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非跨境电商掘金池

原标题:微信非跨境电商掘金池

曾碧波和他的洋码头最近一年很少在媒体上抛头露面,显得非常的低调。近日,北京商报记者专访洋码头CEO曾碧波,他向记者分享了企业低调发展中遇到的新机会和新思考。当众人将微信视为新的流量池时,曾碧波则直言,微信不是跨境电商的流量入口,虽然微信有那么多的用户,但是它是一个封闭的体系,没有流量的引出机制。和大多数电商行业人士所持的“流量枯竭论”相反,曾碧波认为他们最近迎来了新的一波流量红利。《电商法》和跨境电商新政实施几个月来,海淘行业已经内部消化了相关成本。他乐观地认为,海淘行业正迎来一波新的流量红利,这波红利远离了微信生态,向内容类App转移,而其内在逻辑是:消费者对海淘商品的个性化追求,导致了非标商品购买场景发生了内容化转变。

海淘已适应新政

随着2019年初《电商法》的实施和跨境电商进口个人单次购买和全年累积购买额的上调的变化,几个月来,海淘行业已经适应了新政的变化,之前行业认为将出现的成本上升、价格上涨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去年底到2019年1月初的这段时间,整个行业都有些恐慌,和我们熟悉的很多欧美商家那段时间甚至都不敢发货。”曾碧波回忆说,但是在与商家一起经历了对新政的了解和磨合之后,大家已经适应了新的政策环境,“行业想象中的涨价潮没有出现,上升的成本被对供应链的管理消化掉了”。

“从税收的角度看,最终洋码头平台上的商品价格保持了稳定,没有出现明显的涨价现象。同时,可以供海淘消费者选择的商品变得越来越多,我想这是符合新政制定的初衷的。”曾碧波认为,是中国的大市场给了国内外从业者信心。

曾碧波直言,新政实施后,实际上是向全世界的卖家释放了一个中国积极扩大进口的信号,欧美一些高客单价的商品有了更大的市场空间,美国、日本、韩国的合作企业和贸易公司及品牌商,对加入中国跨境电商市场的积极性变得更强了。

迎来流量红利

对于微信的流量入口说,曾碧波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虽然微信有那么多的用户,但是它是一个封闭的体系,没有流量的引出机制。“除非你是它的合作伙伴。”曾碧波表示,洋码头另辟蹊径地找到了新的流量入口,和大多数电商行业人士所持的“流量枯竭论”相反,曾碧波认为他们最近迎来了新的一波流量红利。

他总结说:“对于洋码头来说一共出现过两次流量红利。第一次出现在2014年,那时用户从PC端向移动端转移,当时洋码头做得不错,收割了一批用户流量。第二次就出现在去年到现在这段时间,流量从微信向各种内容类App迁移,洋码头在这方面做得还不错。”

曾碧波的逻辑是,在消费升级的大环境下,消费者对海淘商品的个性化需求越来越突出,这一转变导致了电商销售场景的变化,电商必须从过去货架式的销售向“内容-直播”形式的销售转变。因此抖音、快手、B站等内容类的流量也成了各家电商最看重的。

电商死在供应链

曾碧波认为,流量成本并没有传说中高得那么可怕,各种各样的内容社区非常丰富,去中心化的流量布局反而拉低了流量成本。曾碧波预判,2019年这方面的流量红利会来得更加猛烈。“我们快速获取了一批来自三四线城市的流量。” 他认为,在居民消费升级的同时,也出现了消费分层,不同经济收入的人群,在所处消费能力阶段选择更优质更高性价比的产品。随着消费升级的促进,三四线城市人群对海淘的需求增速加快,丰富的海淘商品既能满足消费分层现象下的个性化多元化需求,同时由于品质和优惠的价格,也更符合三四线消费者对高性价比的选购要求。

洋码头在内容流量方面尝到了甜头,据曾碧波说,洋码头上的平均客单价在350元左右,而在直播中产生的客单价通常是平均客单价的3倍。现在的网购主力人群“80后”、“90后”,都是洋码头直播的忠实用户。谈起竞争,曾碧波显得异常淡定,他对自己这些年来建起来的模式护城河十分自信,洋码头的买手模式仍然是其核心竞争力。“比起海淘行业的竞争对手,我们的平台上有足够多的SKU,有足够多的非标商品。可以说只要你出国旅游能看到的商品,基本上在我们的平台上都能找到。”

最后,曾碧波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一句行业内的老话:“电商赢在营销,死在供应链。”营销做好可能会赢,但供应链不好一定会输。北京商报记者 闫岩

图片来源:受访企业提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