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兄弟姐妹间家暴如何面对,以及,少年酗酒会导致成年焦虑|WEEKLY

原标题:兄弟姐妹间家暴如何面对,以及,少年酗酒会导致成年焦虑|WEEKLY

欢迎来到「简单心理WEEKLY

这里有新鲜事的心理学解读

和心理学的冷门小知识

给你一些观察世界的新鲜视角

01

“眼神”

面对面交流却不敢直视对方眼睛,怎么办?

俗话说得好啊,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和人交谈的时候,如果你不敢看对方的眼睛,进行灵魂对灵魂的深层交流,你可能就会被人诟病什么“缺乏信心”“不可信任”。可是对于有些人而言(比如我),就是讨厌看别人的眼睛啊(掀桌),这能有什么办法!

最近,澳大利亚的一项新实验证实,与人面对面交流,不必直视对方的眼睛,你也可以盯着Ta的嘴。

被试们分成了22组,一组需要在交流时直视对方的眼睛,而另一组则盯着对方的嘴巴。之后呢,两组人回答了两个问题:1. 在刚刚的对话中,你认为眼神交流的频率有多高?2. 你有多享受刚刚的对话。

结果显示:两组被试感受到的眼神交流数量是相同的;而且,他们享受对话的程度也是几乎一致的。

这说明,即使聊天时你盯着对方的嘴巴,对方也会有一种你在和Ta进行眼神交流的错觉。这也说明,在自然对话中,对眼神交流的感知主要是由“相互注视”的程度驱动的,而不是“实际眼神接触”的程度。

下次和人对话的时候,不如放心大胆地试一试!盯着对方的嘴巴,默念:我正在看着你,看着你,目不转睛~

02

“好友数”

微信好友数量,能代表一个人的社交能力么?

3月10日,某财经政法大学的多名学生微博上爆料:在《社会化媒体运营》的课程中,任课老师要求学生加微信好友,并以新增好友人数计算平时成绩:加到1001及格,加到1667个满分。

大家纷纷吐槽加好友加到头秃……

这样的课程要求引发了不少争议,有人说这课是社会化运营,这样的作业合情合理,也有人吐槽这要求堪比微商卖货。

也有不少人开始比较各自的微信好友量,有的说1000多个算不了什么,也有的说自己就100多个好友,也挺好。吃瓜群众们在比较好友量的同时,似乎也在暗戳戳地比较社交能力。

不过,好友数量那么多,你真正能“运营”起来的朋友,能有多少呢?

牛津大学的进化心理学家、人类学家Robin Dunbar根据猿猴的智力与社交网络提出过一个著名理论:

受大脑皮层有限性的限制,人类智力允许其拥有的稳定社交关系最大人数是148人,四舍五入后是150人,一般不会超过200人。这就是著名的邓巴数“150”,它代表一个人可以和他人保持密切关系的最大数量。

牛津大学的进化心理学家、人类学家Robin Dunbar根据猿猴的智力与社交网络提出过一个著名理论:

受大脑皮层有限性的限制,人类智力允许其拥有的稳定社交关系最大人数是148人,四舍五入后是150人,一般不会超过200人。这就是著名的邓巴数“150”,它代表一个人可以和他人保持密切关系的最大数量。

Dunbar, R. I. M. (1992). "Neocortex size as a constraint on group size in primates". Journal of Human Evolution. 22 (6): 469–493.

Dunbar, R. I. M. (1992). "Neocortex size as a constraint on group size in primates". Journal of Human Evolution. 22 (6): 469–493.

哪怕你有很多很多好友,但在人类能力范围内,你能维持稳定联系的最多也就是150人。

这其中呢,平均每个人的密友数量是5个,指的是真正交心交肺的那种密友,这5个密友占去了你所有社交时间的40%;还有另外10个人,是我们经常联系的朋友,需要我们另外20%的投入。剩下的35人,与我们发生互惠互利的社交关系。

总的来说,我们会花费大约三分之二的时间与这最中心的15个人交往。这些人,也是我们最重要的社会支持。

03

“家暴”

兄弟姐妹间的家暴,怎么处理?

最近,电视剧《都挺好》正在热播,在前两天的剧情中,苏明成(哥哥)得知明玉(妹妹)大义灭亲、让老婆朱丽丢了工作,怒打明玉。

网友们纷纷表示“心疼明玉”,谴责苏明成是“人渣”,“怎么下得去手”。但明成对于明玉的欺负似乎是由来已久的习惯,更是苏家公开的秘密。

我们总说夫妻家暴、父母对子女家暴,那这种兄弟姐妹之间的“家暴”,该怎么说?

在大多数家庭暴力中,由于社会价值的影响,母亲的角色往往定位于“沉默的证人”:她们不会干预家暴的发生,而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苏父一句“以前他们打打闹闹,都是苏母管着,现在怎么还报警了”道清了苏家的潜规则:明玉很可能是被明成从小打到大的,并且苏母几乎不会插手干预。

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下,明成“自由自在”地长大,自然而然地认为:“妹妹做错了就应该被打,并且我是她的哥哥,我有权利打她”。

这样的家庭暴力成为了苏家解决冲突的“合法方式”,作为旁观者,我们认为这样的暴力不可思议,可其实,兄弟姐妹之间的家暴也很普遍。

在一项具有全国代表性的调查中,新罕布什尔大学的Murray Straus和他的同事们采访了3-17岁孩子的父母,讨论兄弟姐妹之间的暴力行为。每五个家庭中就有四个家庭报告说,过去一年发生过某种形式的兄弟姐妹之间的暴力事件。对于这些家庭中的许多人来说,兄弟姐妹的攻击行为相对较小,包括推、敲、丢或扔东西。

在一项具有全国代表性的调查中,新罕布什尔大学的Murray Straus和他的同事们采访了3-17岁孩子的父母,讨论兄弟姐妹之间的暴力行为。每五个家庭中就有四个家庭报告说,过去一年发生过某种形式的兄弟姐妹之间的暴力事件。对于这些家庭中的许多人来说,兄弟姐妹的攻击行为相对较小,包括推、敲、丢或扔东西。

其中,53%的受访者表示,兄弟姐妹之间涉及的行为具有很高的伤害性,比如踢、咬、殴打、威胁和借助物品的攻击。

其中,53%的受访者表示,兄弟姐妹之间涉及的行为具有很高的伤害性,比如踢、咬、殴打、威胁和借助物品的攻击。

Straus, M. A., Gelles, R. J., & Steinmetz, S. K. (2006). Behind Closed Doors: Violence in the American Family. New Brunswick, NJ: Transaction Publishers.

Straus, M. A., Gelles, R. J., & Steinmetz, S. K. (2006). Behind Closed Doors: Violence in the American Family. New Brunswick, NJ: Transaction Publishers.

施暴者觉得自己有义务、有必要去干预家庭成员的行为及社交生活。或者,由于个人利益与他人利益发生冲突,于是Ta们试图用暴力进行这种干预,解决这种冲突。

家暴的阴影不仅存在于夫妻之间,兄弟姐妹之间的家暴也同样存在,并且不可小视。

04

“酒精”

青年时期纵酒,可能会增加成年后焦虑的风险

前两天,Biological Psychiatry上的一项研究显示,青年时期纵酒可能会增加成年后焦虑的风险。

研究人员将青年大鼠暴露在酒精中两天,然后间隔两天,再放到酒精里两天......这样持续14天。控制组的青年大鼠则被安排进同样浓度的盐水里,操作也是相同步骤的14天。

实验组旨在为大鼠模拟一种青年时期暴饮的狂欢状态,之后再对成年大鼠们进行焦虑评估。结果发现,即便在青年后期,大鼠不再纵酒,并且成年后它们也没有再暴露于酒精中,这些大鼠在以后的生活中还是表现出焦虑行为。

研究发现,这些青年时期纵酒的大鼠杏仁核内含有较少的Arc蛋白质,这是一种对于大脑中突触连接发育很重要的蛋白质。与未暴露于酒精的大鼠相比,这些暴饮大鼠的杏仁核中,神经元的连接大约减少了40%。

研究人员认为,Arc蛋白的减少是由表观遗传变化和增强子RNA的变化导致的,而这些变化都由青春期的大量酒精暴露引起。这种表观遗传变化是持久的,并且使成年后对于焦虑的易感性增加。

研究人员认为,Arc蛋白的减少是由表观遗传变化和增强子RNA的变化导致的,而这些变化都由青春期的大量酒精暴露引起。这种表观遗传变化是持久的,并且使成年后对于焦虑的易感性增加。

Kyzar, Evan J. et al.(2019). Adolescent Alcohol Exposure Epigenetically Suppresses Amygdala Arc Enhancer RNA Expression to Confer Adult Anxiety Susceptibility. Biological Psychiatry.

Kyzar, Evan J. et al.(2019). Adolescent Alcohol Exposure Epigenetically Suppresses Amygdala Arc Enhancer RNA Expression to Confer Adult Anxiety Susceptibility. Biological Psychiatry.

关于饮酒,民间有不少传言,像什么“少量饮酒有益健康”之类的说法更是不少。且不论这些说法的真假,只是对于青少年来说,如果真的会导致成年后焦虑,还是少喝为妙。

05

“死亡教育”

人大代表建议全民开展死亡教育

近日,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大学肿瘤医院主任医师顾晋表示,很多癌症晚期患者饱受病痛折磨,但家属往往会拒绝接受舒缓治疗,怕被认为不孝。加上如今年轻人自杀现象时有发生,说明我们对尊重生命相关教育有一定欠缺。他建议从中小学生开始开展死亡教育,让人们尊重死亡、尊重生命。

我们似乎活在一种否认死亡的文化中。明明需要面对死亡,却总是尽力回避死亡、避谈死亡。

回忆一下,你的死亡教育是从哪里获得的?

是电视剧里男女主高度浪漫化的生离死别?是“轻于鸿毛,重于泰山”的生死价值观?还是安全教育课上的教育视频?

对于死亡,这样的认识似乎完全不能赋予我们足够的勇气去面对。

直到啊,直面死亡的那种痛彻心扉,弥漫我们的全身。或许是朋友去世的突如其来,或许是宠物离世的刻苦铭心,又或许是至亲之人的丧失。

可是到了那一刻,当汹涌的悲伤袭面而来,我们也不知如何面对这些难过、恐惧,与迷失。

我们总把死亡和“不详”“不幸”联系在一起,这放大了我们的恐惧。与其一昧地逃避,不如开放地、诚实地讨论死亡。关于死亡的见解各有不同,但是这样的认知也好过被迫接受。也许我们开始谈论死亡的时候,对于死亡的恐惧、悲痛就减弱了。

就像一位看过太多死亡的医生所说:

当你真的理解自己真的会死,就是你只有知道自己必死的时候,这种生命的热情才能被激发出来。北京积水潭康复科医生 郭险峰)

所以啊,我们近乎空白的死亡教育,也许是时候增添一些笔墨了。

好啦,下期(随缘更新的)

简单心理WEEKLY再见吧!

龙虾✑ 撰文

心思研究 / 心理干货 / 咨询师问答 / 情绪治愈

心里有事,来「简单心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