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轰鸣】第十三期:汽车下乡能否“救市”?

原标题:【轰鸣】第十三期:汽车下乡能否“救市”?

编者按:面对目前汽车消费低迷的现状,国家发改委等10部门联合发布《进一步优化供给推动消费平稳增长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方案》,方案提出将对农村居民购买乘用车给予优惠政策,被称为新一轮的“汽车下乡”。

方案的主要内容为:促进农村汽车更新换代,有条件的地方可对农村居民报废三轮汽车,购买3.5吨及以下货车或者1.6升及以下排量乘用车,给予适当补贴,带动农村汽车消费。2018年,国内汽车产销量迎来28年来首次负增长。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汽车产量完成2781万辆,同比下降4.2%;销量2808万辆,同比下降2.8%。

在这一轮政策推动下,不少车企都纷纷打出了力度不小的补贴。但另一方面,从中汽协2月的销量来看,国内汽车销量继续下滑,同比环比均出现下降。厂家火热优惠措施,与依旧寒冷的汽车消费市场呈现出“冰火两重天”。“汽车下乡”能否拯救低迷的车市?现场嘉宾各有观点。

《轰鸣》:打造车圈最热舆论场,一档为态度发烧的对话栏目。

本期嘉宾:

汽车流通协会专家崔东树

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和产业发展部汽车市场处副处长王光磊

北汽股份品牌总监王刘芳

华山论剑汽车女记者创始人黄少华

本期策划丨马倩、程功

一句核心观点:

崔东树:四五线城市日益上涨的高房价,严重挤压农村居民购车预算。

王光磊:农村市场目前最大的问题,还是农村居民购买力的问题。

王刘芳:如果现在车企忽视农村,日后车企会高攀不起。

黄少华:只要是即时响应“汽车下乡”政策的车企,都值得获得掌声。

本期更多对话内容,请关注以下《轰鸣》栏目访谈节录。

主持人:在节目的开始,我想先向各位嘉宾抛出一个问题,就是先让大家站在自己的角度来说一说,大家都怎么看待这一轮的汽车下乡?

崔东树:“汽车下乡”应该是国家促进消费这一系列组合政策中,一个很重要的环节。农村居民消费目前是我国汽车消费市场一个短板,所以通过汽车下乡活动,可以有效地改善农村居民汽车消费环境。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情。

黄少华:我们知道去年中国汽车市场出现了28年来的首次负增长,无论是厂家还是整个社会的都面临着消费信心不足,所以汽车下乡政策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它其实是为了提振消费信心。通过汽车下乡政策可以让厂家更好地去开拓农村市场,我觉得这是一个比较好的政策。

王光磊:从这个政策的力度来看,我觉得应该跟2009年与2010年的汽车下乡政策还是有一定的差别。以我了解的状况,这个政策考虑了当前汽车市场的状况。力度大小主要为了提振汽车市场的信心

王刘芳:之前第一轮汽车消费政策出台的时候,我当时还在媒体当记者,也确实目睹了那一轮刺激政策之后,我们的汽车产销量就顺势第一次登上了全球第一。这次出台第二轮政策,它有两个信号可以解读。第一,汽车在国民经济制造业中占支柱产业的地位,中央是非常明确的。这一轮汽车下乡出台的背景就是在2018年,我们28年来汽车的增速第一次出现了负增长,这个背景我觉得是非常得耐人寻味的,重新提振车市增长这个意图非常得鲜明。第二,国家一直在进行供给侧结构改革,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激活消费,特别是农村市场。农村市场的启动是很好的切入点。我们觉得这个政策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黄少华:刚才刘芳说起来2009年的刺激政策,那个政策的刺激力度要更大一些。我觉得这次的刺激政策,可能从效果上不可能达到上一次的那样,因为上次确实经过那个刺激政策以后,中国的汽车市场经过了好多年的高速的一个增长。但今年我觉得从消费信心的提振上是有一定的刺激作用,但是从实际的效果来说有待观察

主持人:黄老师您认为这一次的汽车消费向农村转移,在效果上来说,跟上一次是略有差距的是吗?

黄少华:我觉得差距还会比较大,我希望这一轮的汽车下乡政策,厂家能够真正地去把它当做一个特别重要的事情来做,但是也有一些媒体在质疑,说很多厂家并没有真正把实惠让给消费者。我的观点是,愿意响应就是一件好事,厂家能够这么快地去对政策做出响应,说明他们是对这个政策是非常认同的,说明他们看中农村市场的开拓,所以只要说政府有这个意愿,厂家又真金白银地去补贴,我觉得还是能起到一定效果,但是不要给予它太高的希望。

主持人:是,就着黄老师的这个观点,北汽的王总肯定是有一肚子话想说。

王刘芳:其实汽车惠民,一方面看地方政府的态度,执行的力度。第二,厂家也要拿出你的诚意。北京汽车在最短的时间内,就拿出了 “2019惠民我先行”的策略,其中不仅有补贴还包括终身质保。所以少华你说我们的力度大还是不大?国家这次汽车下乡力度是比较温和的,没有很明确的要补贴多少钱,把更大刺激的权利下放到了地方,这样会有很好的灵活性。说实在话,我们也可以观察,哪个地方惠民刺激的力度比较大,效果比较好,事实上我觉得市场有社会一杆秤,车企有一杆秤,我相信中央也在看。

主持人:我们在做这期节目之前电话采访了一些地方的经销商,录制了一段小视频,各位看一下。

这段视频看完之后,我们发现有的品牌它确实是真金白银,但是有的品牌是雷声大雨点小,各位怎么来看?

黄少华:我之前写了一篇文章《所有积极响应国家汽车下乡政策的企业都值得获得掌声》,我的观点是,无论企业补贴力度大小,他们都在积极地寻找变化,这就是一个很好的态度。只要你去响应,我们就给你掌声,但是这个响应力度大小,消费者买不买账那就是终端的事情了。

王刘芳:我们也是车企,所以车企心里在想什么,我觉得我们很容易揣测。车企响应的力度和响应的速度不一样,有可能有这么几个方面的原因。第一,可能它确实需要研究,还没有就是拿出一个方案。第二,农村市场跟城市市场有很大的不同,尤其是像电动车行业的企业,它在农村市场确实发挥的空间需要仔细去研究的。第三呢,可能农村市场因为基础设施、渠道以及消费等因素局限,我们去做销售,成本投入会比较多一些,这个问题我觉得是一个短期利益和长远利益的一个关系。如果农村市场你不开拓,等到以后我们的美丽乡村建起来之后,城市走过的道路,农村也会再重新走一遍。今天你忽视的,也许明天你会高攀不起。所以我想,应该非常认真、有诚意地去研究这样一个市场,农村市场将来会是一个很大的基盘,金字塔没有塔基你不可能走到塔尖的,我们是这样看这个问题的。

崔东树:现在才刚2月份,我相信后面随着汽车下乡逐步的推进,政策可以逐步加力。同时我认为大家都在努力地推进汽车下乡工作,说明汽车下乡本身具有巨大号召力。目前来说,虽然可能是成本偏高,未来随着实现城乡一体化的改进,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事情。

王光磊:从我们得到的数据来看,过去的五年2013年到2017年的过程当中,农村市场跟我们的三线市场是增长最快的市场,大概年均增速在15%到20%之间。现在总体全国市场千人保有量接近到150,而三线和农村市场它的千人保有量还是在40左右的水平,相当于我们大概十年前全国的平均水平。像北汽这样扎根做这一块市场取耕耘这块市场,将来肯定回报是远远地要大于之前的预期的,我觉得是这样。

主持人:2018年也出现了一个趋势, SUV不如轿车那么受欢迎了。在汽车下乡的政策推进之后,这样对比会不会传导到企业的产品规划上面?

崔东树:SUV去年下滑是一个严重出乎意料的事情,从11年到16年,我们的SUV增长速度都在40%左右,到2017年SUV增长速度在10%左右,到2018年SUV增长速度下半年开始都已经低于轿车的增长速度,所以SUV的下降与县乡市场的低迷应该是有一些相关的。汽车下乡是改善农民出行必然的环节,在汽车下乡的推动下,SUV市场会得到良好的发展,对车企来说,SUV始终是车企布局的重点。

黄少华:我认为去年SUV增幅的下滑跟过去几年的高速增长是有关系的,它只是一个理性的回调。因为过去几年确实SUV增长太快了,而且SUV的市场占比已经到了40%多,我觉得可能未来会是一个50:50的这样一个节奏,所以SUV应该不太可能像过去百分之几十的增长,只保持每年增幅比轿车高一点,随着汽车下乡政策,农村市场对SUV的喜好可能会确实更多一些。根据中国市场的需求,合资品牌在过去几年也在加紧研发SUV,所以今年我觉得会是合资SUV的反攻潮。过去SUV自主品牌的占比是非常高,特别排名前十里面其实合资品牌比较低比较少,但我估计从今年开始可能合资SUV的增幅会上来,带动整个SUV市场的销量增长。

王光磊:我可能有一点不同的意见,从我们对农村市场的了解来看,农村市场目前最大的问题可能还是它的购买力的问题。因为农村市场这一部分群体刚刚崛起,所以它对价格非常敏感。从目前农村市场的购车来看,基本上还是以十万块钱以下的自主品牌轿车为主。受收入的限制,45%都是买轿车不是SUV。从这个角度来讲,未来SUV是有一定的前景,特别是自主品牌的SUV。合资SUV我们判断短期之内可能在农村难找到市场,但是从将来来讲,农村也在消费升级,五年以后这块的市场会开始崛起

王刘芳:SUV在中国市场连续多年的高速增长,这个背景跟中国人的特殊消费心理有关。SUV走势不可能一直涨,规律如此,有涨就有跌,最终达到一个合理的平衡。我认为,第一我们要实事求是,农村市场毕竟跟现在一二线市场还是不一样的第二,农村市场消费的使用的场景跟城市市场也是不一样的,所以你要想在农村市场有建树,一定要研究透,不能把城市场景需求到农村市场去用。第三,我想说,农村市场绝对不意味着可以去凑合,可以低配。一定要从长远的角度去策划。

主持人:在汽车行业有些媒体或者专家的观点认为,有的品牌难免会将自己库存车借此机会一股脑投放到农村,各位专家怎么来看待这样的观点?

崔东树:我觉得这个观点是完全不正确的。第一,国五是注销车型,国四车型目前基本没有,经销商的库存现在管理很严格,而且从经销商运营角度来说,大于六个月库存对它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大于三个月的库存都相对来说是比较少的。所以目前来说,把老旧库存或者国四车放到农村去销售,经销商的成本会更高,我觉得这个本身就不合逻辑。

黄少华:这次确实汽车下乡政策有一个声音去库存,我是觉得最后的效果其实是农民朋友在投票。现在城乡一体化,年轻消费者跟城里的消费习惯其实非常接近了,包括买车他们一样上网去看。大家接收到的信息农村并不比城里少很多。我是觉得不要把农村想象得很落后,现在的人人是用智能机的时代,其实大家接收到的信息是一样的,所以大家的审美品位,只要有能力,买好车的需求是一样的。

主持人:王处长,我还想问您一个问题,如果要是现在汽车下乡,那么它跟农村原有的路网之间会不会发生冲突,您怎么看待这种冲突?

王光磊:从我们了解的状况来看,这块的市场是非常有潜力的,从短期来看的话它达到了进入到汽车高速增长的起点。那么汽车到了中长期之后,它主要决定的因素不再是你的经济因素,而是社会环境方面的因素,特别是你的基础设施。人口密度越高的地区,它的汽车保有量越低,人口密度越低的地区汽车保有量越高。农村停车方面最大的问题可能是停车管理比较混乱,但是有地方停车,而且每家都会有地方停车。基础设施这一块来看的话,如果单纯不考虑到春节之前在城里面的这些农民回家之后把车开回去,目前日常农村的状态,公路基础设施来支持它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王刘芳:最终造成拥堵的事实上是最后1公里,可能农村的规划路会比较窄。如果真的要把农村市场启动,未来可能乡村尤其最后1公里的道路规划、管理千万不能够说错车都错不过去,那真的是非常得影响消费。之前大家都用摩托车的时候,用自行车的时候,它不是个问题,未来大家都要用汽车的时候,可能你现在不管,未来就要用很高的成本去管。假如在那个地方盖了房子,将来要拆,这个成本就不及现在就来规划。

崔东树:最简单来说村里应该汽车保有量比北京的高,而北京是百户家庭现在至少50辆车以上的水平,北京在控制了八年之后仍然能够达到这么高的水平,所以北京应该是全国保有的洼地而不是全国的制高点。现在是制高点说明农村还是穷,没有把汽车普及起来。汽车下乡的趋势很好,对整个农村的建设我觉得都有很好的促进作用。

主持人:现在四五线的楼市涨得也是很凶猛的,这会不会挤压到汽车的消费?

崔东树:居民消费来说,楼市、股市、车市,尤其楼市车市消费目前来说出现严重的失衡,农村现在买房,客观说房子还不是特别贵,这样的话他的购买力实际跟车的购买力是相近的。但北京等大城市的房子和车的购买力是没关系的,因为反差太大,千万的房子跟几十万的车差距太大。村里的房子或者县城里面的房子三十万五十万首付十万,跟车的价格就相对,这样对车的挤压就很严重,而且它挤压不是挤压一个人,而是挤压整个朋友圈,导致整个居民的购买力严重地受影响。

王光磊:从去年的状况来看,三线的市场作为长期都是拉动整个汽车市场增长的部分,去年出现了一个对整个市场产生了拖累,统计局统计,其实城市的房地产的涨价情况来看,三线在里面是出类拔萃的,涨得最明显的。我们做了一个调查,大概百分之七八十的农村家庭都是先解决房后解决车。所以这一块的话,如果房价暴涨的话,对于村里面的人他去考虑车的这个决策来讲肯定是有一个延迟的作用。

黄少华:王处说得特别对。我从农村来的,我觉得前两年房价对车市的影响会比较大,因为三四线城市的房价确实是经历了暴涨的过程。从去年开始,其实全国的房价都属于比较低迷的状态,大家愿意买房是因为房价是属于升值的投资,那么买车大家都会认为它是一个贬值的消费,这是为什么大家愿意买房不买车。农村的房地产属于过剩的情况,可能不止是农村,包括三四五线城市都处于过剩的过程,所以只要它的房价不涨了,就会有一个理性的回归。

王刘芳:我觉得你们说的非常真实,如果我们在制定这个汽车消费汽车下乡这个政策的同时,它能够同步地考虑我有没有一个政策,不要让这十几年来一二线城市这种疯狂房地产的黑洞,对国民资产吸附的效应再一次地在农村,在三四线城市重演,我觉得其实它是需要甚至好几个部门联动来考虑。否则的话,单纯的汽车下乡很难起到好的作用。

主持人:我们能从各位嘉宾的观点看到,汽车下乡不仅仅是承担了一个救市,而且它要对政策或者关于环保关于楼市要做一个全盘的考量,也谢谢今天四位嘉宾能够亮出自己的观点,大家说得都很有干货,也谢谢各位网友的观看,我们今天的《轰鸣》节目就到此结束了,让我们下期再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