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回忆我的小学老师,是她的一个动作让我人生大不同

原标题:回忆我的小学老师,是她的一个动作让我人生大不同

原题:老师的手

作者:叶李芬芳

我小学一年级的数学老师姓杨,名秋荣,下嘴巴长一颗肉猴,和毛主席嘴下巴那个肉猴一样。杨老师教过的学生也许都记得她与众不同的长相。但我最难忘的还是杨老师的手。

小学一年级,数学加减法从高位算起。我上学早,一点都不开窍,听课总是迷迷糊糊,只知道玩。杨老师讲课,我几乎什么都听不懂。下课也不敢问老师,每天作业瞎蒙,乱涂,叉子连叉子,一道题都做不对。

冬天,一个中午的课间,天空阴云密布,不见太阳,刮着北风,很冷。校园的树木随风狂舞。我和几个女生跑出教室砸沙包。几个调皮的男生围了过来,一起喊着我的名字唱起来:叶俊萍---不心灵----叶俊萍----不心灵-----我伤心地跑回教室,趴到课桌上哭泣。

一会儿,上课铃响了。同学们一窝蜂跑进教室。

自习课。杨老师抱着一摞作业,走进教室,在讲台上批改作业。整个教室里静得只能听见杨老师批改作业打对号、打叉子的声音。

我擦干眼泪,在座位上发愣。突然听到杨老师喊我的名字:“叶俊萍,过来!”我的心吓得突突直跳,像怀揣一只小兔。心想:“杨老师一定要批评我?要我到讲台上罚站?要撕我的作业扔到我脸上?要我罚抄50遍错题?指着我的脸骂我:绣花枕头一包糠,白长一副好皮囊?榆木疙瘩不开窍?”我越想越害怕。

掐脚蹑手走到讲台上,低着头,不敢看杨老师一眼,腿吓得只抽筋,等待老师惩罚。这时杨老师从椅子上站起来,一把拉着我的小手,把我揽到怀里,弯下腰,用额头亲我的额头,温和地说:“手冰凉,发烧不?哪里不舒服?”我摇摇头。杨老师说:“我给你暖暖手。”杨老师一只手批改作业,一只手暖我冰凉的小手,暖热左手,暖右手。杨老师的手很软,像一团棉花一样温柔,像母亲的手一样温暖,像阳春三月的风,像冬日的太阳,不仅暖热了我冰凉的手,也暖热了我冰凉的心。

讲台下同学们齐刷刷的眼睛盯着我,我一时脸发烧。

杨老师批改好作业,让我把本子一本本发下去,从此,数学作业由我收上来,抱着送到办公室递给杨老师。我喜欢杨老师的手,柔软如棉,又白又嫩,手面不露青筋,厚墩墩的,闪着美丽的光泽。杨老师也喜欢拉我的小手。

也真奇怪,从此,我不再害怕严厉出名的杨老师,她无论讲什么题,我都觉得很明白,觉得数学很有趣。黑黑的数字像钢琴上的音符,能奏出美妙的音乐。作业本上的红叉子一天比一天少,每天都能看见杨老师醒目的评语:优!

又到阳春三月,春风和煦。我想到杨老师那温暖的手。

真诚地祝愿:杨老师有一个幸福安康的晚年!

2019年3月16日

作者简介:

叶李芬芳,原名叶俊萍(叶小平),女,河南省宁陵县人,河南华成毛纺有限公司工作,商丘市楹联诗词协会会员,商丘市作家协会会员,热爱读书,喜欢写文章,作品发表在《梁园报》《商都诗刊》《南湖诗刊》《葛天诗刊》《豫苑文风》《西楼文苑》《金陵文学家》《北方写作》《城市头条》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