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战场神操作,不是谁都可以背水一战

原标题:战场神操作,不是谁都可以背水一战

背水之战成就了兵仙韩信的赫赫威名,也让古往今来各路“马谡”们争相效仿,最后多成东施效颦之举。背水一战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被复制的,简单的“置之死地而后生”并不是取胜的诀窍。兵家言事总是将大量的信息隐藏了起来,需要有心人认真地发掘。

彭城一役的大败让形势一片大好的汉国忽然面临全盘崩溃的威胁。为挽救危局,高祖刘邦决定派出大将韩信以偏师扫讨项羽所封的赵、齐等国,以斩其羽翼,在地理上对项羽形成半月包围(占据蜀地、汉中、关中、山西、河北、山东以包夹项羽所控制的楚地)之势。

刘邦的策略堪称人类战争史上首次间接战略,以自己的主力拖住项羽的主力,遣派大将经略北方以逐步增长实力获取优势。这一战略成功的前提有两个。首先,分派出的偏师有足够能力经略“边角”,显然,千古兵圣韩信有这个能力。其次,本方主力能够黏住敌军主力(能够让项羽死盯住不放,显然整个汉国中也只有刘邦能享受此待遇了),还能顶得住敌军的强大攻势。这里或许要为刘邦的军事能力翻个案,如果没有足够军事能力,刘邦根本无法与项羽对峙,大汉建立后扫平英布等人叛乱的,也是刘邦本人。

题外话不多说,下面直接讨论井陉之战中的真正关键点。

韩信到底在哪里冒险

说起来,天才很多时候都喜欢冒险。秦末汉初的两位军事天才,项羽在彭城冒险千里回援,击溃汉国联军,一举扭转颓势;韩信临危受命先下魏地,未及平复,即率众复攻依附项羽的赵国,一举平定河东河北,直接改变了楚汉战争的结局。

在攻灭赵国最重要的会战井陉战役中,韩信为背水之谋大破赵军,不但创造了历史,更创造了一个全新的成语——背水一战,形容于危局中行奇谋以破局。然而文人更多地把注意力放在充满矛盾冲突的“置诸死地而后生”,未留意到韩信在此战中的全部谋划,更忽视了会战中真正的关键点所在。

此战的关键词是冒险,然而,一般都认为韩信只是在以少击多上冒险,实际上韩信在一开始就在战略上冒了险——刚刚攻克魏地,部队几乎没有休整就继续前进,甚至连新占领的地区没有完成消化,就急匆匆地东征。

此时的赵国已经不是战国时期那个武力强悍的赵国。此役赵王征调全国可用之兵,号称二十万齐聚井陉隘口。这二十万兵战斗力比较差,但是即使再差,将这二十万人梯次排在井陉孔道中防守,以韩信之能,去一一攻破、强行推进也是件很困难的事情。显然,如果赵军如此布置,韩信要么因为兵力不足耗尽士兵而进展微少,要么因为后勤补给无力被迫退兵。

所以说,韩信行背水阵的谋划前提是冒险的——韩信率军过井陉攻赵,若赵王按照李左车之谋,井陉口赵军按兵不动,遣李左车出奇兵三万,绕道韩信之后,断其粮道,饥饿和无望就能击溃汉军。这里透露出一个信息,韩信总兵力是超过三万的。否则李左车不会要求三万兵力,却只用来堵截韩信后路。韩信不怕与优势兵力的敌军决战,只怕敌军塞住井陉孔道,坚守营寨不出。

韩信如此用兵也是出于一种无奈,攻克魏地后就必须即刻攻击赵国。否则赵国训练好军队,囤积够粮草后,根本打不下来;如果赵国打不下来,也就无法吓住魏地故民,使其不敢反抗。如果两国不能尽快安定,则项羽又会遣大将攻略赵、魏,则前功尽弃。难题又来了——魏地尚不安稳,如何去攻略赵国?只怕大军刚走,魏国旧贵族们又要起兵作乱了。韩信只能用看上去有些荒诞的办法来解决难题:将自己带来的老部队都留在魏地,压服当地大族;强征魏民为兵,将所有不安定因素带走,亲自以数千精锐看管这些可能为旧贵族裹挟起来作乱的壮丁。若攻克赵国,这些前魏国人也会信服自己,会成为真正的汉军了。

赵国上下也比较清楚韩信的困局,所以对正面击溃韩信很有信心,正面击溃经略北方的汉军大将军无疑可以极大地提升本军士气,更能提升赵国的地位。赵王虽然是项羽所封,但只有获得赫赫战功,才能使赵国摆脱项羽从属的标签,赵王歇才是真正的赵国之王。

选择战场的学问

韩信为了确定赵军的动向,派出间谍监视赵军举动。听到间谍传回的消息,韩信知道自己的冒险成功,接下来就是临阵的事情了。战场韩信早已选定——在离井陉出口三十里处安营驻扎,此处太行孔道为河流切割,宽度较大,山岭间最宽处可达1 公里;内部有比较宽敞的空间以供双方数万大军对战。

战役过程示意图

但是这里作为战场的好处不止这一点。真要说宽敞的平缓谷地,现在井陉县的位置更加合适;关键之处在于,这里的地形十分有趣,明面上看对赵军很有利——在井陉孔道口堵住道路,韩信怎么样都无法绕过赵军营垒,只能硬着头皮正面作战,但实际上,由于萆山北部小路的存在,正适合韩信实行他的预想。

萆山位于井陉出口孔道的北部,整个孔道在这里开阔起来,但是在出口位置,孔道再次缩小为一个隘口,从防御的角度看,在隘口修筑关城可以轻松防御自井陉西来的敌军。然而隐患也埋伏其中——萆山之后存在一条隐秘的小路,这一点,我们可以从地图上看到:萆山北麓谷地中从西到东分布着一连串的村落,正好勾勒出一条道路的痕迹。这条道路也就是韩信的依仗。

会战前一天夜晚,韩信召集骑兵两千,对其指挥官下令:明日开战之前率领骑兵从北边小路绕过萆山,迂回到赵军营寨附近待机。当赵军全军出动的时候,立刻以最快速度夺取赵军营寨,并换上汉军的红色旗帜——所有骑兵都被要求携带一面红色旗帜。按照唐代名将李靖的奇正之论,这两千轻骑就是此战中的“奇兵”,在战役之中起到一个杠杆的作用——以微小的力量将“正兵”主力的力量成倍放大。

又是一个清晨,韩信下令汉军在早餐后出营,就在今日一举击破赵军,晚餐大家将在赵营中享用赵军预备的丰厚粮食。韩信在战前最后一次军议中还是表达了对赵军不肯全军出动的担忧:“赵已先据便地为壁,且彼未见吾大将旗鼓,未肯击前行,恐吾至险阻而还。”韩信的计划成功有赖于赵军空营追击,需要一个有足够诱惑力的诱饵才能吸引住赵军。什么东西才能充当这个诱饵?韩信决定以自己的战旗作为诱饵,摆出一个看上去明显有问题的军阵,让赵王和陈余都相信自己可以击败韩信——也是由于这个原因,陈余没有采纳李左车的策略。

兵法认为布阵应该背靠山地,面对河流,这样能够保证敌人不易袭击我军军阵背后,而我军也方便离开战场。正面一片开阔,利于作战,敌军进攻则要先渡水,容易被我军趁乱击破;要后退则被水泽所阻碍,势必引起惊惶。

然而天刚放亮,汉军违背兵法常识,先行出动一万人列阵在水泽之前,背靠河流,面对赵军营垒挑战。赵军上下看到这样违背兵法之举后,均哈哈大笑,没有一个人把这一万汉兵当作一回事,把汉军晾在营门外,先各自张罗早餐了。

按照此时的惯例,汉军列阵,按照编制一千人左右为一部,八部各列方阵构成一整条战线,另外两部作为预备队,列阵在韩信将旗之下。考虑到战场位于山谷之中,宽度有限,整条战线宽度保持在600 米上下;再考虑到各方阵间的距离,一线需要布置8 个30×8 的小方阵,这样一部可以分为前后4 个方阵(960 名士兵和40 名军官),韩信的命令之直接下达给这32 个小方阵,每一排8 个方阵为一组,撤退时共同进退。

背水的真正目的

天透亮,汉阵中竖起了韩信的大将军旗,并在阵后可以望见的地方摆开了大将军仪仗,中军击鼓,大阵前行。看到这些,赵军沸腾了,大营中飘荡着新的军令:“全军出击!抓到韩信的赏万金,封万户侯啊!夺汉军将旗赏千金,也另有封赏!夺旗一面可得百金,斩将一员五百金!”金钱和地位刺激着赵军士卒,这些还在用握锄头的姿势握着长戟、剑盾的新兵仿佛充满了勇气。

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完成列队的赵卒开出壁垒与汉军交战,不过毫无经验的赵国新兵一时间在汉阵面前碰了个灰头土脸;本想如同潮水一般淹没汉阵的企图也失败了,兵力优势被狭小的谷地所限制,好在车轮战还是让汉军一步一步地后退。

韩信的计划即将开始,初阵的一万兵中老兵的比例较高,能够在号令下缓缓后退——若是以新兵为主打头阵,很有可能在后退的过程中就发生崩溃——为了避免发生意外,韩信还是亲自压阵。韩信抬头看了一下北边的萆山,布置在上的汉军传令士举起了事先约定好的红旗,并挥舞了几下——骑兵已经迂回到目标位置附近,是该进行下一步行动了。韩信的大旗对着山上的传令兵左右挥舞两下表示收到信号,随即山上的红旗消失了,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当然这里的内容不载于史册,只是出于常理的推测,但如果汉军没有在萆山上设置传令兵,以旗号传达信息,那么三支汉军(背水阵、水上军、两千骑兵)间是很难实现协调行动的。

韩信指挥下,汉军军阵依次掩护后退示意图

汉军在韩信的调动下开始复杂的敌前撤退。为了能够真正迷惑到赵军将领,汉军还故意抛下了一些队旗来假装慌乱。主将韩信和副将张耳并没有真的丢弃各自的旗鼓,只是假装丢下了旗帜,或者只是丢下了备份的假旗帜在地上,而收起原先的旗帜,指挥部队依次后撤。只有韩信才有如此强的战场控制能力,在暂停使用旗鼓指挥的情况下,依然可以保持汉军在后撤中没有溃散。韩信的目的达到了:赵军全体出营,意图彻底消灭汉军;如能取胜,赵王歇可在汉末诸侯中展示出自己的实力,争取相对独立的地位。

韩信使出后招,在激烈抵抗后,加快了后撤的脚步,率军一路撤进事先准备的水边营垒中,继续抵抗赵军的全力进攻,终于在泜水边吸引到所有赵军来攻。为什么汉军在泜水岸边布置营垒?原因很简单,汉军兵少又缺乏战场机动力,容易被优势赵军包围。背水而营,则不用担心背后会为赵军所趁;和之前的背水阵目的一样,背水只是为了缩短战线,让河水成为自己的后卫,利用地形减短需要用兵力来维持的防线长度。

汇合了所有兵力的韩信顶住了赵军疯狂的进攻,气势汹汹的赵军此时也失去了斩将夺旗的士气,放弃了活捉韩信的打算,逐渐后撤准备先吃饭补充下体力。但是赵军营垒上飘扬的是汉军的红色旗帜!营垒竟然失守了!雪上加霜的是,泜水边上的韩信也全军出击,现在已经追到了赵军身后。赵军大乱,士卒四散而逃,营垒中的汉军骑兵配合韩信的主力对赵军发起夹击。心乱如麻的赵军士卒以为汉军大军前来,根本没有发现汉军已经没有更多士兵了,新出现的也只有两千轻骑。不过汉军现在有多少兵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赵军已经士气衰落,没有勇气夺回营寨,只有丢下兵器逃命的份。

韩信借助此战获赢得了“兵仙”的称号,创造了历史。但是韩信在点评此战得失时很不厚道地说背水在于激发士兵绝地死战的士气,而把自己复杂的筹划隐藏在史书寥寥几句记载之中。诚然,由于新兵太多,韩信需要在水边建立营地来抵挡赵军的进攻(正如前面所提到的,韩信军中只有几千老兵作为核心部队);为了布万人背水阵,需要抽调一半老兵在阵中,以实现复杂的战术,另外一半则留在营地成为剩下几万新兵的主心骨,几乎是一名老兵配合九名新兵的比例。更需要一些特殊手段激发新兵的斗志。但是本战真正的要点却不是激发士兵绝地死战的勇气。马谡也学韩信,将士兵置诸死地;侯景在慕容绍宗面前也试过背水列阵,但都以失败告终。这些失败正是没有真正了解韩信所有谋划导致的。

本文节选自《冷兵器时代的战争艺术》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