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阳台上》可能只是没有观众缘

原标题:《阳台上》可能只是没有观众缘

读完任晓雯的小说,我就有这样一种感觉:《阳台上》,并不太适合被影像化。理由很简单,小说描绘了主人公的一段生活经历和心理历程,但并无太过明显的情节冲突。一言以蔽之,那就是含蓄加平淡。作为对文字的品读,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放到大银幕上,广大观众会买账吗?何况,《阳台上》只是一部中短篇体量的小说,竟能被改编成近两小时的电影?事实证明,我的担心并不多余。电影还未正式上映,“观众怒斥周冬雨接烂片圈钱”之类的杂音就不绝于耳。可这或许非战之罪,而是电影《阳台上》从出生之日起,就失去了观众缘。

《阳台上》的上海味道

且不说《阳台上》的内容和主旨,单说这部电影的上海味道,大概是近年来最正宗的。虽然原作者任晓雯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小说中的故事也发生在上海,但我没有想到,电影比小说更进一步,把底层上海人的生活表现得更为活灵活现。

上海在中国影视剧中的刻板印象大概分为两种。一种是郭敬明式的虚假繁荣。杨幂、郭碧婷们身处的“小时代”,和上海老百姓没有半毛钱关系,尽管小四执着地认为,这才是上海。另一种是《我的前半生》中的丈母娘薛甄珠。虽然我非常敬佩许娣老师的演技,但上海女人的形象仍然在这部大热的电视剧中被夸张到变形。漫画式的角色塑造,只会拉远与真实生活的距离。

终于,以现实主义见长的张猛导演,没有再为观众创造另一个莫名其妙的上海。《阳台上》对上海的忠实还原,不在于长镜头中的上海街景,也不在于大段大段的上海话对白,而在于对上海底层小市民心态的准确捕捉。

电影《阳台上》对小说前半段有关拆迁的内容进行了压缩,但增添了一个饶有趣味的情节。父亲和母亲为主人公张英雄庆生,父亲要求他许个愿。张英雄说:国富民强,世界和平。父亲劈头盖脸给了他一耳光:“我让你说说自己!”这段配上上海方言的对白,既表现出了主人公的懦弱和父亲的强势,又把底层家庭更在乎温饱生活的世俗心态表现得淋漓尽致。

可是,父亲的强势只是一种虚张声势,在象征权力的拆迁面前,他毫无招架之力。张英雄的人生理想是领一份退休金,有一间房子,有老婆和孩子,但看完电影,我们都明白,这注定只是镜花水月。当“王家卫”们还把弄堂表现为旗袍女郎风姿绰约的场所,《阳台上》对上海底层家庭生活的深刻理解反倒让人眼前一亮。

然而,这或许也是《阳台上》不受观众待见的原因之一。在那些对上海市民生活无感,又期望看到一个跌宕起伏的“复仇”故事的人们看来,《阳台上》自然是毫无亮点可言。电影片尾曲《 罗马尼亚姑娘》,用地道的上海方言生动地唱出了做着白日梦的上海底层青年的滑稽生活,但说实话,又有几位北方人会爱上这首歌呢?

弱者对弱者捅出的那一“刀”

本片的剧情介绍是这么写的:整日无所事事的张英雄一直生活在父母的溺爱下。父亲因为与拆迁工作人员陆志强发生冲突而忽然离世,张英雄决定要为父亲报仇。生性懦弱、摇摆不定的他却在不断偷窥、跟踪的“复仇”过程中,对陆志强的女儿陆珊珊产生了复杂而冲动的感情……

电影上映前,几部宣传片都把张英雄跟踪陆珊珊的戏码放在中心位置。陆珊珊,也就是周冬雨出演的角色。但实际上,无论是在小说还是电影里,《阳台上》都是属于张英雄的独角戏。

在生活中,张英雄是个不折不扣的弱者。小说里交代得很清楚,张英雄既没有学历,也没有能力,更没有优渥的家境。这样一个上海底层青年在经历父亲去世的巨大打击后,自然而然地把矛头指向了拆迁工作人员陆志强。

但陆志强同样是一个生活中的弱者。他的女儿陆珊珊存在智力缺陷,为了她的未来,陆志强不得不招揽了一个外地女婿。但生活的愁苦和愤懑,完完全全地写在了他的脸上。当张英雄一次又一次跟在他的身后,试图快意恩仇时,可能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不过是同为天涯沦落人罢了。

张英雄在打工时认识的“好友”沈重,也身处底层无法自拔。他喜欢自称“许文强”,假装潇洒地骑着机车飞驰,但他的心里是清楚的:没有未来,也不会有转机。当沈重对张英雄说“有谁愿意生下来就做坏人”时,观众和读者的内心感受是复杂的。不过和张英雄不同,沈重已经在精神上彻底堕落,干起了偷钱的勾当。但谁又敢说,这不是张英雄的未来呢?

导演为张英雄和沈重增加了一场在废弃游轮上引吭高歌的戏。两人唱着《浪子心声》,被舞台灯光环绕,是电影难得一见的温情场面。但这更像是虚幻的梦境,就像歌词中所写的,“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这两个小人物,注定无法摆脱属于他们的命运。

更残酷的是,这些生活社会底层的小人物还在挖空心思互相伤害。陆志强明明可以给张英雄一家更优惠的拆迁条件,却耍起了手段,以致张英雄的父亲因病身亡。而懦弱的张英雄没有能力报复陆志强,就把脑筋动到了存在智力缺陷的陆珊珊头上。《阳台上》有着文艺片的卖相,但正如张猛导演所说,这不是一部文艺片。不过,观众能不能接受又是另一回事了。

周冬雨为何接拍本片?

本片唯一的大牌明星,非周冬雨莫属。为了宣传,把周冬雨抬出来本无可厚非,但这对冲着她来影院的观众来说,就不怎么公平了。与其说是特别出演,不如说周冬雨纯属友情客串。这也怪不得周冬雨,陆珊珊在原作中就不是什么主要人物,更像是一个代表弱势群体的符号。平心而论,这个角色并没有很大的发挥空间,所以周冬雨的迷之出演也让我有些看不懂。

根据此前的媒体报道,张猛曾经透露,周冬雨本来没有时间,“后来她问是什么角色,我说没台词,她说没台词我能演,然后就一拍即合。”不知道导演所言是否属实,但周冬雨的出演确实更像是玩票。

不过,周冬雨的粉丝也无需太过失望。事实上,粉丝们可以在《阳台上》里看到一个最美的周冬雨。张英雄偷窥到的陆珊珊,是一个天真无邪,又带有一丝性感诱惑的可爱萝莉。当陆珊珊对着镜头露出微笑时,观众就不难理解为何张英雄会因为她精神恍惚。对于周冬雨本人来说,能通过本片留下美好的青春剪影,也不是毫无收获吧。

要说《阳台上》是一部圈钱烂片,我第一个表示不同意。要知道,《阳台上》是张猛继《钢的琴》之后,第二次采用全胶片拍摄的电影。导演的宣言掷地有声:“数字化可以后期、可以调亮,但我们在现场需要真正地去等,去等一束光。”光凭这一点,我们就可以感受到导演的诚意。但我们都清楚,它遭遇票房滑铁卢,恐怕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