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畏母语,致敬于漪 ——读《语文的尊严》

原标题:敬畏母语,致敬于漪 ——读《语文的尊严》

20世纪50年代初,于漪老师从复旦大学教育系本科毕业,走上了教育岗位。1978年,于漪老师被首批评为语文特级教师;2010年,获“全国教书育人楷模”荣誉称号。

如今,于漪老师年届90,仍一直坚持着教育前沿,培养教师,以不知疲倦的奋斗姿态实践着教育理想。2018年教师节前夕,她荣获上海上海市人民政府首次颁出的“教育事业杰出贡献奖”;12月18日上午,又被党中央、国务院授予“改革先锋”称号。同年,700万字、8卷21册的《于漪全集》正式出版,为新中国教育史上第一位中学教师出版全集。

犹记得初次与于漪老师面对面,是在2014年12月6日举行的主题为“传统文化与学生成长”的新空气教育论坛上。当时85岁高龄的于漪站在台上发表了时长近50分钟的感言,全程脱稿,条理清晰,饱含真情而又字字铿锵。

她说:“优秀传统文化最基本、最显著、也最为核心的特征是具有很强的人文精神。我们首先要尊重人,敬畏生命;其次,要讲究对于人内心的修炼,追求理想和人格的完美;最后,倡导孩子们崇尚善良。”

是啊,在于漪老师心目中,教育的唯一目标从来都是学生,都是学生人格、素质和能力的培养。

我一直被于漪老师的生命状态深深感动,也一直对于漪老师的铮铮风骨心存敬意。表达敬意最好的方式,莫过于再次捧起于漪老师的《语文与尊严》(山西教育出版社),莫过于安下心来,追随于漪老师呕心沥血写下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让身心沉浸于那真知之声中,去感受那融于生活的母语教育时光流转与家国情怀。

发自内心的敬畏

《语文的尊严》在手,透过一篇篇文章和演讲稿,感觉于漪老师的谆谆教导就在耳边,掷地有声:

“教育是一项伟大的事业,一头挑着学生的今天,一头挑着国家的未来。”

“我做了一辈子教师,但一辈子还在学做教师。”

“我有两把“尺”,一把是量别人长处,一把是量自己不足。”

于漪老师一直坚守教学一线,对语文教学的感情也是洋溢字里行间,那是发自内心的对母语的敬畏与追随。

于漪老师始终提醒:民族的语言文字是本民族的文化地质层,它无声地记载着这个民族的物质和精神的历史,爱自己的民族就应热爱母语,它是民族文化的根。母语的盛衰,意味着一个民族生命力的盛衰;母语被粗暴对待,扭曲变形,实质上是对一个民族心灵的直接挫伤。为此,于漪老师呼吁广大语文教师要坚守语文的精神家园,捍卫母语尊严。

德国纳粹头子、人类大灾星希特勒曾说,“要消灭一个民族,首先要瓦解它的文化;要瓦解它的文化,首先要消灭承载它的语言;要消灭这种语言,首先从他们的学校下手。”此言让人极为震惊,亦是一种警醒。

我想起了法国小说家阿尔丰斯·都德写于1873年的一篇短篇小说《最后一课》,写的是1870年爆发的普法战争后,法国战败,还将东部的阿尔萨斯和洛林两地割让给普鲁士,从此两地禁教法语,改教德语,爱国的法国师生上了最后一堂法语课。

这堂平常又极不平常的法文课上,韩麦尔先生循循善诱,以自己的激动与失态的行动向即将学习异国统治者语言、接受异国文化的孩子传递着战败之痛与爱国之情。文中,韩麦尔先生说,法国语言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最明白,最精确;又说,我们必须把它记在心里,永远别忘了它,亡了国当了奴隶的人民,只要牢牢记住他们的语言,就好像拿着一把打开监狱大门的钥匙。”爱国主义的激情和独特巧妙的构思,让这篇文章成了世界短篇小说的经典,令人过目不忘、耐久寻味。

勿庸置疑,各国都十分重视母语教育。如于漪老师所言,民族的语言是民族的生活,是民族文化的根,伴随人的终身。哪个民族不重视自己的母语文化?不重视岂非自己糟蹋自己!

母语教育绝对不是简单的一个学科、一门课程,而是一种民族睿智与文化认同的集中体现。

然现在,人们对语文的认识并不全面,当今语文教学也面临着不少挑战,如语文本身特点与社会急功近利思想的格格不入、外语学习被人拔高、圈内圈外对语文教学的认识存在误区等。

每次接手新班,我都会问孩子一个问题:语文是什么?孩子的认识往往停留在字、词、句、篇、教材学习等基础层面。这时,我会告诉孩子们,语文不仅是语言与文字,也是文学、文化,是用中国文字留下的经典,是思维感知、情感表达的方式,语文就是生活,生活就是语文……

我也会告诉他们于漪老师的的殷殷嘱托,“让我们的孩子一捧起中国文字写的书,就马上升腾起理想信念,以及对语言文字的挚爱深情;一捧起经典作品,就会想到在这些经典作品里蕴含着民族精神,民族情结,民族睿智,乃至民族思维方式。”

语文的尊严,是民族的尊严。捍卫母语,敬畏生命,才是语文教育的姿态。

舍我其谁的担当

此书编者兰保民极为有心,将于漪老师有关语文教育教学的心得、体悟辑于一册,分为6个版块,分别为“坚守与引领”、“语文课程与人的发展”、“语文教师的使命”、“语文教学艺术论”、“闪耀教学语言的光辉”和“把心交给文字”,那是于漪老师的初心与舍我其谁的担当,是对语文的热爱,是对语文教学的深入研究与深刻把握。

于漪老师一直觉得,能有机会对学生进行汉语教育,是一种幸福。我要说,读于漪老师的书,也是一种幸福。于漪老师文笔冼练,自然有致。她的语言,总是充满着忧思与期望、鼓励与向上。读此书,感觉自己就是于漪老师的学生,在她的引领下,漫步语文丛林,尽享语文之美,更懂得作为语文教师的担当。

于漪老师名字里有水,人也若水。

于漪老师如水般勇往直前,直面语文教育问题,探索语文教学规律,勇于担当,从未止步。她在语文教学现状和语文学科性质长期反思的基础上,明确提出语文学科的性质是工具性和人文性的统一,主张“语文教学必须从母语教学的个性特点出发,把学生引进大语文学习的广阔天地,把语文学习课堂延伸到课外、校外,为学生打开认识现代社会、认识生命价值的大门,用时代的活水灌溉语文园地,构成大语文观。

于漪老师如水般载歌载舞,开一方源泉,引一渠活水,让学生在水的抚摸和浸润下臻于完美。她提出的“教文育人”的语文教学观,提出作为母语教学的至少要牢牢地把握“民族立场”、“立体建构”和“科学态度”。课要上得一清如水,要上得生命涌动,让教学过程成为师生互动、思想碰撞、心灵交流、共同成长的生命历程。她钻研“用语言黏住学生”的方法,把每一节课都当成一件艺术品。她的学生回忆起她的课堂,无不感到幸运与充盈。

于漪老师如水般滋润万物,勉励教师牢记使命,关心教师专业成长。在她看来,作为语文教师,应该除弊布新,大步向前,要发展,要创新,要阅读,要有教学自信,要拥有自己的话语权,要有自我修为,要博采众家之长而又不迷失自己,要“目中有人”,和学生一起成长,努力成为大写的人,更要“以清晰的思路、激荡的感情,阐释和演绎语言文字的魅力,创造语文课堂教学的精彩;满怀爱心引领学生在母语教学的优质环境里体会语言文字的奥妙,努力提高语文素养,享受优秀文化的熏陶,这是语文教师教学生涯中莫大的乐趣,更是义不容辞的高尚职责!”

90岁高龄,70年教龄,2000节示范课,50节语文教改标志性课例,几千场面向全国教师的讨论,数百万字的教育专著……于漪老师几十年如一日,怀着无限的热情、崇高的使命以及舍我其谁的担当,为我们树立了时代榜样。

让我们追随于漪老师前行,孜孜不倦地把蕴藏的文化基因植入自己的血脉,源源不断地把母语的丰富内涵输入学生的心田。

让我们一起,敬畏母语,致敬于漪!

延伸阅读

看见青青原上草——读张学青《给孩子上文学课》

我们的心中,都住着这样一个“皮皮”

把世界带进教室,是光遇见光

“发现”儿童,“发现”儿童文学

追梦 追梦——读周益民《造梦课堂:创意语文13节》

一种朴实的语文教育方式——读薛瑞萍《讲述课》

以其昭昭使人昭昭——读《小学语文教材七人谈》

《田鼠阿佛》:冬日里的一抹暖阳

向下扎根,向上生长 ——读《窦桂梅的阅读课堂》

现在:开始吧!一起读《如何读一本故事书》

凯能行,我们都能行 ——与孩子们共读图画书《凯能行》

文 / 上海市闵行区实验小学 陈涛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