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亮、姜维穷其一生都没能拿下关中,韩信怎么一次就搞定了?

原标题:诸葛亮、姜维穷其一生都没能拿下关中,韩信怎么一次就搞定了?

大汉元年(公元前206年)五月,汉王刘邦拜韩信为三军统帅,全面采纳其军政方略,部署诸将日夜操练,作好战备,并招兵买马,招募了大量巴蜀少数民族部队参与北伐,这些人生长环境恶劣,民风彪悍,打起仗来嗷嗷叫,战斗力极强。如《华阳国志-巴志》云"阆中人范目有恩信方略,知帝(刘邦)必定天下,说帝,为募发巴民,要与共定秦。”《后汉书-南蛮西南夷列传》也说:“至高祖为汉王,发夷人还伐三秦。秦地既定,乃遣还巴中,不输租赋,世号为板楯蛮。”

至八月,一切准备就绪,韩信便率领汉军顺着一条诡异的道路,神不知鬼不觉的踏上了东进之路,历史在此,缓缓的悄悄的开启了韩信梦幻般的天才军事生涯,一个又一个前所未有的战争奇迹,将在韩信那充满了智慧的明眸前绚然绽放。

要从汉中盆地进入关中平原,必须翻越一条平均海拔高达两千余米的秦岭,其从东到西,依次有五条谷道(包括栈道)可以选择:

第一条:子午道(当时称蚀中道),也就是汉王从咸阳进入汉中走的道,全长六百余里。不过为了迷惑项王,这条道已经被张良烧了,故不予考虑。

第二条:傥骆道。这条道有优有劣,优点是这条路是所有谷道中最短的一条,只有420里;劣势是这条路号称“屈曲八十里,九十四盘”,非常之险仄。故此道亦不适合大规模进军。

第三条:褒斜道,也就是当年秦惠文王取蜀之道。这条道距离也比较短,大约为470里。不过,褒斜道的大规模修建,还在汉武帝时期,彼时这也是一条小道,当然情况要比傥骆道好很多,所以是项羽所封雍王章邯重点防备的谷道之一,若由此道攻击,恐难以起到出其不意之效果。

第四条:散关道(又称陈仓道、故道)。此道是由今陕西汉中沿着汉水一路向西,经今陕西勉县(为汉中西面门户,即刘备与曹操汉中之战的阳平关与定军山所在),至今甘肃略阳,然后再沿故道水(即今嘉陵江,唐以后改称)折向东北,经今甘肃徽县、陕西凤县,北出关中四塞之一的大散关,经故道县,最终到达关中的西南门户陈仓,也就是今天的陕西宝鸡市。这条道因沿嘉陵江,山路平坦宽阔,是秦岭主要干道中的主要干道,且比上述三道都绕远很多,难以起到出其不意之效果,而章邯也一定必定以及肯定会对其严密防守,看来也不似一个很好的选择。

第五条:祁山道。此道是由今陕西汉中一路沿着汉水西至今甘肃略阳,然后经祁山沿着汉水顺流而上,经下辩(今甘肃成县)、西县(今甘肃礼县),北入今甘肃天水一带的陇西地区,再越过陇山(今六盘山)东下,可以绕到陈仓侧背。三国时诸葛亮数次北伐于魏,用兵祁山,走的就是这条道。不过汉水在西汉高后二年发生了一次大地震,引起山崩地变,将汉水从略阳处生生截断为西汉水和汉水,导致河道大大缩短,水量减少,舟楫之便大不如前,所以诸葛亮的北伐才会一次次后勤不继,功亏一篑。而当诸葛亮这代人都无法完成入主中原(最起码要占住关中)的梦想,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当蜀地本地的人才,替换掉那些外来人才后,到了姜维这一代,就很难有足够的动力,去参与中原的博弈了。

不过,至少在楚汉时代,祁山道的汉水运输还是贯通无阻的,且在陆路上也是五条道中最平坦的一条,只可惜此道路途较长,比其他四道绕远了两三倍之远,更是不可能达到奇袭的目的。当然用兵谨慎的诸葛亮更偏爱以祁山道兵出陇西,韩信也会这样么?

答案是no,韩信与诸葛亮并不英雄所见略同,在韩信看来,祁山道是很安全便捷,但费时太久,目标明显,很容易被敌军阻截住,最终徒劳无功。诸葛武侯历经一生把自己活活累死了也没能北伐成功,一则是蜀汉的国力问题,二则就在于此人用兵太谨慎,谨慎是优点,但太谨慎就是缺点了。打仗,还是需要一点点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的,所以诸葛武侯名头虽大,但在用兵谋略方面,他比韩信恐怕得稍逊一筹。

在韩信看来,虽然这五条谷道单独拿出来都各有缺点,似乎都无法让汉军顺利冲出秦岭,但只要战术得当,每一条都能要了章邯的老命,于是,他看着地图一番审慎思索之后,最后把目光定格在了通往宝鸡的散关道,貌似最不靠谱的一条道上。

宝鸡之所以叫宝鸡,是因为这里古时候真的有“宝鸡”。

据载在春秋初年,秦国第二任诸侯秦文公在这里狩猎,曾获得一块奇异的石头。这块石头如流星般异常明亮,更令人吃惊的是轻轻磨擦它时会发出如雄鸡鸣啼般的声音,文公于是下令立祠供奉,祠名为宝鸡,后人便以此为地名了。

史书中的灵异事件,总是令人浮想联翩。

宝鸡从古到今都是交通要道,汉代它是沟通陇西、关中、汉中三地的中转站,如今它是陇海铁路陕西境内西部的重要集散地,也是川陕公路、入川铁路的北方起点。在中国历史上,它历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在宝鸡城下,有一条大河,也就是关中秦地的母亲河渭水。渭水从陇西发源,由西向东,流过宝鸡,流过雍王章邯的都城废丘,流过已被项羽烧成了废墟的秦都咸阳,流过肥美富庶的八百里秦川,浩浩荡荡的朝山西方向流去,一直流进更加浩浩荡荡的黄河里,奔流到海不复回。

基于此,秦国便在宝鸡南边渭水岸口建了一座巨大的粮仓,称为陈仓,用以储藏咸阳数量庞大的人口的口粮。如今咸阳已毁,这里便成了雍王都废丘的粮食基地。

陈仓是连接陇西与关中的咽喉要地,更是废丘的粮食基地,陈仓道也是几条秦岭谷道中较为坦易的一条主干道,身为一代名将的章邯,他岂能想不到派重兵在这里把守?换做谁,也不会从这里攻入关中的,除非他的脑子坏掉了。

然而,韩信偏偏就是选择了这条道路,当然,在此之前他需要一番严密的计算与布置。

韩信这个大军事家,是把军事当成一种艺术来热爱的。在他看来,像项羽那种气势逼人暴风骤雨式的军事指挥方法虽然也很酷,但未免显得有些简单粗暴,不具备细致的艺术感。他心目中完美的战争,应该像个精密的艺术品般,前端后路,丝丝入扣,奇正配合,华丽细腻,不出乎敌之意料、不算出敌之棋路、无必胜之把握,绝不轻易出兵!

现在,章邯正密切注意着傥骆道、褒斜道、散关道这三条主要秦岭干道的动静,只要探出汉军从任一道中出来,他就会率领大军立刻扑上去,把谷口堵住,来个关门打狗!

至于祁山道,那跳路绕太远了,章邯不必费神分兵防守,就算汉军真从那里出来,再率军去阻截也来得及。

如此布置,可谓万无一失了,难怪汉王在未用韩信之前被困在汉中数月,一筹莫展。

说起来,章邯的用兵,还算是高明缜密的,别忘了,老章怎么说也是楚汉之际位列前五的名将,此时虽因项羽之故不复其勇,但基本功还在,如果汉王不是得到了韩信,只凭曹参周勃之辈,未必就是他的对手。

可惜,韩信来了,章邯命中的克星从天而降,于是一切再无悬念。

韩信当然不会傻到将大军直接开进散关道去送死。《李卫公问对》有云:“善用兵者,无不正,无不奇,使敌莫测。”用兵的关键就在于奇正配合,如何使用奇兵与正兵,乃是中国战争艺术中最高级别的学问。而韩信,正是中国战争艺术领域中当之无愧的超级大师,“奇正配合”恰恰就是他的拿手好戏。

所以,韩信决定兵分两路,一路由曹参樊哙率领,沿汉水西行,水陆并进,由祁山道攻打陇西,这表面上正兵,其实奇兵;一路由韩信亲自率领,由散关道偷袭陈仓,这表面上是奇兵,其实是正兵。

一般来讲,只有先按正常的用兵原则引诱敌方判断失误,然后才能达到出奇制胜的目的。

然而,对待章邯这样高级别的对手,不能按正常方式引诱他犯错,只有按特殊方式引诱他,让他分不清奇正,才能将他彻底忽悠。

所以,当曹参、樊哙率军沿祁山道一路势如破竹,连续攻破下辩、西县等重镇,直逼陇西腹心后,章邯一下子慌了。

谁都知道,曹参、樊哙两人是汉王手下最重要最强大的两员战将,他们突然率军出现在陇西郡,这只能说明汉军的主力要绕远从陇西方向迂回突入关中了。况且,汉军一向有迂回作战的传统,当年,他们正是放弃了防守严密的函谷关,而从武关突入关中的,他们如今重施故技,此战略正是非常特殊且高明,势必引起章邯的高度重视。

于是,老谋深算的章邯终被年仅弱冠的韩信给忽悠了,他急忙率领雍军主力赶往陇西,以阻截曹参樊哙的汉军。

其实,章邯如果要保险的话,应该在赶赴救援陇西的同时,在傥骆道、褒斜道、散关道上也都留下重兵以为防备,只可惜项羽为了制衡章邯将秦地一分为三,导致章邯根本没有足够的兵力能堵住秦岭所有谷道,只能依据军事经验判断汉军的主攻方向。可惜这一次,他判断错了,他万万没想到,他真正的对手并不是曹参与樊哙,而是他从没听说过的韩信;汉军真正的目标也不是陇西,而是陈仓。

结果,等章邯好不容易赶到陇西,韩信却率领着汉军主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出大散关,大举向陈仓攻去。

作为关中的战略要地与后勤基地,章邯在陈仓还是布有一定数量的军队的,可惜这些军队因为陇西的战事而放松了警惕,再加上秦人本来就对章邯没有什么好感,所以他们只是象征性的抵抗了一下就投降了汉军,韩信大军于是顺利进驻陈仓城,轻松获得无数粮草辎重。

战略目标既已达成,曹参与樊哙两部便也不与章邯恋战,只留一部分水军封锁汉水航道,以防陇西的雍军顺流而下袭击汉军的大后方汉中;其余大部队则迅速撤离陇西,转赴陈仓,支援韩信部。

章邯作梦也没想到汉军竟然有这么一招,他更没想到自己的陈仓守军会如此不堪一击,他最没想到的是汉军新任统帅韩信。

——这人谁啊,从哪里冒出来的,一出道就是汉军大将军,一出手就是高手风范。如此牛人,我以前咋从来没听说过呢,这可真郁闷死了。

被项羽打败,章邯还不咋郁闷,毕竟项羽声名在外,输给他也不是太丢人。可这次他竟被一个无名之辈给摆了一道,这可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气急攻心之下,章邯只得慌忙回师朝陈仓攻去。

他必须将这支神出鬼没的军队立即扑灭,抢回自己的粮草辎重,否则大势去矣!

章邯着急,韩信却一点儿不急,他的军队走了几百里路,正好在雍王的粮仓里好好休整一下,以逸待劳,等章邯筋疲力尽赶过来,再揍他个性生活不能自理!

《孙子兵法》云:“致人而不致于人”。战争的精髓,就是尽量调动敌人而尽力不要被敌人所调动,章邯被韩信调动的跟个二傻子一样,他还能不输么?

果然,陈仓一战,章邯大败,沿渭水一路溃退,韩信像抓一只小兔子似的,逮着章邯一路穷追猛打,将渭水沿岸的所有大小城池全数攻陷。章邯虽然也是军事高手,但正所谓高手过招,一招受制则招招受制。他受制于人,自己的威力便发挥不出来,自然抵不住韩信的组合拳,只得一退再退,一直退到自己的首都废丘,并令弟弟章平守好畤。两地相隔很近,可成掎角之势,彼此相互支援。汉军乃将两座城池团团围住。

按道理,韩信应趁机举军强攻二城,先把章邯灭掉再说。但就在这时,塞王司马欣派来了旧秦大将赵贲率领的援兵,韩信便决定来个围点打援,先与樊哙周勃合力击溃了赵贲部,然后又转身攻破了章平的好畤城,使章邯的废丘成为一座孤城

可耽搁了这么久,章邯已缓过劲来并加强了废丘的城防,一时难以攻克,若硬要强行拿下,必要花相当大的代价,韩信便决定不受其牵制,下令停止攻城,而只派樊哙率部分兵力在废丘城外修筑城壕壁垒,做长期围困准备,然后分遣诸将略地,来个四面开花:

将军曹参、周勃:再败赵贲与内史保,东取咸阳,并将其更名为新城。(汉元年八月)

将军刘贾及昌文君灌婴:攻秦东,下栎阳,降塞王司马欣。(十月)

楼烦将丁复等:北击上郡,降翟王董翳。

骑都尉靳歙等:击败雍军北部兵团,平定陇西(十一月)。

将军郦商等:汉二年正月,再败雍军北部兵团,平北地郡,虏雍王弟章平。(章平丢到好畤后,又逃到陇西、北地一带,纠集雍军北部兵团继续顽抗)

结果,从汉元年八月,至次年端月,短短四个月的时间内,汉军已基本平定了三秦之地,只剩下章邯守着废丘一座孤城还在苦苦支撑着,直到十个月后彭城之战后才失守。

关中千里沃土,得来全不费工夫,虽然没有像韩信先前预言的那样传檄而定,不过也差不多了。

现如今,项羽正深陷齐地叛乱之中不可自拔,这正是汉军出关东进的大好机会,至于困兽犹斗的章邯,就先困着他吧,对待困兽最好的办法就是困死它,小小一座废丘城,撑死了也掀不起多大的波浪来。

兵仙韩信出道后的第一战,便以如此完美的胜利落下帷幕了。看到这里,大家心中一定早就起疑了:韩信“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故事天下闻名,怎么到了小生的笔下,就变成了“明出陇西,暗度陈仓”了?

事实上,“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乃是在元代以后才在小说戏曲中出现的,在此之前任何史书中都没有提到过半句“明修栈道”之事,这完全是后人的穿凿附会,没想到吧!

只要大家认真的把《史记》中的《淮阴侯列传》、《曹相国世家》以及《樊郦灌滕列传》看一遍,就会发现韩信忽悠章邯的方法其实是“兵出陇西”,而非戏文中所言什么“明修栈道”。

看完后,大家只要稍稍再深思一下就会明白,“明修栈道”不但不是一条妙计,而且蠢毙了。章邯是什么人,原大秦少府,等于是帝国的大管家啊,他能不知道秦岭有几条谷道?汉王入汉中时明明只烧了一条栈道,也就是说还有足足四条谷道可以走,韩信为啥还要辛辛苦苦去修那几年都未必能修好的栈道?这样岂不是更加宣告了当初烧毁栈道是别有用心?这样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明摆了就是虚招?这样岂不是更容易打草惊蛇引起敌方的警惕?这些“野老戏语”简直把人家章邯当成个大傻逼了,章邯身为当世顶尖名将,纵使成了败军之将后志气衰竭不及从前,但智商也不至于低到这种程度吧,可笑,真扯淡。

更可笑的是,戏文里扯扯淡也就罢了,而今一些历史文章、战争史著述,甚至少数史学论文,竟也据此而来论析韩信还定三秦之战的战略部署,荒唐一至于是,小生不能不澄清事实以正视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