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互联网裁缝”再获5000万投资 服务60万用户

原标题: 这家“互联网裁缝”再获5000万投资 服务60万用户

“易改衣”创始人梁仕昌

文 | 铅笔道记者 南柯

注:梁仕昌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内容真实性负责。铅笔道作客观真实记录,已备份速记录音。

5年前,前网易技术主管梁仕昌离职南下,创立“易改衣”。当时,他联系了十几家裁缝店也没能解决自己的改衣需求,不是技术不够,就是老裁缝已经退休。

在传统的裁缝市场,改衣主要通过分散的裁缝店完成,但它们的服务没有实现规模化和标准化,并且小店裁缝的技术、面料都不足以适应高端衣物的版型。

“易改衣”的广州水荫路门店开在一栋写字楼内,驻店师傅钟群先曾改过价值一百万的鳄鱼皮皮衣、章子怡的高定礼服、20年前购买的复古大衣,也修补过穿了10年的西裤等。在平台上,像她这样拥有10年以上经验的裁缝有200多位。

不同于传统裁缝铺的工作流程,钟群先只负责衣服的裁改,用户需求沟通及裁量数据都由专业的量体师负责。

用户在官网、App或者微信公众号下单后,量体师通过上门量体取衣或者根据样衣的方式采集数据,待数据及衣服传回中央工厂,改衣师和设计师再根据用户的需求定制改衣方案。

成立4年多来,“易改衣”形成一套标准化的服务流程,从改衣前的用户咨询、到量体推荐、再到工厂改衣、直至配送和售后。

“每件衣服从取衣到完工派送,都需经过量体师、改衣师、设计师三重质检出库,且30天内免费重改。”梁仕昌补充。

高档衣物的复杂裁剪也离不开专业的机械设备。在裁剪工艺上,“易改衣”提倡无痕修改,原工还原大品牌服装的工艺。为此,团队除了引进国外先进的机器设备,还对传统的改衣设备进行升级。

以低压烫斗为例,为了让烫斗对衣服的损伤降到最低,团队在烫斗外面添加特种材料层,降低压强,同时使用蒸馏水,使烫炉里不会产生水垢。

传统的改衣技艺全凭裁缝的经验,这种经验来自口口相传,需要在不断的实践中积累。为了让这种经验更好地传承,“易改衣”建立了自己的改衣数据库。

梁仕昌解释,每位客人第一次使用“易改衣”的服务时,量体师在量体时会搜集用户身高、肩宽、身长等17项数据。借助裁剪数据积累,团队的产品经理与30位高级裁缝的进行沟通,对各类服装1万多个改衣“症状”实现了数据化。

“当一件需要修改的衣服找上‘易改衣’时,我们能从这个数据库里找出类似的案例,告诉每一位客人修改的方式以及修改好的衣服的样子,也会告诉他们可能存在的风险。”梁仕昌表示。

目前,“易改衣”已经建立30多个奢侈品牌和15000多种改衣项目数据库,解决了市面上99%的改衣问题。

今年元旦,“易改衣”发布改衣报告,参与调查的88754位用户购买数据显示,男性用户购买的阿玛尼西服中76%的西服偏大一码;女性用户购买的裙子中,有85%不合身;另外,有117156件衣服的胸围都偏大。

“这些数据对上游的服装生产商来说都是有价值的用户反馈。”梁仕昌表示。

“易改衣”的获客渠道有两种。

一种是从 B 端获客,包括品牌线下门店、品牌区域代理、电商平台都可以成为其分销商。目前,“易改衣”的合作品牌包括 Armani、CK、Gucci和BOSS等。

因大多数国外奢侈品服装是以欧美人体型设计,不少国内用户穿起来并不合身,“易改衣”的裁剪工艺则恰好解决该问题。

2017年12月,“易改衣”与寺库合作。去年,又先后完成与唯品会、天猫、京东的合作。唯品会特卖品牌常出现断码现象,“易改衣”能通过改码加快特卖服饰的售卖流转。京东、天猫是新零售的主战场,“易改衣”的加入能更好地赋能服饰新零售。

“改衣服务不再仅存在于服装售后环节,在消费者的购买决策中,它已经变成营销转化点。”梁仕昌说。

另一种是C 端获客,线上通过大众点评、百度糯米、58 到家等生活服务平台,线下通过自营店和合作的代收点。

2017年,团队还推出针对大企业的线下活动,进行异业合作。比如,团队曾在招商银行举办制作亲子套装和小黑裙活动。

现在,平台注册用户60多万,因采用中央工厂化的标准改衣流程,其返修率比传统改衣行业低80%,整体工艺的专业性和覆盖率比传统改衣行业高90%。

在市场布局方面,“易改衣”已经建成了5家中央工厂,在北上广深等13个城市开设40家线下店,预计年底会覆盖到60个城市。“我们争取10个门店配一个中央工厂,缩短物流时间。”

梁仕昌表示,此轮融资后,项目进入“由10到100”的发展阶段。接下来的发展计划有三方面。第一,拓展服务的网点;第二,复制中央工厂的模式;第三,横向拓展业务,拓展高端衣物后服务前品类业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