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贾宝玉两次捉奸是为什么?目的都是为他所“用”

原标题:贾宝玉两次捉奸是为什么?目的都是为他所“用”

《红楼梦》中有两处情节,一直觉得莫名其妙。

这两处,实际是在写同样的事——宝玉捉奸。

第一次,是秦钟与智能儿在一起,被宝玉捉住;

第二次,是茗烟与万儿在一起,也被宝玉捉住。

先放着第一个不表,从第二个说起。

第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语 意绵绵静日玉生香》,这天,宝玉闲极无聊,到东府看戏。

偏巧那戏都是他不爱看的,便到东府一个小书房看一轴“极画的得神”的美人画。

谁想一到那里,碰见事了——

茗烟按着一个女孩子,也干那警幻所训之事。

宝玉禁不住大叫“了不得”,一脚踹进门去,将那两个唬开了,抖衣而颤。

随后,茗烟跪地求情。

因为在那时,下人干这种有失体面的事是大罪。

宝玉却没怪罪茗烟,而是将那丫头打发走完事。

接下来,主仆二人去干了件更令人意外的事——瞒着别人,偷到袭人家玩了一遭(那天,袭人被母亲接回家吃年茶)。

要知道,在那时,公子哥儿瞒着家长偷偷溜出是违反礼教规矩的。

一旦被发现,公子哥儿会被批评,知情不报甚至配合主子行动的下人更会被严惩。

所以,此次宝玉提出要去看袭人,茗烟先是犹豫,但最终无奈顺从主子。

之前读书至此,没把宝玉捉茗烟的奸和二人偷偷到袭人家做客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觉得都是正常发生,碰巧赶到一起而已。

可是,近日读脂砚斋的点评,见他对这两件事的发生有个说法,很有意思——

“妙。宝玉心中早安了这着,但恐茗烟不肯引去耳。恰遇茗烟私行淫媾,为宝玉所胁,故以城外引以悦其心,宝玉始悦,出往花家去。非茗烟适有罪所胁,万不敢如此私引出外。别家子弟尚不敢私出,况宝玉哉,况茗烟哉。文字笋楔,细极。”

脂砚斋此评,简单说就是——宝玉本就想与茗烟违规溜出去玩,却怕他不配合自己;恰见他有偷情之事,便以此要挟……

如果此说成立,茗烟算是被宝玉吃定了,因为不光这次私去袭人家,之后还有更大胆的。

第四十三回《闲取乐偶攒金庆寿 不了情暂撮土为香》,宝玉再带茗烟私自出府,到郊野去祭奠金钏儿。

那次,二人可是冒了更大风险。

因为那天是凤姐生日,贾母亲自提议搞盛大聚会,其第一心头肉宝玉却一大早就不见了!

好在有惊无险,宝玉赶回后撒一顿谎进行了掩饰。

说完宝玉捉茗烟奸这次,再说他与秦钟那次。

第十五回《王凤姐弄权铁槛寺 秦鲸卿得趣馒头庵》,说秦钟在给姐姐送葬过程中,趁便与小尼姑智能儿偷情,却被宝玉给搅和了——

(秦钟与智能)正在得趣,只见一人进来,将他二人按住,也不则声。

二人不知是谁,唬的不敢动一动。

只听那人嗤的一声,掌不住笑了,二人听声方知是宝玉。

秦钟连忙起来,抱怨道:“这算什么?”

宝玉笑道:“你倒不依,咱们就叫喊起来。”

羞的智能趁黑地跑了。

之前,觉得秦钟偷情这段,不过是说他于姐姐丧葬期间有如此行为,是违礼背德。

但如果结合上面所说脂砚斋对茗烟偷情被捉一事的点评,似乎可对秦钟之事做新解释——

宝玉也在拿此事要挟秦钟。

要解答这个问题,得先看秦钟偷情是否算个短处,是否有被要挟的可能。

这是肯定的!

上面提到了,秦钟是在姐姐丧葬期间搞这事,道德上说不过,算是被捉短了。

这一点,秦钟自己也承认——

“好人,你只别嚷的众人知道,你要怎样我都依你。”

再看宝玉是否要挟秦钟做什么事了。

又是肯定的!

因为秦钟服软求饶后,接下来的情节是这样的——

宝玉笑道:“这会子也不用说,等一会睡下,再细细的算帐。”

一时宽衣安歇的时节,凤姐在里间,秦钟宝玉在外间,满地下皆是家下婆子,打铺坐更。

凤姐因怕通灵玉失落,便等宝玉睡下,命人拿来放在自己枕边。

宝玉不知与秦钟算何帐目,未见真切,未曾记得,此是疑案,不敢纂创。

看,宝玉和秦钟一房同睡,“算何帐目”,“不敢纂创”!

哈哈,作者这是典型的欲盖弥彰,以“不写”而写,引来读者无限遐想。

这一情节,可以说把宝玉和秦钟的同性行为坐实了。

而这正是宝玉捉奸秦钟的目的——要挟他从了自己。

甚至,这根本不是要挟,不过是创造个机会——让宝玉说出“细细算账”这样的调情话,以揭开二人有实在动作的序幕。

因为对秦钟来说,与宝玉在一起,根本不用要挟,那也是他所情愿甚至期盼的。

好了,以上就是对宝玉两次捉奸行为的解读。

未必恰当,算个话题吧。

欢迎拍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转载自原创文章: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