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浦路斯和我们村:一朵菜花的自我修养

原标题:塞浦路斯和我们村:一朵菜花的自我修养

文 | 大白

2019年02月27日,早上八点半。

这是一张临时起意拍的图片,图片里有一个人,很小,很微不足道,那是一个女人,跟你完全无关,你不需要知道她是谁,你也不会关心她的人生和喜哀。

这是我们村,村子也跟你无关。

这几天早上,总有一个人,或一群人,她们弯着腰,低着头,忙碌着,笑着,乐着。

同样,她或她们也不关心遥远的地中海地区,那个叫塞浦路斯的地方。

塞浦路斯和我们村,隔着山水,隔着风云,隔着时间。

一个村子的变迁,看经济作物,看物质生活,看精神生活。

一朵花的开谢,可能藏着一个村子的尝试和未来。

这些花可以是烤烟花、油菜花、四季豆花、菜豌豆花和菜花的花。

七彩斑斓的花儿,在天地间,活在泥土里,平平淡淡在田间。

白霜,红土,家乡。

第一图。

你从田边走过,我从你身边经过,叫醒她的,是一朵菜花,你们可能花菜,也可能叫花椰菜。

远远一看,田里更多的是几乎凋谢的油菜花和菜豌豆花,独有那么几家种了菜花。

三几天的时间,一亩的菜花,她挣钱了。

大清早,她总在忙,在田里,在挣钱,或许是攒孩子开学的学费,或许是攒钱买新房子的地砖。

绿色,菜花,农村。

第二图。

一滴水融入大海,你看不见。

但几亩菜花夹在油菜花和菜豌豆中间,那终究是一道不一样的风景。

沿着沟帮,顺着阳光的方向,是几丘低矮的菜花。

我不知道它们是什么品种,可能是欧洲菜花,也可能是印度菜花。

起源于塞浦路斯的这些菜花,它们不会知道,这几天,在我们村,它们是红彤彤的钱。

满眼,春意,沟帮。

第三图。

种什么,似乎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答案无非是种挣钱的。只是,什么才挣钱,这是个问题。

对于村里的绝大多数人,随大流种植,才是最把稳的操作,就像我们总是选择最主流的生活。

我们村的农作物,更新换代其实很慢,或者说更新和换代在同时进行,没有哪一种会完完全全消失,所有适种的农作物,总有它的位置。

像人一样,只要活着,总能找到一口饭吃。

站着,挺拔,口粮。

第四图

年前,那是一段美好时光。

菜豌豆二十多块钱一公斤,可惜,我家那时候没有豆。

蔬菜收购价格的变动,在村里,始终是一个热闹话题,在我们家,这大概是除了我和我弟什么时候找男女朋友外,我老妈最关心的话题。

气候的变化、长久种植几种农作物带来的土质变化、价格的浮动、市场的难以把控,这些都是压在种植户身上的大山。

而远在那边的塞浦路斯,那里也是一个传统的农业国,那里也着重发展旅游,而我们……

看着盖起的小楼,生活貌似变好了。

看着交易的菜价,农户貌似挣钱了。

只是,那忽高忽低的菜价,从来不是一般人可以企及的东西,真正有多少人能抓住那一波高度。

我们有的,只是在阳光下的奋斗,在风雨中奔跑。

早晨,忙碌,阳光。

第五图

无论是塞浦路斯湛蓝的天空,还是我们村银亮的白云,亦或是印度闷热的气候,都栽种出了一朵朵紧实的菜花。

一个物种在全世界范围的迁徙,成就了另一个地方,养活了另一群人,这大概就是生命的伟大。

成群,结对,如常。

第六图

我家前面是一片绿意盎然的农田,田里有忙碌的人群,男的,女的,穿梭在一片绿色中。

那是盖房子的钱,那是供孩子念书的钱,那是买肉的钱。

这些年,我们村主要的农作物是蔬菜,所以我老说我们是种菜买肉。

每天早上,看着那一车装满黄白色菜花的三轮摩托,我总是会想到塞浦路斯的海水。

我没去过塞浦路斯,我们村也没有海,但总有一样东西,能连通这个世界的不同地方,就像我手机屏保不时跳出的那副远方的美景。

一屏,九棵,张扬。

第七图

一个人,像一棵菜,重要找到自己的位置。

为了找到这个位置,我们需要一种叫做修养的东西。

菜花也不例外,她们也有自己的修养。

独立,傲然,自强。

第八图

一个菜花理想的重量可能是300-1000克,花球的重量最好占总重的35-40%。

只是这些数字,在菜花完成自己的使命前,一文不值。

在吵杂的交易市场,一瞥一眼,一朵菜花并被标价,而且,即使在一天中,这朵菜花的身价也随时变动,那么,你说这朵菜花的自我修养,到底值多少钱?

稻草,蔬菜,茫茫。

第九图

这就是那辆三轮摩托车,农村随处可见,是她家的车。每天一满车,笑着来,笑着去。

我问,菜花这几天多少钱一斤。

她说,四五块钱一公斤。

我说,你这一车能卖多少钱。

她说,好几百。

按照这两天的价格,我大体估算一下,一亩菜花,亩产按2500公斤计算,4.5元/公斤,那一亩田,估计够买到塞浦路斯的机票了。

相比四季豆和菜豌豆,菜花要好打理得多,采摘也不麻烦,我老妈恨得牙疼。

额,还有,我老妈去年也种了菜花,当时,价格低到0.4元/公斤也没人收购。

一车,换钱,农忙。

第十图

所以,塞浦路斯还是塞浦路斯,我们村还是我们村。

我不想表达什么,也不想说明什么。

这是一篇胡言乱语,没有主题,没有思想,我高兴就好。

这是我的土味文艺乡村风,想些就写,你不用深究。

不说了,我要去看菜花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