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早点时,我们究竟在吃什么?

原标题:吃早点时,我们究竟在吃什么?

文 | 大白

一日三餐,从早点开始。

那么,你的早点是从什么开始?

家里?店里?路边摊?

我猜,她们三个的早点,可能是从卖早点开始。

Breakfast,这个英语单词估计大家都比较熟悉,fast指的是禁食(禁食期),而break有打破的意思,大家睡了一晚上,禁食了一晚上,第二天打破禁食的第一餐,那就是早餐!

早餐,我们习惯叫早点,你们习惯叫什么?

这是小蒸糕,玉溪的步行街上有卖。

不过,我还从来没有吃过,每次看到那个小小的木杯,我总是会想到家里的蒸糕粑粑。

我们通常喜欢给自己设限,但在吃这件事,一日三餐,似乎并没有什么限制,什么都行,喜欢就行。

所以,吃,是大事。

上图中,反正我第一眼看到的是那几排瓦罐。

瓦罐里装的是排骨,那个抬勺的厨师,他当时在笑着,我也笑,然后拍照。

那些静静躺在瓦罐里的排骨,我觉得它们在对我说,香气飘,绿叶绕,来这里吃我可好?

对面这里,我拍的时候,老板刚刚卖了两斤米线。

米线这个东西,在云南必不可少,就看你喜欢怎么吃。

只是,不知道卖米线的老板,吃早点了没有?他家的早点,吃的是不是米线?

我觉得观察别人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你有无限的想象空间,你可以延展你构思的情节。

所以,吃早点的时候,我吃的是关于早点的故事,故事的主角可以是米线,可以是面包,可以是油条和豆浆。

这里面的生意,似乎从早到晚都很好。

路上,人有点少,看着有点冷清,流量不高。

流量这个词,有点高深莫测,线上线下,大家都在说流量,人即钱。

我也喜欢观察一家店铺的客流量,采用的还是最笨的方法:蹲守。

我蹲守过小叨君所在的药店,蹲守过奶茶店,蹲守过那些扩张比较快的实体店,当然我也蹲守过那些生意火爆的早点店/铺,以及那些无人问津的铺子,最后再大言不惭地预估店铺老板一天能挣的钱。

这是一个包子铺。

小小一格,一间铺子,生机勃勃,立在街道上。

每到一个城市,其实我最爱观察的不是摩天大楼,不是地标建筑,而是那些一格一格的小铺子,尤其是跟吃相关的铺子,我觉得那里藏着当地人的文化。

一辆三轮摩托,一个小摊位。

三轮摩托这种交通工具,似乎经常出现在我拍的相片里,我们村的交易市场,戛洒的山上,玉溪市的街边,总之,这是一种能帮人挣钱的工具。

一个城市的包容度,其实看早点铺/摊上卖的东西就知道了。

这位大哥卖的是烧饵块,紫米和白米,云南比较常见的一种特色食物,没吃过的,来云南找我,毕竟一顿烧饵块,我还是请得起的。

烧饵块这个东西,目前为止,我在玉溪还没有看到像昆明那样以连锁形式出现的店铺,这边主要以小摊铺为主。

一把红伞,喜气洋洋。

一碗米线,热气腾腾。

这里有不同的早点,这里有不同的味道,每一个城市的早晨,因早点而不同。

吃着米线的,吃着包子的,这里走着的,都是真实的人,他们不光鲜亮丽,他们没有活在荧幕上,他们都在吃早点。

我总在想,他们吃早点的时候,会不会想着今天烦人的工作、吵闹的孩子和纠结的琐事。

我喜欢在脑海里给那些有趣的人安排不同的剧本,这个剧本通常从早点开始,涵盖他们的日常,我坚信这是一个练习发散性思维的方法。

这样,在他们的故事里,我,就是王。

这是另一家的烧饵块,一个老板,一个店铺。

粥,很多小姐姐比较喜欢的一种早点。

七八种品类,几张桌子,一顿早点开始了。

我不知道在等粥买粥的时候,她们在想什么,反正当我抬起手机拍照时,我脑海里浮现的是一个VR视觉下的大型商城,那里面的小姐姐都在笑着,她们涂着口红,抓着男朋友的胳膊,说着机器人统治地球的故事。

我其实不知道拍什么,但我又想拍点什么。

所以就从最日常的平凡开始。

这里是玉溪,一个有摊有烟火的城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