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小龙虾专业”毕业生被疯抢!你对这类教育的偏见还放不下吗? | 头条

原标题:“小龙虾专业”毕业生被疯抢!你对这类教育的偏见还放不下吗? | 头条

“小龙虾专业”火了。

近日,湖北汉江艺术职业学院首批小龙虾方向的学生还未毕业就被预定一空,平均月薪超过万元。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浓墨重彩关注职业教育的大背景下,这件事更加引人关注,向人们印证着接受职业教育可能带来的美好前景。

不过,有人说,无论是高职扩招100万,还是中央财政大幅增加投入发展职业教育,对于不少家有考生的家庭来说,仍然无法放下疑虑和偏见。

不过,做完下面的几道题,您的想法可能会有所改变。

话不多说,请听题。

判断题1:

职校里都是成绩不好的学生,成长环境差?(X)

近年来,新闻媒体上爆出高职录取分数线超过二本的事例。

例如,2015年,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在深圳市外广东省内的录取分数全部超过了该区域的二本线。

山东省参与投档的高职院校中,理科14所、文科18所院校的最低分超过二本线;河南、湖南、湖北等地均有部分高职院校分数线超过二本线。

2018年,南京信息职业技术学院招生负责人也表示,“我们每年的录取分数线都比本二线高。”

从生源来看,职业教育也不再是单纯按照分数排列的被动选择,多了主动选择的成分。

有人为就业考虑。

去年媒体曾报道湖北咸宁高中毕业生席国胜,高考成绩离一本线仅差4分,因为看到高铁发展带来的就业机会,选择报考武汉铁路职业技术学院铁道机车专业。

还有人是因心仪的专业而来。

湖北轻工职业技术学院啤酒酿造专业的学生梅欣怡也是这样,高考超二本线18分,因梦想成为一名啤酒酿造师,她只考虑有酿酒专业的学校,最终到高职圆梦。她对自己有着清晰的规划,进入中德合作班,学德语,去德国交流学习。

从学校质量看,近年来教育部实施了示范性中等和高等职业学校建设、现代职业教育质量提升计划、产教融合工程等重大项目。

今年两会期间,财政部长刘昆在答记者问时表示,今年中央财政拟安排现代职业教育质量提升计划专项资金237亿元,同比增长26.6%。

有了这些措施,相信职业教育的环境和质量会进一步提升。

判断题2:

职业教育学历低,不能升学没前途?(X)

曾几何时,职业教育被看作是一条“断头路”,一旦进入职教轨道,就意味着与大学无缘。但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

今年2月,国务院印发《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明确提出“畅通技术技能人才成长渠道”

具体包括:

在实践中,各地已经行动起来。

广东:

去年出台广东省职业教育“扩容、提质、强服务”三年行动计划(2019-2021年),提出扩大高职院校和本科高校协同育人试点规模。

到2021年,本科高校招收高职院校毕业生人数比2018年翻一番,中职学校毕业生升读高职院校的比例达到30%以上。

北京:

北京市提出构建“中职—高职—应用本科—专业硕士”相衔接的人才培养体系,制定一体化人才培养方案。

“进一步扩大‘中职—高职’贯通培养规模,扩大‘高职—应用本科’贯通培养、‘中职—高职—本科’贯通培养规模。”

浙江:

2018年5月,浙江省教育厅关于开展中职与应用型本科一体化培养试点工作的通知提出,开展中职与应用型本科院校一体化人才培养试点工作。

实行刚性计划管理,列入中职学校和本科高校年度招生计划。中职招生纳入各市统一中考,按计划招生,根据当地中考成绩、所填志愿从高到低择优录取。

3年后升本科参加中职升学“文化素质+职业技能”全省统一考试,上线方可录取。

事实上,不仅升学途径在打通了。在就业的一端,也在打通。

《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提出,支持技术技能人才凭技能提升待遇,鼓励企业职务职级晋升和工资分配向关键岗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倾斜。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则在去年发文,工程领域高技能人才参与职称评审,技工与工程师职称可以衔接。这个政策意味着,技能人才的职场天花板开始被打破。

判断题3:

技能单一,就业容易失业也容易?(X)

上职校、学技能,这个认识是没错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花三四年的时间只会做一种工作。

对企业进行调研发现,企业用人单位最为看重的中职生职业素养中,排在前五位的是:

技术技能人才的理想成长路径是产教高度融合,从基层做起,根据不足接受教育,再回到岗位,职业教育应该伴随始终。《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就释放了这样的信号。

根据方案,今年我国将启动1+X证书制度试点。鼓励职业院校学生在获得学历证书的同时,积极取得多类职业技能等级证书,拓展就业创业本领,缓解结构性就业矛盾。

同时,加快推进职业教育国家“学分银行”建设,从2019年开始,探索建立职业教育个人学习账号,实现学习成果可追溯、可查询、可转换。有序开展学历证书和职业技能等级证书所体现的学习成果的认定、积累和转换,为技术技能人才持续成长拓宽通道。

◤职教,出彩人生◥

在今年两会上,就可以看到一些被技能改变的命运和赢得的出彩人生。

“90后”全国人大代表邹彬:大国工匠正少年

2015年,邹彬前往巴西参加第43届世界技能大赛,获得砌筑项目的优胜奖,实现了中国在这一项目上零的突破。

今年,邹彬提出关于新生代农民工就业技能培训的政策建议,他建议推出更多举措,加强制度建设,提升新生代农民工参与就业创业技能培训的覆盖率和长效性。为此,他牺牲了很多休息时间,深入工地、工厂进行调研。

杨金龙:培养出更多技能人才,是我想做的事

全国人大代表、杭州技师学院汽车整形与涂装专业教师杨金龙,从杭州技师学院毕业后,2015年,他代表中国赴巴西参加第43届世界技能大赛,摘得汽车喷漆项目金牌,填补了国内在该领域的获奖空白。

回国后,许多公司向他发出邀约,可他收下的,却是那本浙江省“0001号”特级技师证书。“很多人说我傻,放着赚钱的机会不要,去当又苦又累的教书匠,可我知道,培养出更多专业技能人才,才是我想做的事。”杨金龙代表说。

柴闪闪:把自己寄到人民大会堂的快递小哥

全国人大代表柴闪闪,是邮政系统一名普通的邮件接发员。2004年,他中专毕业,从湖北省老河口市只身一人来到上海,进入邮政系统成为一名扛包裹的邮件转运员。

在上海邮政“业务技能练兵”中,柴闪闪五项全能第一,获先进工作者,上海市优秀青年突击队员……从一名农民工成长为业务能手和青年骨干。

他表示,2009年前后,不只接发员,公司内的一些管理岗位都向更多的人群开始开放,户籍、学历等不再是硬指标。像他这样的外地户籍农民工,也可以和大家一样,平等地获得工作机会、工作报酬。1年前,年轻的柴闪闪当选全国人大代表。

“让更多青年凭借一技之长实现人生价值,让三百六十行人才荟萃、繁星璀璨。”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的这句话令人振奋。

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类似“小龙虾专业”火起来,职业教育成为一种教育类型,每一个接受职业教育的孩子都能拥有出彩人生。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转载自原创文章: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