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当地辣条厂主的“公敌”,但她并不后悔

原标题:成为当地辣条厂主的“公敌”,但她并不后悔

李莉失业3个月了,最近她四处打听招工消息,这个家庭亟需她工作的收入。

文 / 华商韬略 王烜

李莉的家庭在开封尉氏县很有代表性,两个孩子,丈夫常年在外打工,老人和孩子由她照料,为了贴补家用,2014年李莉经人介绍进入当地一家辣条加工厂。

河南是辣条主产地,业内有北派祖庭的说法。这种网红小吃诞生于偶然事件,湖南平江是辣条发轫处,因湖南不盛产小麦,作为粮食大省的河南看到了机遇,于是,辣条在中原形成产业链。

李莉工作的地方与其说工厂,不如说是简陋的作坊。“工作根本没有技术含量,我是镇上文化程度比较高的,不是为了老人和孩子,我可以到市里工作,完全不用受这份累。”高素质并没有带给李莉优势,反而惹来麻烦:别人说她“太讲究了”。

“我和老板谈过,进入车间前要消毒,上厕所后必须洗手。老板让我少管闲事,不想干就走,有的是人。”李莉的建议无果,她只好用自己的方式坚守底线:戴口罩和手套来操作。

虽然不知道辣条配方,但李莉也能感觉到里面有对人不好的东西,“我每天带着口罩都被熏得辣眼、头疼,我是绝对不能让孩子吃这个的。”同事中,最早很多人都把低价买辣条作为福利使用,家中的孩子普遍爱吃,直到某个女工的孩子患了急性肠炎,医生说和辣条有关。

为什么工人没有养成卫生操作习惯?李莉解释,辣条厂是计件工资制,消毒、洗手费时间,戴手套装件慢,自己算麻利的,戴着手套一天也比别人少装二三十件,每个月就少了400多元收入。

李莉失业源于她为记者做内探,她所在的辣条厂规模并不算大只是地方隐蔽,北京来的记者要调查辣条生产状况,找了好几个人做工作只有李莉同意配合。“也不是为别的,还是自己良心过不去,这种东西全国各地的孩子都吃,出了问题我也造孽呀。”

由于工厂管理不甚严格,李莉带记者混入了车间,暗访的记者拍下了辣条制作过程,在媒体上披露后,包括李莉所在的工厂,当地十几家辣条企业全部停业整顿。尽管失业带给李莉经济上暂时的困顿,并且成为当地辣条厂主的“公敌”,但她并不后悔。

她说:“存心有天知”。

辣条作为近年风头正劲的网红食品,每年有500亿规模的市场份额。伴随着走红,辣条的安全问题一直广受诟病,2015年至2017年全国131家辣条生产厂商上来食药监局的“黑名单”。食品添加剂不合格是主要原因,其中菌落总数超标占68 起,甜蜜素超标占30起。

如此广阔的市场,消费者主力是未成年人,中小学生对辣条有着一股执念,这种食品为什么能俘获孩子的味蕾呢?

广西医科大学曾针对区内中小学生做过一项调查,1325名受访者中食用过辣条的有1103人,占比83.3%。其中60%的学生知道辣条是什么做的,并有84.9%的学生认为辣条对健康有害,即使如此,仍然无法阻止孩子对辣条的热爱,呈现出“认知和行为相分离”的现象,“吃包辣条压压惊” 是他们的口头禅。

今年3.15晚会上,“虾扯蛋”辣条又遭曝光,镜头中孩子对辣条的热衷溢于言表,吃着爽的快感足以抵消食品安全的威胁。

中小学生钟爱“虾扯蛋”,源于孩子们消费能力十分有限,而售价多在每包5毛、1元的辣条正好满足孩子的钱包。这点钱想买来安全放心的食品,几乎是不可能的。商家眼里只有利益,生产成本压缩再压缩只会是唯一选择,造假和牺牲食品安全是必然结果。

辣条之乱,乱在没有标准,野蛮生长了十几年,它也是儿童问题食品的缩影。

2018年,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关于征求《食品安全国家标准调味面制品》等4项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征求意见稿)意见的函,意味着酝酿已久的辣条(调味面制品)国家标准“落地”进入准备阶段。

也许,从这次315晚会之后,辣条会装上一个安全的阀门。

这才是315最大的收获。

(为保护隐私,文中主人公采用化名)

——END——

图片均来自网络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