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冲动之下的旅行,我还好么?| 余点

原标题:冲动之下的旅行,我还好么?| 余点

三月下旬,全国处处雨水。久不见太阳的烦闷,令人窒息。

这种天气虽然丧气,却也是生命里珍贵的日子呀,不能给它荒废了。

冲动之下,我带着家人,杀到了湖南——雨水略少一点的地方,云游了七天。

说来也惭愧,湖南一介旅游大省,竟生生被我落下了,此次全面补课。

那日从做决定到出发,不足10小时,是我喜欢的节奏。

做筹备订房间,一半是车上、路上完成的。陪父母出游,身背孝顺大旗,总是有点压力的,所幸我爹妈旅行观一向前卫,玩起来比我都疯,所以我也没啥顾虑,管他呢,走到哪算哪。

今天开始,陆续写写,湖南7日,我遇上的印象深刻、且值得分享的点。

这篇先说我选的一栋长沙老房子吧。我特别得意。

它为我们的旅行,平添了许多乐趣。

现代人的旅行中,“住”是非常重要的环节,创意旅游业的发达和好条件,决定了“住”绝不再是找个地方睡一觉,而是旅行丰富度的加分项。

如果让我无视当地的人文风景建筑,闷在千篇一律的商业酒店里,哪怕再高档,也是索然无味。

所以一般出行,我会订2-3个住处换着住,最好既有依山傍水的度假酒店、也有紧贴当地建筑文化的民宿、如果能再体验下我喜欢的连锁品牌在当地的独特设计,就比较圆满了。

去长沙前,我们一家人正好都在看谍战剧(都是谍战迷),我爸妈在看《借枪》和《战长沙》,我在看《红色》。那几日正沉迷剧情不可自拔,但凡家门口有点声音,我便想悚然拔枪;出门买个水果,都觉得行人神色诡异,要给我传递什么暗号。

于是当我看到长沙有座民国公馆,作为一百多年的文物古迹,竟还能入内吃住时,一拍桌子,就是它了!

下一个画面,闪到我们一家人提着行李,在长沙的一条小巷子里下车。

眼前出现一栋私宅门头。雨夜,右手的石牌上,赫然一行大字:马益顺捌玖

说实话,这个怪名字已经让我一见钟情了。它指的是马益顺巷的89号。怎么样,普通旅馆哪敢起这个名字。

我们坐在这里,办理入住手续

这里据说是上世纪50年代,时任湖南省长程潜的外宅,是长沙保存最完整的民国公馆,建国后收归国有,经后人修葺,尽力还原了建筑的灵魂和原始味道

那天办入住时,我细细打量了屋内陈设的老物件,深感这地方是来对了!

太对我胃口。每一件一看就是精心淘来的,厚重的年代感和手工感,值得奉上时间慢慢推敲,不像有些现代摆件那样做工粗糙、放着贼光、一副没心没肺的蠢样子,向世人宣告着:我的主人没什么时间,我是被赶工出来的哦。

多间屋子的角落,都有淘来的老唱片机。

有没有听到镁光灯“嘭”的一声

胶片放映机遇上了魅惑的蓝色。

立式旧钟表

茶台、音箱和异域风格的托盘

西洋玉兰花吊灯

墙上挂着民国时期的长沙区域图。

三角支架的落地台灯,我琢磨了很久如何据为己有

被玻璃框裱起来的纸币

可以在会客室欣赏笔走龙蛇的四条屏

也可在小客厅,歪在沙发上与朋友说说话

在小书房里,和老爸会晤一下

或者在大书房里,切磋一下书法。

何谓处处精彩处处景?总之这里的每一样,我都想占有。

说好的旅行就是用眼睛收藏,可此刻我只想明抢

这里的民国风整体色调以墨绿、孔雀蓝、棕调木色为主,点缀以克制的梅花红与小面积的绿叶绿。

色彩的运用,抬升了丰富度与轻奢感,比传统中式更让我有激情。

窗帘、皮椅、花卉、窗框、地板相配,沐浴在昏黄的灯光中,稳重中不失拿捏适度的华丽。

相比酒店,我更愿意将它视作小型民国历史博物馆

其实,每次去参观文化名士、政治领袖的民国故居,我都特别不爽,因为总被一根根的绳线,给拦在屋外,只能踮着脚、伸着脖子往里窥探,丝毫也过不了瘾。

哪像这栋公馆,从进入的那一刻,就是主人了,每间房都是你的,可坐可卧可把玩,晚上,关上房门,是这样的浴室、衣柜和床头橱:

卧室与浴室之间,还有个小小的黑暗隔间,地上放着两个炭火盆,窗外淅淅沥沥下着雨,我决定,一旦拨号电话叮铃铃响起,我就立刻揣着枪,躲进那片黑暗去

其实清晨在民国旧居醒来,才是最享受的。都说旅行中晴天最好,可住在这里,我得感谢雨天给了我所有氛围。

公馆,是单独的大门、庭院与主体建筑构成的独立住宅,于是景观庭院便是重要一环。马益顺捌玖的设计之所以有味道,在于它同时兼容了东西两种风格,院落是中国古典园林的白墙黑瓦,楼是带西洋味道的砖混楼。

雨水冲刷着院落,青石地面湿漉漉,大水缸水满欲溢,后院的红门被雨一浇,简直要鲜红欲滴了。

此景最治睡眼惺忪,撑着伞,缓步走到餐厅,一家人便可从从容容坐下吃顿早餐。

鹅黄的雕花餐具与玻璃水杯,也颇有几分味道

虽不想盖过雨声,但我为了给家人营造更浓郁的氛围,专门请管家放了张周璇的碟片。

当我最爱的《月圆花好》,在30年代的德国留声机中,伴着断断续续的嘶嘶声响起时,一家人顿时沉入城南旧梦。

我们在这里,度过了两个晚上。每晚,我们很入戏的几个人,都要对了暗号,道一声“保重”,才各自回屋休息,早起第一声,定是要问,“上面来什么消息了么”。

有天晚上,我神神秘秘地把我爸叫出来,在他耳边说,内部有人已经叛变了。我爸突然指了一下楼梯,倒是把我吓得一惊….

碰上爱玩的爸妈,我也是满意。

这里离橘子洲、坡子街都很近,每天晚上,我和父母拉着手,从长沙潮湿味道的小吃街回来,穿过跳动着幽暗灯火、偶尔两句叫卖声的小巷子,停在高大梧桐树掩映的公馆门外,轻轻叩门。

此时,会有身穿黑色长衫,梳立式板寸,清瘦白净,撑着油纸伞的小伙,吱呀呀推开门。他举着一个精巧的手电筒,一束光照向我们。

就在这光照的瞬间,我想起了上一世的很多事。

小视频是我随手拍、自己制作的,还原一点当日情景

-End-

那些出人头地 ,背后都是生活规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