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市场里,住着一座城

原标题:菜市场里,住着一座城

文 | 大白

这里是玉溪一个菜市场的入口。

现在是黄昏。

我很少在这个时候逛菜市场,在我的认知中,菜市场意味着新鲜,而新鲜自然跟早晨关联。

人走茶凉,散落一席碗筷,等待老板收拾。

我想起那时候,我们一大家人聚在外婆家吃饭,最后外婆都会一个人默默收拾碗筷。

那时候,很美很短暂。

每一个清晨的早点摊,大家吃完米线后,凌乱的桌子,其实有点像我们荒乱的生活,接地气,不矫情。

安静的街,陈列的衣,一路向西。

我喜欢观察那些紧闭的店,大门上贴着的招聘启事,歪歪扭扭的宣传纸,五颜六色的招牌,奇里奇怪的店铺名称,这些都是店主的智慧,也是一座城最基本的核心构成。

要是在早上,这里却是另一番光景。

那时没有我们制造的垃圾,也没有奇怪的气味。

这是一个平凡的黄昏,这是一个平凡的小摊,这是一堆真实的垃圾。

这时,没有创卫。

水果摊,云南随处可见的店铺。

有人等着买便宜的水果,有人对此不削一顾,反正,据我观察,水果店主是比较勤奋的人,他们比较守得住,大家也可以买得着。

三轮单车上,两个阿姨拉着回家,可能是回家,也可能要去跳广场舞。

一时热闹,一时安静,我脑海里突然冒出一句话:动如脱兔静如初子。

地不太干净,人不太多。

这位大哥瞟了我一眼,然后潇洒地留给我一个背影。

好吧,背影我也不放过。

菜市场里的垃圾站,它躲在一个角落里,等着实现自己的站生理想。

我猜它的理想可能是,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

但是,垃圾兄,不好意思,我瞎了也不会放过你。

这一排是卖肉的摊子。

左边相片上的老板还在切肉,只有他一个,他刀下的肉,一片都不能少。

至于其他摊位的老板,估计正在哪里浪吧。

菜市场另一个出口处,一位女老板的甘蔗摊,她准备收摊了。

地上的甘蔗皮儿,是她的钱,当然从重量上看,二者肯定是有区别的。

这一排,早上很热闹,卖包子油条的,很市井,很生活。

地上的水,我不知道为什么它会在那里,可能是地板太渴了,毕竟,谁都想水润水润的。

无论你是高富帅还是白富美,无论你是霸道总裁还是蠢萌菜鸟,你最离不开的不是爱情和手机,而是食材。

当然,你家的菜有可能是特供,也有可能是配送,即便如此,我也不接受辩驳。

活在人世,吃在人间,菜市场里,百样人生。

你想了解一座城,先去看看它的菜市场。

那里有阳光找不到的阴影,那里也有璀璨的笑容。

那里,住着一座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