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看到菜豌豆时,我在谈论什么?

原标题:当你看到菜豌豆时,我在谈论什么?

文 | 大白

朝霞和夕阳,都是橘色的,只争朝夕。

村里的菜豌豆,一年四季都在种,大约可以种三茬。

种植其实是个技术活,只是在中国,搞种植的,却是最不适合种植的人。

天和地,红与黑,黑与白,村里的。

在这里,似乎没有季节这种说法。

你家种菜花,我家中豌豆,她家种慈姑,他家种莲藕。

这里,是云南。

高的,矮的,你的,我的。

一整片田野,百菜齐放,却不一定春满园。

一枯一荣,一收一种,别人家的。

一亩田,景观二致。

他们在规避风险,只是价格的浮动,远比劳动人民的智慧来得残忍。

大起大落,他们不是在冲浪。

大赚大亏,他们只是想过好日子。

边栽边卖,这边得了,那边也种了。

墒上盖着的塑料薄膜,从全白变成全黑,又变成中间白两边黑,这种现在普遍的操作,从来得之不易。

尝试和失败,他们也在思考。

被嫌弃的菜豌豆的一生。

这一包,年老色衰,惨遭抛弃。

我不知道,我没看见……

爱上一朵花开的时间。

峨山的早晨,下霜成了一个主题,淡淡的一层白,是菜豌豆适应的过程。

枝头绽放的,却是盛年。

其实我想拍更多的细节,但是我其实也不知道什么是细节。

细节,或许是在我看不到的地方,这个菜豌姑娘的主人,为了她能卖个好价钱而操碎了的心吧!

悬空的,吊挂着,你来了,它老了。

豌豆姑娘的一生,起起伏伏,享过荣华富贵,吃过咸菜豆腐,被嫌弃过,被爱过。

而她,自始至终,都是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