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时间被占反智能手机大行其道

原标题:拒绝时间被占反智能手机大行其道

三星和华为折叠屏手机闪亮登场、5G时代即将到来……不管智能手机市场多么热闹,总有一批厌倦了被手机霸占所有零碎时间的年轻人,反其道而行之,换上了已带不动主流社交软件的老款手机,甚至是没有屏幕的反智能手机。

每一轮智能手机、社交软件的新浪潮都会掀起反智能的浪潮。日前,在短视频风口被人们津津乐道的时期,某媒体人称头条系产品(包括今日头条、抖音等)的用户是“区分人的筛子”,“时间和生命不值钱,是我们给了他们幸福感。”言论一出,舆论哗然。智能设备、社交软件虽然改善了人们的通信便捷程度,但同时使得人们大量时间被无效、琐碎的信息吞噬。只要有一秒钟的空闲,人们都会不由自主地翻开智能手机,希望知道外面的世界发生了什么,虽然可能与自己毫不相关。此外,智能设备也使得生活与工作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

反智能手机就是在这样一轮轮的事件中不断“突围”,老款黑白机、全键盘手机等老款手机时常被“唤醒”,设计师也专门设计出外形极简、映衬功能同样极简的非智能手机。经典的诺基亚黑白屏,摔不烂、摁不坏,但笨重的外观显然不符合年轻人的调性。于是,曾经风靡一时的黑莓全键盘手机复出了,Q5、Q10等型号白白粉粉,一粒粒键盘发短信的时候更有仪式感,深受女孩子欢迎。带不动微信、淘宝等软件可不是缺点,“戒网机”、“备用机”是它的在新时代的主打功能。

新加坡的卡片手机Card Phone和荷兰的John"s Phone,颜值高且小巧便携,是目前市面上流行多年的两款反智能手机。Card Phone机如其名,像一张卡片一样——长8.5厘米、宽5.45厘米、厚0.62厘米,一次充电大约可待机一周,而且有39种不同的颜色和款式,正是面向多变、喜新的年轻群体。例如小恶魔款在黑色手机上配了两个红色尖角,粉红兔款则是粉色的手机长了兔子耳朵,此外,机器人、迷彩、豹纹都被用于手机外壳元素。

John"s Phone则是被称为世界上最简单的手机,黑白棕等简单配色,尺寸比Card Phone要大一些,长、宽、高分别是10.5厘米、6厘米、1.5厘米,最初一代甚至没有屏幕。John"s Phone背后有一个小小的纸做的通讯录,而且附赠一支笔,而这就是一支普通的能写字的笔,是记录手机号码用的。

在反对智能终端人士看来,类似智能手机的智能设备是对人们专注力及深度思考能力的极度损害,“拥有与自己的头脑独处的时光”远比“24小时在线”重要得多。《哈佛商业评论》前执行主编、作家尼古拉斯·卡尔提出,智能设备虽然改善了人们的通信便捷程度,但同时带来了人际交往上的倒退。

选择反智能手机在现在的社会能坚持多久?目前来看,要应对日常生活、工作的各种琐事,能够长期、完全避开社交网络的人几乎并不存在。人们的每一次反智能行为都像“逃学”一样,也许你无法长期断开智能手机营造的社交网络,但偶尔出去透透气还是一场不错的体验。

文/孟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