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对你是个话痨,对别人是内向的小孩。”

原标题:“对你是个话痨,对别人是内向的小孩。”

A s pir inMus eum

2019年3月16日 天气晴 | 阿司匹林博物馆第791

01 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

在第5次拒绝了social之王168的聚餐之后,过了两周,他发起了第6次周末聚餐邀请。好死不死的我还发了今天不加班表示窃喜的朋友圈。

九点左右,他直接打了电话。加班、来姨妈、发烧,朋友失恋,回老家这些借口全部书面用了一遍,而我这个脑回路完全想不出第六种直接电话拒绝的借口。愁的我一夜都没睡好。

第二天夜晚的局觥筹交错,如我所料,环望一周,别人在三言两语中化距离为友谊,而我果真只认识他一人。回家之后觉得像举了二百斤的铁一样辛苦。

社交一分钟,充电俩小时。

据统计资料表明:良好的人际关系,可使工作成功率与个人幸福达成率达85%以上。而我却讨厌各种形式的社交活动,更讨厌参加社交饭局。

从小老师就说要应该积极健康开朗活泼。这样的孩子总能在期末评价里得到A+,而我们这些就会被老师拉着家长的手说:这孩子吧,没什么问题,就是有点内向,不爱跟人说话。

我总是自我安慰我不是最特殊的那一个人,总有人在这个被各种社交裹挟的环境中跟我一样抗拒跟陌生人交流。

长大后当我读了周国平曾说过的一句话:

“我天性不宜交际。在多数场合,我不是觉得对方乏味,就是害怕对方觉得我乏味。可是我既不愿忍受对方的乏味,也不愿费劲使自己显得有趣,那都太累了。我独处时最轻松,因为我不觉得自己乏味,即使乏味,也自己承受,不累及他人,无需感到不安。”

人活数十载,总要活成自己舒心的样子。开始重新理解小学课本上朱自清《荷塘月色》里的那句话: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02 话少不等于高冷

节前预约去做指甲,当我踏进那家店,看到小姐姐带着无比热情的微笑冲我小跑过来,并拉住我的手的时候,我嗅到了绝望的味道。

“亲爱的,你是哪里人呀?”

“亲爱的,你在北京呆多久了呀?”

“亲爱的,你觉得这个颜色可以吗?”

“亲爱的,你渴不渴?”

“亲爱的,你要是热的话,可以把衣服脱掉“

......

硬着头皮在美甲师小姐姐的各种死亡发问中挨了一个小时。我水也没喝,衣服也没脱,一系列问题让我成了上了发条的机器人。

就如《天使爱美丽》中的艾米丽,在孤独脆弱中坚强成长,用另一种方式表达对这个世界的善意。如果你喜欢怪人,其实我很美。

03 我不是内向,只是跟你不熟

最恐惧的事情不是在电梯里遇见鬼,而是在电梯里遇见同事,活生生的相顾无言唯有泪两行,最终只得say hi之后陷入死亡寂静。

社恐早已经不是一种特殊的现象,将社恐作为关键词搜索,会发现结果从2016年起逐年攀高。大家都在同你一样,在人堆里沉默寡言;在陌生人面前冒冷汗;却又在某些时刻,再某些人面前,犹如话痨。

而那些帮社恐们打上高冷、安静、难相处标签的人,只是因为不曾有机会了解,在他们不擅言辞的背后,有一些不想给别人添麻烦的善意,和不愿改变自己的坚持。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就像叔本华《一个悲观主义者的积极思考》说的那样:

明智的人好像是独奏一件乐器的音乐家,他没有其他人帮助而举行演奏会。不幸的事件如果已经发生,无法改变,我们就不应该再认为事情可能会演变为其他的情况,更不应该的是,认为当初如何就可以避免这件事。因为这种想法会增加自己的苦恼,使事情无法忍受,让自己成为自讨苦吃的人。

—End—

音乐|不想去远方-卢广仲

今日文案|麦子

编辑|朝阳区金城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