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我也不一定是非你不可。”

原标题:“我也不一定是非你不可。”

A s pir inMus eum

2019年3月17日 天气晴 | 阿司匹林博物馆第792

有段时间我老是问自己,

为什么我不能长期稳定的维持一段关系?

作为一个情窦已经开了好几轮的人,除了初恋完整谈一周年外,3个月和6个月成为了感情的魔咒。而去年分手的前任也在终于小心翼翼度过6个月大关之后,死在一周年到来之前。

我想说,关于每一段感情,我都是抱着想结婚的想法去的,只是没想到上天注定我会晚婚。

说过很多脸红心跳的情话,许过很多十分心动的誓言,规划过N个要与对方共度一生的plan ,相约要走到白首,却不曾想对方先秃了头。从浓情蜜意到相看两厌倦,当时多浪漫,后来就多不堪。

那些情话再也说不出口,那些雀跃的惊喜都变成了负担,甚至连誓言都像谎话一样刺眼,看着对方的脸,从乍见之欢到宁愿对面是头猪。

一次次加班后独自回家,一次次需要的时候对方不在身边,一次次梦中惊醒对方的鼾声和不耐烦,慢慢杀死了爱情,这些数不清的小事让我感到被被怠慢,被无视,慢慢凝聚成了对爱情的失望对那个人的失望。最终爱情走向了灭亡。

恋人之间的缝隙从来都不是一下爆发的,都是一点点生出来,而后轰然倒塌,如蝼蚁溃堤,尘烟四起。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找不到在哪了,只是抬头一看,以前那些所有的琐碎和细节,都成了不爱的证据。

也说不清到底谁的错,可能就像莫文蔚歌里唱的那样:只是那几年,你们两个没有缘。

而那些所有分手的借口,都像是公共卫生间里浓郁的空气清新剂,有种欲盖弥彰的虚伪和所谓体面。

刘瑜在《一天长一点》里写到:

在我开始显示出一切剩女经典病症时,

有人问:你到底想找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我说:我想找一个跟我一起长大的人。

我想找一个对新鲜的知识、品格的改进、情感的扩张有胃口的人。我有这样的胃口,所以还想找一个在疆域方面野心勃勃的人。

在我还处于爱情大过天的年纪时,被这样的话感动到热血沸腾。后来才知道,活成像刘瑜这种一个人就是一个队伍的仅是少数。而在我有限的真实经验里,更多人在付诸所有后,有多深情就有多绝望,以至于再不敢动情,尤其深情。

大抵是都明白了,情深不寿的道理,再也没了非谁不可的决心。

甚至身边很多人都在恋爱初期就告诉对方,我是渣渣,不要太用情,我不知道这样的表态是在给自己留后路还是在给对方打预防针,但这样的结果就是没有人再会像没受过伤一样去爱,把爱情当作平淡日子里的英雄梦想。

爱情越来越像辣条,很诱人,很浓郁,却不是一日三餐一蔬一食那样不可或缺,甚有些人为了健康,把它戒了。

再喜欢一个人,也会再三考虑,一旦知晓前路渺茫便暗暗放弃,终不舍自己再次受伤。目的性和时效性的结果导向,让一众窈窕淑女、倜傥君子,皆作壁上观。

为什么不能长期持久的维持一段感情,因为再无了当年的坚定和翻山越岭去看你的决心。

利己主义在这个功利时代被无限放大,而长期稳定的感情基础,便是互相包容和理解。

再也不要问自己为什么不能维持一段长期稳定的恋情,因为没有任何事情是长期而稳定的,如果你想得到,就必须付出应有的代价和责任。

还奢求长期而稳定的关系,恐怕连大姨妈都不能答应你了吧。各自都有不同的成长经历和家庭环境,那就顺其自然好了。

—End—

音乐|Sunny Day Service - baby blue.

今日文案|麦子

编辑|朝阳区金城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