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正文

“麻酱爷爷”

原标题:“麻酱爷爷”

“麻酱爷爷”

○ 渭南市富平县曹村中学高中部 王欣怡

小时候,我住在一所大学的家属院内。那种老楼,没有电梯。我家住一楼,前面有一片空地,没事的时候,我就去那里玩。

那时候,妈妈工作很忙,没有太多时间陪我,就把我放在一个熟人家里,下午下班再来接我。熟人家有个姐组,比我大六岁,可能觉得和我没什么共同语言,不愿和我玩,只和比我大一点儿的孩子玩,我感觉非常无聊,常常一个人在院子里闲转。

不久后,我发现院子里来了一位卖麻酱凉皮的老爷爷。我至今还记得,他的头发有些白,皮肤黑黑的,额头的皱纹很深。因为是夏天,他脖子上挂着一条白毛巾,老爷爷有时会用它擦擦汗。老爷爷的小摊收拾得很干净,东西摆放得整整齐齐,凉皮外面罩着一层透气的纱布。院子里买他凉皮的人很多。我很好奇,在爷爷拌凉皮的时候,就过去站在旁边看着。他说:“小朋友,买凉皮吗?”我回答说:“我只是看看,我没有钱。”他说:“没事,我给你调半份尝尝,不要钱。”他的声音很温暖,我当时还惊讶他会免费给我吃。但那时候,大人教育小孩子不能随便吃陌生人给的东西……我就说了声“不了,谢谢爷爷”,然后就走了。

下午,妈妈下班回来接我的时候路过那里,看了看爷爷的小摊,买了一份。刚回到家,我就迫不及待地吃了起来,香气扑鼻,清凉爽口,那种感觉至今回味无穷。

后来,我每次路过那里,爷爷都会和我打招呼。再后来,我干脆搬了个小板凳去他那儿,和他说话。他有时教我写字,我人生开始几个简单的字都是他教给我的。他还给我讲了许多他原创的故事,有时候悲伤,有时候开心、搞笑。

聊天的时候,有人来买凉皮了,他就开始很认真地调、拌,有人想要多一点麻酱,他就很实在地再浇上一层。我也不去打扰他,只是静静地看着,久而久之,我把调凉皮的步骤都记得清清楚楚。

“麻酱爷爷”只是夏天的时候来,别的季节就回老家了。我们俩每次约好,来年夏天,还在那里见面。第二年,我们如约而至。就这样几个夏天过去了,那是我童年最充实最快乐的日子。当别的季节来临,我还会感觉失落呢!

可是有一年,当夏季来临,我却没能等来“麻酱爷爷”,等啊等,却怎么也等不到。一整个夏季,他都没有来,为此我还在草坪上大哭了一场。过了很久,我才听说,爷爷在老家去世了。妈妈知道这个消息,但一直不敢告诉我。

后来,我搬家了,也有了新的玩伴,有了发达的通讯工具,可是我依然觉得当年那种没有手机,相互间的约定承诺是多么值得怀念,太多事、太多细节我已不记得,但那是我一生最快乐的日子,我很想念“麻酱爷爷”。

本文选自《文化艺术报》第4355期A07版

责 编:陈 鑫 版 编:职 霆

审 核:汉 兴

< End >

合作、转载等事宜联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