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胡宗南与戴笠的关系有多铁?

原标题:胡宗南与戴笠的关系有多铁?

戴笠与胡宗南的关系非同一般。

早年的戴笠在杭州流浪,此时就结识了胡宗南,据说胡宗南对他有不少接济,两人结为好友。分别时戴笠还赠诗与胡宗南:“君乘车,我戴笠,他日相逢下车揖。”

后来在黄埔军校,他们又在孙文主义学会中有了共事的经历。

黄埔军校毕业后,胡宗南在刘峙部任团长时,戴笠任中尉副官,跟随胡左右,胡宗南独具慧眼,认为他机警灵活,有“异才”,乃推荐给蒋介石。

戴笠由此四方笼络,展露头角,逐渐被蒋介石所赏识。后青云直上,负责主持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军统)。戴笠对胡宗南的推荐感激涕零,凡力之所及,在各方面替胡宗南帮忙。

提起军统和戴笠,无不谈虎色变,即使是中央嫡系、黄埔同学,亦要讨好戴笠,不然戴笠向蒋介石来个“小报告”就吃不消。唯独对胡宗南,自戴笠以下,所有军统分子都尊称为“胡先生”,一如胡宗南的部下,到处为胡宗南宣扬吹嘘,替胡宗南造成有利声势。戴笠在蒋介石面前对胡宗南也是隐恶扬善,说尽好话,使胡宗南的地位更巩固,而戴笠自身亦愈得蒋的信赖。

后来他们在抗日与反共作战中也曾有过许多合作经历,互相帮助,胡宗南为戴笠搜集情报提供帮助,曾为戴笠提供过许多物质资助,戴笠对其十分感激。戴笠对有关胡宗南的情报一概亲自过问,隐恶扬善,二人在蒋介石面前互为对方捧场。戴胡之间保持了几十年的友谊和合作历史。

1936年12月西安事变发生,胡宗南力促戴笠前往西安保驾 ,让戴笠立下功劳。戴笠说:“双十二事变,我敢于飞入虎穴,下定决心,关键在于宗南的来电。”

1943年戴笠与胡宗南、汤恩伯在洛阳有过一次秘密会面,三人结下了政治联盟,胡宗南为此写过一首《盟誓诗》,发誓要“危舟此时共扶持。”即使是在私生活方面,也不分彼此。胡宗南与家乡的结发妻子分手后长期独居,直到1947年,戴笠把自己的情人、军统女将叶霞翟介绍给他。叶与胡系浙江同乡,曾入军统受训,赴美留学,才貌双全。经戴笠介绍给胡宗南,胡甚觉满意,1947年,二人在西安成婚,胡宗南甚为满意。

戴笠死后,胡宗南深感悲痛,决定与叶正式结婚,作为对戴的纪念。据说1962年胡宗南在台湾死后下葬时还穿着戴笠送给他的已经千疮百孔的毛衣。戴笠说过:琴斋是有恩于我的。戴胡二人在特军两界互为照顾,收到了特殊的效果。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