禽,是农家兴旺、生活富裕的象征。从明宽喜欢鸡的“诚朴笃实,厚道大方”,以及“一砖一席亦可安居”的性情,仍可看到他回望童年的眷恋,不曾淡忘生长在乡土上的鸡文化之魂。

万物的形态与性质是由结构决定的——明宽画笔下的鸡,其形态和精神气质是与他的自由结构能力分不开的。同时,明宽心里更明白,绘画不止于工艺,更是学问,是闪烁着人性光芒的美学。一切文学艺术又都是人学,绘画艺术当然也是人学。绘画不同于录像,要擅长定格于一瞬,这个“瞬间”应该是最能表达画家愿望的、最美最富有灵动性的“一瞬”。绘画的万千景象,百只千只鸡图,都是画家精神底色的艺术性定格,鸡鸣声里也该腾跃着人性自由升华的呼吸。

明宽与鸡,“相知之情,切于骨髓”。我在谈及明宽十二生肖画之时,写过这样一段文字:“绘画艺术创作须得有对笔下物象的热爱。在尉明宽先生眼里,十二生肖已经不是卑微的一般对象物,不是平常意义的飞禽走兽。他将这些可爱的动物视为灵魂的共居者,注入了神圣的人格化。他视野所及的牛马羊猪狗鸡,升华到通灵的境界,成为他所思所想的代言者,一种富有情志的人性符号。像理解人一样理解笔下的十二生肖,这正是他得心应手,水到渠成的奥秘所在。”明宽的鸡画享誉画坛,成功的奥秘当然也是这个道理。

明宽是一位诗书画印兼长的文学艺术家,涉猎广泛,尤擅画鸡,别具一格,深受国内外艺术界赞誉。曾在北京、台北、日本、韩国、新西兰等国家和地区举办个人画展。中央电视台、香港凤凰卫视、山东电视台、中国书画报等多家新闻媒体曾以专题推介他的作品,还受到过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社会知名人士接见、约见。出版有《尉明宽画鸡》和其他多种画册,但明宽仍不舍进取,且守得一身静气。

诚如他所言,“于千万喧嚣之间独享一片宁静之园”。

静气有一种深度

养笔,养墨,养纸,养砚

养己之心神

文房四宝

在一种静气里

还魂

可以生长与众不同的光芒

让一个人的灵慧

蓄势待发

择机迸发活力

唤人生出彩

尉明宽 ,字容之。山东莱阳人。自幼酷爱书画艺术,潜心文、史、宗教的研究,着力追求画外功夫的多重修养。在艺术上,汲取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李苦禅而能自出机杼,尤擅画鸡,猴画亦飞扬灵气。其作品雄浑敦穆,温文而霸,龙骧豹变,气度恢宏。

作者李武兵,曾用名李武斌,湖北武汉人,1968年3月入伍,曾任职于铁道兵文化部、总政群工部,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现代格律诗学会理事。著有诗集《三月梨花飞》《乡恋》《瑰宝集》《蓝色的恋情》《爱心之吻》《李武兵抒情诗选》(上下册),散文集《太阳鸟》,长篇纪实文学《自然之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