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瘦金体第一人,为老乡写上万张春联,陈振濂:瘦金书名家之首

原标题:当代瘦金体第一人,为老乡写上万张春联,陈振濂:瘦金书名家之首

瘦金体又名瘦金书,起源于薛曜,成熟于宋徽宗。这种书法体式,虽在宋徽宗手底下成熟,此后,近800年间,并无相关大家问世。问其原因为何?几百年间,书法家成千上万,却并无人愿意将瘦金体钻研透彻。究其原因,大约有三:一来,此体细若柔丝,点画之间,没有一定造诣很难入手。即使能入手,在短时间也难以达到形似,更别提神似;二来,瘦金体和楷书、行书、隶书等不同,没有那么多自由发挥的空间,不可以开发出独具个性的形式,受标准模式局限太大,这也让许多书法家望而却步;三,对于许多书法大家来说,花了许多时间,将“瘦金体”写好,顶多是跟宋徽宗“亦步亦趋”——况且这皇帝名声又不好,写好了或者会留下“以坏皇帝为师”的骂名吧……

诸多因素,导致“瘦金体”只闻其声,难见书法名家,而提到瘦金体,又常常会绕不开宋徽宗——毕竟,艺术和人,是两码事儿,一种书法样式已经受认可,并流传下来,应该有人来继承,而不是逃避——让它成为陈迹!

近百年来,确实有不少书法家,都在试图攻克“瘦金体”这一难关:远者,有秋瑾的好友吴文瑛,曾尽力将书法笔画写得细而秀美,也仅仅求了个形上相似;近者,有已故花鸟画大师,画家于非闇,在书法瘦金体上下功夫极深,造诣独到,但他的绘画之名掩盖了他的书法之名,以至于当代了解他的书法的人还并不多!

相对来说,生于1927年的书法家郝幼权,是真正将瘦金体练到形神兼备,且在当代、为瘦金体书法的流传作出过较大贡献的人!

为什么敢这么说呢?咱们细细道来。

郝幼权,家乡在吉林省九台县。虽生于普通农家,他和当时的热血青年一样,立志为国家做出自己的贡献。做什么好呢?他自幼热爱绘画,1948年,24岁毕业于私立众艺美术学校西画科。毕业不久,为了迎接新时代的到来,文从沈梦了解,他主动考入东北电影制片厂(也就是现在的长春电影制片厂),那是1950年的事。当时安排他的工作,是担任电影字幕书写技术员——这个如今已经消失的工作岗位,在当时可算是香饽饽,首先要有较为扎实的文化底蕴,同时要有扎实的书写技术,二者缺一不可。但这对喜爱艺术的郝幼权来说,并不是困难的事儿。

在此后的19年间,郝幼权在自己的岗位上,默默耕耘、悉心努力,前后为近百部电影书写字幕,以及完成了相关的背景绘画工作,他在小圈子内广受好评。因为扎实的艺术功底,他配合时代要求,还为《王若飞在狱中》、《王笑和》等连环画奉献了自己的书法配字!

正是在电影厂工作期间,他开始接触瘦金体——1958年的一天,单位要拍摄《火焰驹》,导演计划用瘦金体配字幕——他将一本瘦金体字帖递给郝幼权,问:能否胜任这个字体?

之前没有系统练过瘦金体的郝幼权,将字帖翻了翻,坚定地说:能!

这一句承诺,让他下定了攻克瘦金体书法的勇气,并将工作化为爱好,前后学习创作瘦金体40年!

郝幼权牢牢把握瘦金书的用笔特点,刻意揣摩,临池不辍,写瘦金书几乎达到乱真的程度。

在他写的《瘦金书琐谈》文中,写下心得:“数十年来学瘦金,常恐落笔不从心。一横好似陈书案,两撇幽兰出谷深。竹叶迎风浑相似,针悬垂露若滴临。多姿最是刚柔美,三昧画中亦可寻。”的确,郝幼权的瘦金书劲挺飘逸,神采飞扬。

1969年12月,郝幼权和部分同事被安排到家乡农村插队,在那广阔的天地里,他白天辛勤劳动,在闲暇创作绘画和书法作品。像他这样才能的人,十里八乡并不多见,因此就少不了辛苦一番:老乡的木制家具没钱买带花的,郝幼权画;家里需要一张年画儿,郝幼权画;每当逢年过节时,远近村子的老乡,都将红纸送到郝幼权住处,他乐得以此来放松,还能提高书写技艺,多好!

几年下来,郝幼权为村里人书写对联数以万计,远近的老百姓都知道他的名字。他们也一致认为:郝幼权先生,为人和蔼可亲,待人宽厚,品质难得!

1978年,郝幼权又被调回长影,承担了几十部本厂出品的电影字幕工作,不久,提前退休。

“退休”是他工作的退休,同时也是他瘦金体书法产生全面广泛影响的开始。就在1980年,郝幼权的瘦金体书法,入选全国第一届书法篆刻展览,成为150件作品中唯一一张瘦金体作品。由于同名作品集的流行,他的名气也因而一炮打响!

因为郝幼权当时独特的书法影响力,他的名气很快在全国传扬。他的书法作品被山东,广东,湖北,河南等地博物馆纪念馆收藏。而他应邀参与的书法展,也越来越多!人生到晚年,老而能为是乐事!

对于郝幼权的瘦金体书法,许多名家已有论断。曾和郝幼权有深密切交往的忘年老友张伯驹曾说:幼学壮行成在晚,权衡举重运如轻。

书坛理论家陈振濂也认为: 在当代全国学瘦金书的四人(于非闇、郝幼权、俞一云、余雪曼)中,郝幼权当居其首。

更多了解近30年书法圈发展的圈内人,普遍认同一种观点:郝幼权的卓越贡献在于“救活了一种书体”,在他的影响下,有越来越多的书法爱好者,开始练习模仿瘦金体,他堪称“当代瘦金体第一人”!

这确实是一桩好事儿。

可惜,老人于1999年4月27日逝世,他想为书坛做更多贡献的努力因此戛然而止。传闻,老人在晚年很善于思辨,他曾反复质疑文章《夜半鸡叫》:天尚未亮,草苗难分,如何铲地;又说“天天如此,劳工必疲惫不堪,何来力气”!

在1997年4月,郝幼权的字帖出版,虽然印数无法和1980年代多数书法作品相比,但这大约是他为数不多的作品集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