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大英帝国的老底,终究还是被这场脱欧闹剧给揭了个底朝天

原标题:大英帝国的老底,终究还是被这场脱欧闹剧给揭了个底朝天

当地时间3月14日,英国议会下议院以412票赞成、202票反对,通过了延长里斯本条约第50条规定的3月29日的脱欧期限。与此同时,议会还否决了举行二次公投的动议。这意味着在经过两年半艰难的谈判后,英国决定将命运交给欧盟安排,因为现在只有欧盟才能决定是否接受英国的请求。

这实在是一件很锤子的事。脱欧算得上是事关英国百年国运的超级大事。这样一件顶级国家大政,英国人自家久拖不决,拿不出个章程也就罢了。最后闹个延期,还得看欧盟脸色。闹成这个样子,也真是让人无话可说。

不过,真要说丢份,其实也不光是这延期一件事。实际上脱欧这事儿从一开始,英国政治的颟顸,就已经初露端倪,并伴随着脱欧进程的深入而不断展现在世人面前。事情发展到今天,不仅脱欧本身已经沦为笑柄,英国政治应对在这项进程中,也出现出了严重的问题——无论是一开始的脱欧公投,还是后来不断推倒重来的脱欧决议,再到今天脱欧期限到期,一事无成以至于不得不舔着脸求欧洲延期,每一个阶段,英国政界的表现,都可以说是拙劣透顶。

为什么会搞成这个样子?表面上看,是政治人物的无能以及乡愿,但往深了究,其实是英式民主的运行出了问题。

我们从这一系列矛盾的源头——2016年的那场脱欧公投说起。

首先,这脱欧公投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为什么这么说?关于这一点,云石君在之前的《云石:今天咱们就来捋捋,看大英帝国是怎么把脱欧整成一滩浆糊的》中曾有解释:脱欧是一件事关英国百年甚至千年发展大计的重大事项。这种重大事项的决策背后,固然需要尊重普通民众的意见,但同样需要专业的政治家、经济学家的主导——因为后者明显比前者更有学识,更有宏观视野,更能从整体角度,来综合权衡这个事件对国家的利弊。

这是很好理解的。毕竟民众是感情远高于理性的群体,而且学识和视野都相对有限。这种群体特质,决定了通常都对正在发生,立时可见的东西更能感知,比如欧盟要求英国接受难民,要求英国出钱去给欧猪国家买单,这些当时英国面对的来自欧盟的压力,让他们怒不可遏,所以很容易产生脱欧冲动。但对过去几十年,英国通过加入欧盟,从而获得的广袤市场空间等等好处,以及脱欧后面临孤立的这种可能性风险,却很难理解。

鉴于民众的这些缺陷,那么,在国家大政方面,他们的参与权必须是有限制的——民意当然要听,但除此之外,精英的意见也同样不能忽视。

但脱欧公投,这摆明了就是完全不尊重精英的作用,而把国家顶级大政,全部交由相对感性且浅薄的民众来决定。稍微懂点政治的都知道,这简直就是瞎胡闹!结果就是这项国家大政,在一帮稀里糊涂、对脱欧利弊严重缺乏理解的民众手里,变成了现实。

回顾往事,舆论通常把过错归咎于亲手批准公投的时任英国首相卡梅伦——认为他的草率,引发了这场政治灾难。而卡梅伦也确实领了这顶帽子,在公投结果宣布后既引咎辞职。

但这仅仅只是表象罢了。卡梅伦在英国这个老牌资本主义强国的政坛摸瓜滚打了几十年,而且还披荆斩棘,一路坐上首相宝座。这样的人物,政治能力不敢说是举世无双,但放眼全球,也绝对是一流的存在。身为全球顶级政治精英,卡梅伦难道不知道脱欧公投存在巨大政治风险?不知道这样的大事完全摒弃精英,全由民众决定是不负责任?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无论是脱欧本身的重要性,还是公投的利弊,卡梅伦都必然一清二楚。但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这其实背后折射出的,是英国民主、甚至可以说是整个欧洲民主当下的严重弊病。

欧洲,尤其是英国,是现代西式民主的渊薮重镇。根据现代西式民主逻辑,政治人物的前途命运由选票决定,所以必须极力讨好民众,政治权力也由此被民权高度钳制。

当然,这只是理论而已。实际操作中,西方权力结构中除了政治权力和民权,还有资本权力——后者的实际力量可能比更大,它既可以与政治权力一起压制民权,又可以通过舆论引导民众,一起钳制政治权力。

资本、政治、民权,三大权力共同构筑了西式民主的权力格局。

不过在欧洲,尤其是英国,这三者近年来情况有些失序,民权过度膨胀,资本权力的影响却相对衰落。

之所以如此,一方面是欧洲去工业化较严重,再加上新兴工业国的竞争,除了德国,其他的诸如英法,产业资本都逐渐式微。另一方面,随着社交新媒体的崛起,民众得到了自主发声渠道,资本通过控制媒体,进而引导民众,钳制政治权力的传统模式逐渐失效。

资本的相对式微,民权却借助社交媒体得以崛起,这一减一加,使得传统三足鼎立的权力结构,势必出现变化。

根据传统西式民主制度,政治权力理论上本就要受制于民权,以前还可以通过跟资本权力的合作,对民权予以压制。现在资本权力式微,民权又借助社交媒体凝聚力大增,这种情况下,政治权力在民权面前,更难以维持独立性,政客在处理政治事务时,也生怕得罪民众,所以面临社会分歧明显的问题时,下意识的会推卸责任,以求自保。

这样一来,就会整出问题。

脱欧公投就是这种事件的典型代表。如果当时英国全民都要求脱欧,那卡梅伦不用公投,直接顺水推舟就是;如果民众大多支持留在欧洲,那卡梅伦对脱欧这个事儿理都不会理。

可当时社会舆论,脱欧和留欧在英国大致就是一半一半(后来的公投结果也证明了这一点——脱欧派仅以微弱优势战胜留欧派)。

这就麻烦了。脱欧已成民众高度关注的热点,政府必须对此作出回应。卡梅伦作为首相,拥有是否脱欧的实际最高决策权(理论最高决策权在女王那)。可民意在脱欧议题的高度分歧,决定了无论他支持哪一派,都会狠狠的得罪另一派。而且,鉴于民权过于强大,不管自己做什么决定,都有另一半民众会因此不满,英国政治也永远不得安宁。

这下卡梅伦就抓瞎了。一旦做出决定,就注定得得罪一半民众,这接下来再稍微有个风吹草动,卡梅伦和保守党就得下台滚蛋。而不做决定,拖下去,自己作为首相,又会被视为无能,受到民众无情无尽的责难,早晚还是滚蛋的命。

卡梅伦当然不想滚蛋。既然如此,索性把决定权交给人民——这样无论最后是什么结果,都是人民的意愿。谁也说不得自己。

当然,从政治的角度来看,这是很不负责任的。而且这个所谓的顺应民意,也不可能得到主流精英集团的认同——且不说这种做法本身就是儿戏,光脱欧这事儿来说,他们比民众更明白脱欧的严重性。一旦公投结果是脱欧派获胜,那事情就麻烦了。

但卡梅伦没办法。主流精英集团虽然不愿意脱欧,但他们无法说服民众,更无法压制民权。可如果执意不脱欧,自己作为首相,就成为民众攻击的靶子。所以卡梅伦必须用一场公投,来堵住民众的嘴。

这实际上就是拿国家前途命运做赌。正常的政治领袖,都不应该允许这种危险的事情发生。但英国政治的特殊格局,决定了卡梅伦要是不想沦为政治牺牲品,就必须要赌上这一把。

当然,卡梅伦也不想脱欧真变成现实。在他的如意算盘里,民众中的脱欧派和留欧牌看上去旗鼓相当,但精英集团大多还是反对脱欧的。虽然现在精英集团对民众的影响力已经大大下降,但在民意双方大致相当的情况相下,只要精英集团加以引导,那赢面还是较大的。

这就是卡梅伦的逻辑。当然,它也有成功的先例——脱欧公投之前的苏格兰独立公投,卡梅伦就曾携手精英集团,成功的左右了舆论,将原本旗鼓相当,甚至苏格兰独立派占优的局面,给生生扳了回来。

有了这个先例,卡梅伦遂依葫芦画瓢,企图重演苏格兰公投故事。

只是没想到,这次玩脱了。虽然精英阶层控制的主流舆论大多支持留欧,但最后的结果,却是脱欧派获胜。

这下卡梅伦就蒙圈了。但木已成舟,无法挽回。卡梅伦只好引咎辞职并退出政坛。

可卡梅伦走了,脱欧的事儿还得继续。既然公投已成事实,那接下来不管主流精英集团和接受的新任首相梅姨多么无语,都只能硬着头皮来将公投结果付诸实施,与欧盟进行脱欧谈判。

而在脱欧谈判中,英式民主的弊病又一次显露无疑。在云石君之前的《》中已经提到,像对欧自由贸易,北爱边界问题等等,这些一旦脱欧,都将对英国的经济发展乃至国家稳定构成重大影响。

这就带来了麻烦,当梅姨跟欧洲谈脱欧协议时。她谈的结果——既达成的脱欧协议,却被英国议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否决!

为什么英国议会会否决?表面原因是认为这些协议,没有妥善解决上述问题,会给英国未来留下隐患,所以坚决不能答应,然后逼着梅姨继续跟欧洲谈,要把英国既得利益全部维护好才行。

这话听得倒是冠冕堂皇,但实际上就是扯淡。既然要脱欧,对欧贸易当然不可能像以前那么畅通,北爱边界当然会出问题,这些本来就是避免不了的——换句话说,这是脱欧必须要承受的代价。

这逻辑就很简单了。你既要通过脱欧来摆脱欧盟对英国的负担,却又不想放弃欧盟给自己带来的好处,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你明明知道这事儿不可能两全,却偏就要梅姨去办到,她怎么可能办到?这不是耍流氓吗?

其实议员们也知道梅姨办不到。他们也知道自己这么做就是耍流氓。可他们就是要这么做!

这是为什么?

说白了,还是讨好选民。

民众很多都头脑简单,之前只想着欧盟要塞给自己难民,要摊派经费救欧猪国家,讨厌的要死,所以不管三七二十一就闹着要脱欧。可一旦真的脱欧进程启动,他们突然发现,欧盟其实还是给了英国很多好处的——以前一直呆在欧盟这个体系内,所以感受不明显,现在要脱欧了,麻烦就一下子全暴露出来,这又引发许多人的惶恐的不安。这种情况下,民众的诉求又进一步清晰——他们既希望通过脱欧摆脱那些累赘,但又不想因为脱欧,而承担损失。

当然,前文说了,这是不合理的。但民众嘛,本来就是感性远大于理性的群体。再加上民众又不是政治家,他们虽然做了脱欧决定,但并不需要亲自去操作和执行——所以他们也无需为自己的诉求承担什么直接的后果。再加上英式民主制度下,民权对政治权力有足够的反制力,政客前途命运系于民众之好恶。这种种因素,导致民众在面对脱欧进程时,依然抱有不切实际的想法——即便不现实,也要政客去兑现。要是兑现不了,那就选票侍候。

这种情况下,议员就只有耍滑头了。议员的前途取决于选票,所以他们必须迎合民众诉求。至于这种诉求是否不切实际,和议员们没直接关系——毕竟跟欧盟谈判是政府的事,交给首相去执行就好。首相谈成了(这是不可能的),那自己有督促之功;首相谈不成(这是必然的),那也是他办事不利,民众也怨不得自己。

议员们有梅姨垫背,所以可以正义凛然,可梅姨就不行了。她面对的是欧盟,欧盟可不会迁就英国选民。这就有了梅姨一次次拿出脱欧协议,议员一次次否决,最终把脱欧搞成了一团浆糊。

当然,随着脱欧乱局的持续,部分选民也醒悟了过来,认识到脱欧的坏处和自己之前诉求的不切实际。这时候,二次公投的呼声也随之兴起。

这似乎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毕竟之前的公投中,脱欧派不过是险胜而已。现在世易时移,许多人立场发生转变,所以这时候再搞公投,留欧派的获胜机率是很大的。一旦留欧派获胜,英国不再脱欧,那所有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可是,这次议会又否决了二次公投。这是为什么呢?

其实,这次否决,还真是议会老爷们清醒了一把。现在的局面,的确是有一部分脱欧派反悔,但也仅仅只是一部分而已。依然有相当选民支持脱欧。现在搞二次公投,那等于否定了一次公投——而一次公投是有法定效力的。这结果一出来,等于否定了法定意见,那强硬脱欧派肯定会强烈抗议,英国政府和议会也会遭受毁灭性打击——连公投都可以否定,那这个西式民主体制还怎么服众?还有什么严肃性?还凭什么让人尊重和认同?真到这一步,英国面临的就不是脱不脱欧的问题了,整个现代民主体制,乃至国家秩序,都有倾覆的风险。

鉴于此,除非英国绝大部分选民达成一致,同意留欧,否则的话,哪怕明知留欧派现在已经略占上风,英国也不能二次公投——它已经在脱欧问题上玩脱了一次,绝不能再拿体制和秩序来冒险了。

但维护了体制的尊严,维护了秩序的稳定,代价就是脱欧彻底整成了一团浆糊。面对这种困境,英国人无计可施,只能祈求欧盟宽限三月,避免硬脱欧发生——可且不说欧盟未必答应(这需要欧盟27个成员国一致同意才行),就算答应了,这三个月时间,似乎也很难有什么本质性改变,英国人的麻烦,还有的是。

那么,英国脱欧,最后会以何结局收场呢?这个现在谁也不知道。只不过这样一件事关国运的大事,却被英国人整成这种烂尾局面,这着实值得好好反思。

为什么会形成这种局面?最简单的解释,就是英国自己作的。而深层次一些,现代英式民主制度下,民权过于膨胀,可谓难辞其咎。很明显,民众的普遍政治能力,根本就不足以应对脱欧这种复杂高深的重大政治命题。可偏偏现行体制下,民权获得了过大的权力,以至于政治权力为了讨好民众,不得不发生扭曲乃至变异。正是这种权力的错位,导致英国在脱欧一事上颠三倒四,奇葩行径屡次出现。在让大英帝国深陷泥潭的同时,也丢尽了英式民主的脸!

那么,面对这种自我缺陷,英国人本身又是如何看待的呢?很遗憾的是,在英国人看来,这不仅不是麻烦,反而是英国的骄傲,是大英帝国傲立于世界之林的最后本钱!

为什么英国人会如此执迷不悟?这其实与英国的文化,以及大英帝国在当今世界格局中的自我定位有着密切的关系。关于这一点,关注微信公众号:云石,云石君下一节继续分析解读。

本文为云石海(境)外风云系列1922章。解读大国博弈内幕,剖析政治深度逻辑,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云石,收看全部云石君地缘政治系列文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