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我在盒马当“跑男”:日行三万步,月入近万元

原标题:我在盒马当“跑男”:日行三万步,月入近万元

天下网商记者 蒋婵娟

这是记者经历过最安静的采访,明明和仇江松面对面坐着,却只能通过钉钉打字沟通。

三岁误打抗生素后,仇江松就再也没有听到过声音。无声的世界夺走了他很多东西,却给了他多一分的专注和投入。

目前,他是盒马的一名拣货员,疯狂奔跑是他工作的常态。

手上的接单设备一震,仇江松就像箭一样冲了出去,转眼消失在货架之间。跨越了生鲜区、休闲区再到水产区,他快速拿齐了订单上要求的一盒草莓、一打可乐、一罐饼干、五盒鲜牛排以及一斤皮皮虾,再把装着货品的绿色袋子放到传送带上,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只花了不到两分钟。

为了保障3公里范围内30分钟送达的服务,盒马诞生了数千名这样新型的拣货员。拣货员们需要在骑手出发前拣选齐全每笔订单的商品,每笔订单3分钟的限制让他们需要争分夺秒。

仇江松拿过好几次店里的拣货王,多的时候一天要走上5万步。但他从不觉得生活苦,尽管特殊的缺陷带给他种种不便。

他爱马拉松,不管是工作时每天跑一场的“马拉松”,还是业余时间参加马拉松骑行赛,“坚持下去,生活没你想的这么糟。”

一场“马拉松”

傍晚5点,西湖边如织的游人转移了目标,临近西湖的盒马解百店迎来了晚高峰。跟店里一样热闹还有仇江松手上的接单设备,“滴滴滴滴”地响个不停。

仇江松听不到响声,他只能依靠设备的振动接单。三岁时误打抗生素后,他就再也没听到过声音。

“70个商品!”看到接单设备上刷出的一笔新订单,仇江松全身肌肉都紧绷起来,进入一级准备状态。他先滑动设备屏幕,浏览了订单所需拣拾的商品大概,在心中规划了一条最快的拣货路线,就火速跑了出去。两分钟后,仇江松把鼓鼓囊囊的两大包放上传送带,马上又投入下一个订单的忙碌之中。

直到晚上8点之后,接单设备才逐渐安静下来,此时的仇江松,头发已经被汗水浸湿,他的大脑神经也终于松弛下来,释放出空余的空间,指挥他擦掉了即将滴落进眼睛的汗珠。

忙过晚上的高峰期后,仇江松和几个同事边吃着晚饭边打开钉钉,看起了运动排行榜。那场景就像武林大会上,江湖高手以武论英雄一样,每个人都想当一回超级英雄。

“哇塞,小六昨晚练轻功了吧,今天这步数翻了一倍呀。”“阿江厉害啊,今天又破3万了!”小饭桌上,仇江松迎来了一天难得的休息时刻。夸奖仇江松时,同事们都会刻意放慢语速,配合简单的肢体动作,让他能准确接收到称赞。

仇江松所在的拣货员团队,每个成员们平均每天要拣300-500单,走2-3万步。仇江松还记得店内大促那一天,自己的运动步数统计达到了5万多步,相当于四十多公里,差不多就是完成了一个马拉松。

“不想搞特殊”

盒马拣货员的工资按照拣货数量计算,一单完成了才可以开始接下一单,所以多接单才能多挣钱,但想要拣货快,体力好、步子快远远不够。

盒马的店面一般都达到6000平米,这里分布着冷冻、海鲜、休闲、联营等各个区域,光前场的SKU就达到上千个,要在两三分钟内完成一单商品的拣选,需要对商品陈列和店内的动线非常熟悉,所有商品在哪个区域甚至精确到货架都需要烂熟于心。

2017年12月,刚进入的盒马的仇江松,几乎每天都是团队里来得最早,走得最晚的人。从理库、上架、补货、移库,每天检查产品的质量、商标有效日期这些最基本的工作开始,他都做得一丝不苟,并且乐在其中。

无声的世界让他更容易专注与投入,更何况他内心还有一股不服输的劲。

拣货工作分为前场和后仓,大家一般轮班进行。每当轮到前场工作,帮客户解答问题是仇江松最紧张的时刻。对面快速张合的嘴唇,常让他满脸的歉意和尴尬。有一次没及时给予正确的回应,还被不明情况的顾客给过“差评”。

为此,盒马解百店的店长曾经提议,给仇江松做一块“聋哑人”的标识,在前场工作时,可以佩戴在身上。这被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不想搞特殊化。”

为此,仇江松开始自学唇语。在前场时还自备纸笔,来实现与顾客简单交流,或者快速帮他们找到可以解决问题的工作人员。

奔跑的过程中,仇江松的脸上总是挂着微笑。他冲我笑笑,打字说:“微笑是通用的语言,生活中有沟通障碍,就更需要用实际行动来证明。”

无声拣货王

盒马杭州解百店有10个聋哑人拣货员,全国盒马门店这样的拣货员不在少数,杭州更是几乎每个门店都有分布。他们来自各行各业,有工人、有仓管、有聋哑人运动员,其中甚至不少是女性。

“招聘这支特殊的队伍,刚开始是出于企业责任感,但没想到,他们比我们预期的优秀太多了。”盒马解百店长说,店内几个无声的拣货员几乎轮番包揽着门店每个月的拣货王,仇江松的妻子王传儿也是冠军位置的常客。

在店内,王传儿是仇江松业务上较劲的对手,脱下工作服之后,他们又是最亲密的伴侣。十多年前的黄埔江边,正在读大学的仇江松前往上海游玩,偶遇了自己的小学同学王传儿,两位老乡的异乡邂逅,瞬间升华了小时候存在在彼此之间的朦胧情感。没多久,两人便确定下关系。大学毕业后,两人非但没分手,反而结束了异地恋,正式走进了婚姻。

为了跟上仇江松的脚步,王传儿没少吃苦。从文职转换到全天都需要处于奔跑中的拣货员,工作量增加了不少,本来就瘦小的她又掉了几斤肉。

与夫妻俩同一批进入盒马的新人,现在已经不剩几个。坚持下来的两人,月收入都能达到近万元。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多赚点钱,把老家女儿接到杭州念初中。

跟仇江松相似,王传儿也是后天致聋。2009年,女儿降生,看到女儿对于外界声音对出反应,咿咿呀呀发出声音时,仇江松偷偷地红了眼。

“优秀不优秀不重要,就希望她健康快乐。”说起女儿,仇江松觉得都是亏欠,由于工作的关系,两人一年也见不了女儿几次。人手最紧张的春节,他们也坚守在了工作岗位上,直到大年初四,才扛着大包小包返乡。“带了女儿最喜欢的娃娃,她作文得了浙江省一等奖,奖励她的。”仇江松脸上掩不住笑意。

“不想输,就别懒”

在盒马,仇江松是不少人的“师傅”。不仅是业绩过硬,更因为他那一身真功夫。

从小喜欢读书看电影的仇江松,十分迷恋李小龙那身功夫。现实也没有辜负他的付出,在2008年和2010年香港国际武术比赛中,仇江松拿下三项冠军,2015年台湾海峡杯全球华人武术比赛又斩获两项冠军。有空的时候,他就会教同事们比划上两招,“阿江师傅”这个名号就这样传开了。

“阿江师傅”不仅功夫了得,车技更达到了专业级。仇江松的战车,亚洲只有两辆,当年为了买下它,他省吃俭用了大半年。

带仇江松走上骑行这条路的,是杭州SKY(聋行天下)的队长戴震雷,一个人用折叠车环海南岛骑游的故事让仇江松对于骑行心生向往。生日那天,戴震雷更是带着他首次骑车去余杭超山赏梅。

风声在耳边哗啦啦吹过,汗水畅快淋漓的流淌,疲惫兴奋交织的感觉让仇江松着迷。尤其当咬牙挺过挺疲力尽的阶段,那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让他成就感倍增。

为了参与各类骑行大赛,仇江松针对自身体力不足、应变能力差等方面,进行了拉练、冲刺。现在他已经成为SKY中水平顶尖的车手之一,在杭州及周边地区也小有名气。

这支从2009年建立的车队也在不断地扩大,越来越多生活圈子小,封闭、不自信的无声者在这里找到归属感,变得更加外向乐观。

“不想输,就别懒。”不论是拣货员的工作,还是自己的生活爱好,仇江松都找到了较劲后的无限乐趣。最近,他又迷恋上了喝茶,便开始翻看起茶艺师的书籍,他打算挤一挤时间,再去考个茶艺师证书,“不必投来同情的眼光,能给我们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就足够了。”

编辑|陈晨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