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原标题:为什么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本文选自《强者自强》第一章)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每个人都是会碰到困难与挫折,没有人例外

这就创造了一批人,他们被失败所困扰,他们无力徬徨,他们迷茫失措,他们看任何问题,总是选择从负面的角度看,总是在抱怨自己的不公和委屈,他们所有的话都是可以用一个公式来总结:

“因为…不能,所以我……不幸”:

因为老板不能常识我的才能,看不到我的价值,所以我在工作里无法发挥全部才能,涨不了工资。

因为同事做事只考虑自己,碰到利益都是在争,所以,我从来不与他们争,也不愿意出头,所以我至今仍然是一个基层。

因为社会现在都是有关系有后台的人,才能混得好,所以,我现在家境不好,都是这个社会造成的。

为一个社会学博士,我告诉大家一个研究结论,那就是这类语言背后的深层心理,社会心理学称之为“受害者心态”——这种心态把自己看成是任何境况下的“受害者”,把自己的处境或不幸归于“他人”或“社会”,认为自己处处遭受着不公平对待,而自己对此根本无能为力。

正因为有这样一种“受害”心理,所以,碰到问题的时候,他们会本能地向外寻找问题的“责任人”,寻找“不承担责任的理由”,有时甚至会故意“受苦“让事情变得更糟。

比如大家都很熟悉这样的例子,在吵架的双方中,总是弱小的一方去激怒明显比自己强大的一方:

“你有本事你打我,你不打你是流氓,你打呀,你打呀!”

比如某些行人与司机发生争执,会故意挡在车前叫喊:

“你有胆,你就开过来压死我,不敢你就是个胆小鬼! ”

很多人觉得不理解,一旦真正冲突起来,明明弱小的一方打不过,明明行人在车辆前会受损,可为什么偏偏要去把事态扩大,让自己承受更大的损失呢?

心理学家会告诉你,在“受害者心态”下,弱势一方的目的是要证明:“一切都是你的错!”,至于自己在这个过程中,是不是会受到更大的伤害与打击,已经不是他们要考虑的重点,他们觉得惩罚别人的快感超过了自己所受的损失。

我们知道的,凡事之所以成立,一定是有其好处。那么,“受害者”这样做会得到什么好处呢?这要从人类生命成长的模式说起。

从孩童时候开始,孩子就知道如何通过“哭”来获得大人的关注和补偿。孩子的哭泣分为生理需求和心理需求两种,当孩子饿了、渴了、尿了等情况之下,通过哭泣来获得帮助,当满足需求他们就不会再哭了。

而心理需求完全是另一回事,孩子希望大人陪在他们身旁,和他们聊聊天,说说话,或是陪他们一起玩一下。有什么好的办法让把大人吸引过来呢?那就哭吧!

正是这样,有些孩子哭时,只要大人一走近他们的哭声就停止了,他们的目的就是要人陪伴。只要满足了他们的心理需求,他们也就不会再哭了。

孩子是很聪明的,当他们发现“哭”这一武器非常有效之后,他们就会采取“假哭”的方式,来获得他们想要的一切,这就是“爱哭的孩子有奶吃”的由来。

所谓的“受害者心态”实际就是“婴儿心态”,拥有这种婴儿心态的人,他外表是成人,内心却是婴儿,以婴儿的心态看成人的世界,就会认为自己很可怜,好像整个世界都对自己不够好,时时陷在不被理解困境与受伤的感觉里。

怎么办?这时孩童时代的“装哭”技巧就派上用场了,他们装成“受害者”,以“我很惨”来获得好处,到处去寻找可以依赖的“大人”。所以,“受害者”心态与“强人”依赖,是一个事情的两面,因为必须有“大人”,“孩子”的哭才有用,

中国传统文化的主体,是有着几千年的小农文化,小农文化的核心,就是这种“大人”与“孩子”的文化。在国家层面,百姓们需要一个“皇帝”,在家庭层面,孩子们需要一个可以依赖的“家长”。

这样的结果是,在家庭里实施“听话教育”,在社会上实施秦始皇那样的“愚民政策”,强调“听话照做”,不允许有独立的思想。可既然你不让我有独立思想,那么,一切责任都要由你承担:

因为我听话了,我是一切按照你说的来做的,如今我搞成这样,你必须为我负责!”。

这就是“听话就不必负责任”的思维模式:“因为不是自己的责任,自己是不公平待遇的受害者,因此无法做出任何让自己更好的改变,更可怕的是,这样的人总站在“道德”的至高点上:一切都是别人的错,我是受害者!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这个社会“巨婴现象”特别严重的原因,我们的文化传统不鼓励独立人格的培养,大家习惯于做“不完整的自己”,依赖于各种强力之下,靠别人的强大与帮助来获得好处。

有一句话説得特别好,“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如果我们跳出表面的“可怜“,从文化的角度去寻找背后原因,就会发现今天的可怜,其实就是过去很多“可恨”的做法导致的。

更恐怖的是,这些可恨的做法,在当时却是当事者自觉自愿去做的,那时的当事者,就象陷入了“精神传销”一样,你想拉都拉不回来。

所以,当我们要“自律”的时候,实际上是在説,要把自己当成一个成人,自己的命运自己负责。而当我们説不要做弱者的时候,实际上是説,不要做“巨婴”,不要把自己当成“受害者”。

每一个人都应当记住, 18岁之后,你所有的生命价值,都是由你的行为决定的,你所说的每一句话、你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计算你的生命价值。

是的,一个文明的法制社会,是建立在每个人对自己负责的自律之上的,如果你不“装哭”,能够自己做的,就自己做,不能够自己的,就学习或与别人合作,这些问题还会发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