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丹青:看到中国式素描就后悔,徐悲鸿引进它就是一个错误

原标题:陈丹青:看到中国式素描就后悔,徐悲鸿引进它就是一个错误

在陈丹青看来,中国绘画艺术的发展其实很慢。但水墨素描一类却是还要可以接受。在他看来中国的水墨表现力非常丰富,不能全框在水墨写生这个框架中。

然而如今中国人学习画画的方式几乎套用的是西方绘画法则,学成后再用西方绘画法则应用于国画,这样的绘画方式就像把裤子穿在上身,不伦不类。

陈丹青说得有道理,这等于是变向的无创意式的抄袭了。西方绘画基础是学习素描,为了应对高考,不少艺术生冒头,一个个开始了以素描为基础的绘画学习,这样的学习方式对国画的发展是极其不利的。

素描在“五四运动”后,由徐悲鸿一派的文化人引进中国。当时徐悲鸿引进素描的意义是为了让画画的方式更丰富,但绝不是让东西方绘画方式交叉,变得混乱。

中国画的表现方式与西方绘画浑然不同,中国画更随意和自然,它可以从一个线条、一个点切入,在纸面上开展一副水墨画,这也是为什么水墨画与写生更搭的原因,因为两者更容易融合。

但这并不代表水墨画只能通过写生来展现国画的美,它仅通过线条或点就可以将人物表现得非常传神,如曾鲸的《王时敏像》,没有用素描的手法,仅用毛笔绘画出的电线,就把王时敏的神情刻画出来了。

陈丹青老师一直想要强调一个观点,素描不是绘画的基础,自古埃及就有能够将人物深情动态绘画生动的方法,但当时埃及并不存在素描。中国画也是一样的,素描没有引进的时候,我们也有一套绘画的方法。

但素描引进后,传统的一套绘画方式已经被遗忘了。所以,高考那套绘画从素描学起应该废除,但这套学习方法贯彻太深了,想要改变人们眼中绘画的局限性太难。这种局限性不但让画家的绘画手法不专一,同样也使传统的中国画越来越少。

如今国画的地位岌岌可危,如果再不打破素描占领绘画界的场面,传统国画可能将不复存在。绘画的方式有很多种,国画是兼容性最强的一种,素描这种绘画方式有存在的地位,但我们作为国画的传承者不应该忘了我们的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