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施行否决权并没有赢得最后,等程序走完洛佩西一招制敌?

原标题:特朗普施行否决权并没有赢得最后,等程序走完洛佩西一招制敌?

3月19日,美国哈姆莱大学(Hamline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大卫·舒尔茨(David Schultz)向卫星通讯社表示,特朗普总统否决参议院取消美墨边境紧急状态的决议后,最高法院可能会审议紧急状态问题。根据以往判例,最高法院可以对总统行为提出异议。

14日,参院通过决议阻止南部边境的紧急状态令,特朗普随即谴责称:“我很期待否决被民主党影响的决议。这个决议会使边境开放,从而带来更多的犯罪、毒品和人口贩卖。我感谢所有坚强的共和党人支持边境安全和我们迫切需要的边境墙。”15日,特朗普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宣布动用否决权,并且说他为此感到“自豪”。 民主党籍的众院议长佩洛西对此则称,“总统选择继续违宪、对抗国会,以及违反美国人民的意志。”

杨斌国评论:美国因为修建墨西哥边境隔离墙而爆发白宫与国会、也可以说美国两党之间的斗争。这种斗争事实上已经超越了修墙所必须的范畴意义。佩洛西宣布众院将在本月26日表决,要推翻特朗普所行使的否决权。是的,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洛佩西被称之为美国政坛家族出身,背景深厚,美国舆论认为绝不会在这件事上轻易认输。

不支持特朗普的美国媒体之前描述总统见了议长有点怵。这种心理战般的文章,炒作性质很大。实际上,特朗普并不惧怕这一局中的斗争,不然,也不会轻易动用“紧急法案”之后再次动用否决权。美国白宫和议会对决并没有因为特朗普的否决权而结束,反而会更加激烈。

按照程序国会要想投票表决对抗掉特朗普的否决权,就需要参众两院超过3分之2以上的票数支持,这无疑是一件非常困难甚至不太可能的事情。毫无疑问,民主党领袖洛佩西并没有把这一局对决的筹码放在国会,而是法院。

为何不直接在法院起诉特朗普呢?这正是要讲的程序正义问题。这是一个非常巧妙的时间差,假如在国会程序全部走完之前,民主党在法院提起诉讼,大卫·舒尔茨表示:“如果国会在投票前起诉总统,法院将驳回此案,并表示,国会未尽力使用决议废除(特朗普的)法令,没有用尽所有的法律补救手段。”

也就是说,在国会没有走完程序或者理解为没有完全尽力之前,法院多半会判民主党把持的众议院输。舒尔茨指出,参议院的决议赋予了最高法院在于与特朗普的斗争中重要的宪法这个尚方宝剑。在特朗普修墙案之前,美国历史上法院共否决总统三次决议的案例。

按照美国媒体描述,熟知美国政坛规则的洛佩西很显然非常老练的知道这些“游戏规则”。能否在最后法院搬回一局不但对于民主党和共和党非常重要,也是洛佩西刚刚执掌众议院能否立威的开始。同时也代表了美国传统政治精英派,能否给特朗普这个“异类”上一课?

核子猎潜艇原创作品,没有授权,不得转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