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医生高铁救人被索要医师证,专家:要让施救者感到被尊重

原标题:评论 | 医生高铁救人被索要医师证,专家:要让施救者感到被尊重

文 / 吴施楠 编 / 袁月

【搜狐健康】3月19日,微信公号“江淮医学”发布的一篇名为《独家|| 女医生高铁上救人,结果却被索要医师证》的文章在多个社交媒体平台传播并引发激烈讨论。

文章中写到,3月17日,一名姓陈的女医生在D3563次高铁上对一名突发疾病的旅客积极救治后,却被列车乘务员全程录像并要求出示医师证。得知陈医生未随身携带医师证后,乘务员又对其身份证和车票拍照并要求陈医生手写一份情况说明,签字画押,留下具体联系方式。

陈医生将自己的经历发到朋友圈后,瞬间引起了吐槽和热议。

目前,列车组“南宁客运段”已经通过微博向该医生致歉,并称是自身对突发状况考虑不周、处置方式欠妥。广西卫健委也在微博回应,称陈医生的行为符合相关法规,对其进行了表扬和肯定。

虽然各方处置速度很快,但该事件还是在一定程度上对医生们的态度造成了影响。有医生表示,以后自己遇到这种事情,肯定会考虑考虑再行动。还有人表示,这是铁路部门在规避风险,既然这样,就不去惹这风险了。有网友在“心寒”的同时写到“医师在非注册地点执业属于非法行医,因此在火车上救人是违法的”等。

针对上述种种观点,搜狐健康电话连线了中国医师协会法律事务部主任邓利强。

邓利强表示,该事件可以从不同角度进行分析。首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明确规定,因自愿实施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通俗来讲,当他人遇到紧急情况、需要紧急施救时,予以施救的施救人免除民事责任。

这就意味着,医生在列车、飞机等特殊场合施救时,不需要考虑自己是不是要承担责任。这种施救情况也不仅限于医生,邓利强说,国内外都有一些经过培训便可利用急救设施在紧急情况下救人的人,他们在施救时同样不需要考虑是否要承担责任。

其次,针对“医师在非注册地点执业属于非法行医,因此在火车上救人是违法的”这段话,邓利强指出,医生在火车上救人的行为,不属于执业行为,不是《执业医师法》规定的执业规则所遵守的行为,而是《民法总则》所规定施救行为,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法律规定是免责的,也就不涉及是否非法行医。

实际上,原卫生部《关于医师执业注册中执业范围的暂行规定》(卫医发[2001]169号)已经给出规定,医师对病人实施紧急医疗救护的,不属超范围执业。2001年原卫生部对最高法关于对非法行医罪犯罪条件征询意见函的复函中也明确指出,随急救车出诊或随采血车出车采血的,对病人实施现场急救的,不属于非法行医。

此事的发生让邓利强联想到了多年前他和同事出差,在火车上救人的一幕。“救完人后感觉成为了整个车厢的焦点,特别不好意思。”邓利强说,那个时候有种美好的感觉,但随着社会的变化,感觉不同了。

对于列车乘务员留下陈医生名字和联系方式的行为,邓利强表示理解。“如果列车上有人施救后,乘务员不知道这个人姓甚名谁、有没有专业资质,有可能在被报道的时候,他们会很被动。”

不过,即便是要记录相关信息,如果让施救人感受到了不被尊重和冰冷的态度,那么相关部门就需要反思自身的人文设计。“不能让一个帮助别人的人感到不被信任和屈辱。”邓利强说。

在邓利强看来,事情的发生其实也是一个改进的契机。他希望相关单位都能在此基础上有所思考,看看自己对待这类事件的方法是否合适,更不要让一些处理方法影响以后医生、志愿者的救人意愿。

据了解,陈医生事后表示有些后怕。但仍然很担心患者没得到及时治疗,更重要的是,她说以后碰到这种事还是会救。

陈医生的想法也是邓利强一再强调的,“我们不希望医生从此说不要救人了。”

在面对“如何采取措施自我保护?”这一问题时,邓利强说到:“实际上,帮助他人就是帮助自己。帮助时,不适合想自我保护。”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